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是你的,永远
    萧以白最后对阮小溪说:“你们先回房间吧,我给你们准备了客房,不过是两间,没有问题吧。”

    阮小溪点了点头。

    晨微现在真的需要冷静,阮小溪知道晨微在痛苦些什么,阮小溪也觉得有几分愧对,因为ben,一切都变了味道。

    萧以白领着两个人回了各自的房间,中间的时候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两个人的表情有几分的微妙。

    阮小溪是看不懂萧以白眼睛里的深意,她回了自己的房间,脑袋里全是晨微的眼泪。

    她这一次来,就是为了晨微的感情而来,ben对晨微的爱毋庸置疑,晨微也一定是深深地爱过ben。

    只是ben毕竟已经离开了,他不可能会再回来,如果他泉下有知,应该也会祝福晨微的吧。

    在阮小溪的印象里,ben一直都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只是晨微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找不到自己的出口。????阮小溪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累了,强烈的困倦感觉扑面而来,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没有想到自己会梦到ben。

    梦中的ben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他站在白茫茫的一片迷雾之中,对着自己招手,就好像自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阮小溪已经很久都没有梦到过这些已经离开了的人,她不敢,也不愿。

    两个人互相看了很久,阮小溪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她心里是有些怯的,她害怕,毕竟当初ben是因为她才离开了的。

    所以只要每次提及ben的名字,阮小溪都会自己把自己冠上杀人犯的头衔。

    虽然阮小溪从不曾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她也知道这是一个梦,ben已经死了,他不可能再出现了。

    ben看阮小溪没有什么反应,好像是有几分的失望,他说:“你不认识我了么?阮小溪?”

    这句话落下的时候。阮小溪才疯狂的摇头。他这辈子最不能够忘记的人,莫过于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他用自己的命救了她,也救了乔奕森。

    ben笑了:“那就好。”

    阮小溪不敢抬头看他,她似乎能够察觉到些什么,眼前的ben,会不会就是他的灵魂呢?因为阮小溪已经知道了这是一个梦,却没有醒来。

    也不能够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梦里的一切都不像是自己能够掌控的。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人,说道:“小溪,你不用怕我,也不用觉得愧疚,其实你并没有欠我什么。”

    ben忽然间说道:“你们总觉得我是因为乔奕森才会在那个时候冲出去,其实并不是这样。”

    男人勾起嘴唇:“做人总是要有自己的道德底线,谁也是一样,我虽然是个人人喊打的黑道头子,但是我也是有原则的一个人。”

    “如果那个时候的人不是你,不是乔奕森的妻子,她只是一个无辜的怀孕的妇人,我也一样会这样做,所以说你们不要把我这么一个无私的人想的那么自私。”

    ben的话其中还有些调侃的滋味,阮小溪听完以后,她心里一阵阵的抽动。

    终于,她咬着唇流下了眼泪,她说:“对不起,ben。”

    ben在一片光圈之中摇摇头:“其实你们都错了,我想听的并不是这一句,我想听你说的是……其他的话。”

    他并没有说出来自己想要听到什么,阮小溪有些迟疑,这个时候ben继续说道“谢谢你今天去我的坟前,让我也有机会和你说说话。”

    “其实晨微的事情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阮小溪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梦实在是太过于诡异,这难道不是在托梦么?

    “我的时间不多了,小溪,我想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们任何一个人,我已经走了,这辈子在也不能够留在晨微的身边。”

    “所以我希望她能够幸福,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哪怕这幸福不是我给的。”

    阮小溪看着ben的脸,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她喉间微微哽咽,她流出眼泪来,说:“谢谢你。”

    ben笑了:“这才是我想听的话……还有,晨微最近一直在钻牛角尖,她脾气生来就固执,我希望你……”

    ben的话还没有说完,阮小溪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刚刚的光芒骤然消失,她瞪大了眼睛,却看不见周围的一切。

    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

    就在阮小溪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一只血淋淋的手从黑暗中爬出,死死的抓住了阮小溪的脚,阮小溪呼吸一窒,拼命地想要挣脱。

    她想要叫,却发不出声音。

    她想要动,却动弹不得。

    她想要挣扎,却无力反抗。

    阮小溪的心脏狂跳,那只血手的主人慢慢浮现在阮小溪的面前,她看着眼前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感觉到了尖锐的恐惧。

    竟然是宋舟鸿。

    阮小溪已经很久都没有再看到过这个恶魔,她看着那张可怕的脸孔,忽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她只感觉到了莫名的恐惧,极端的恐惧。

    恐惧绑住了她的手脚,扼住了她的咽喉,让她吐不出一点的气来。

    宋舟鸿像是一摊腐化的烂肉,一点点的从她的身下攀爬上来,他的眼睛里像是有腐烂的蛆虫在蠕动。

    他猩红的舌头舔在阮小溪的耳边:“你看,你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办法挣脱我,其实你还是我的,一直都是我的……”

    他的身上有那种浓烈的腐烂臭味,整个人更是恶心的不能直视,阮小溪手指尖都在发抖。

    她看着眼前那个男人,她曾经喜欢过得,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畜生。

    阮小溪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她忽然之间推身前的那个男人一把,虽然她的指尖沾染上了肮脏的鲜血,但是她却是离得那个人远了一些。

    她说:“我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没有人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爱情不是束缚,而是成全。”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