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说的是真的么
    乔奕森没有等到阮小溪的回应,反而是等到了墓园人的电话。

    电话里的人说今天有人误闯进了墓园,一男一女,好像是之前在门外纠缠的男女。

    乔奕森刚刚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皱紧了眉头:“他们是怎么进入的?我们墓园的监管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乔奕森记得墓园的围墙应该是有两米高,正常人是绝对不可能翻越的。

    而且如果真的是阮小溪的话,她那么瘦弱纤细,是绝对不可能做到自己一个人就爬上两米高的围墙的。

    一定是有哪里出现了漏洞。

    电话那头的人战战兢兢的说道:“他们就是爬上围墙进来的。”

    乔奕森冷笑一声:“你们该不会是害怕我给你加一个看管不严的罪名?我需要你说实话,不然就把监管位置的录像给我看。”????那边的人已经吓破了胆,他们平时处在拉斯维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压根不知道乔奕森是不可能会要他们的命的。

    他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怎么敢骗您呢……我们说的都是真的,既然您想要看监控录像,我们会马上把监控录像给发送您。”

    乔奕森在心中骂了一声废物,他依旧在程琳的门外,程琳没有醒过来,已经过了这么久,她都没有醒过来。

    医生说她身上的麻药早就已经过了,她可能是犹豫最近太过于疲累才会一睡不醒。

    乔奕森没有办法做到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置之不理。

    程琳是一个好女孩,无论是座位乔一鸣的妻子,还是作为阮小溪的朋友。

    她睿智,理智,且十分的聪明。

    她的聪明不是那种外露的干练,她这个人看起来很多时候还有些孩子气,不过她的心智却是十分成熟稳重。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文件给乔奕森发送了过来,这个视频看起来并不算太大,应该是因为中间有压缩吧。

    乔奕森开始的时候是这样想的,可是打开以后才现在原来是拉斯维的手下只是把中间几个有人误闯的片段拍摄了下来。

    乔奕森开始的时候看到了解慕是先出现在围墙上的,他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外面爬上来的,因为监控只能看到墓园里面。

    不一会阮小溪也爬了上来。

    乔奕森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候应该正好是自己给阮小溪打来电话的时间左右了。

    他盯着屏幕看着,他先是看到解慕跳了下来,他皱了皱眉,没想到解慕竟然有这样好的身手。

    解慕对着阮小溪张开了自己的手臂,好像是说了些什么,应该是让阮小溪下来。

    直到这里,乔奕森都没觉得有什么,直到阮小溪在下落过程中发生意外和解慕滚成一团,再到和解慕那个肉欲十足的吻,乔奕森才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一瞬间都要停止了。

    视频是不能完全的还原当时的场景的,乔奕森只能隐约看到两个人吻了很久,已经久到了他心脏从痛到麻木的地步。

    因为这个吻,就连刚刚阮小溪从墙上摔落下来的样子都变得十分的奇怪,好像是为了这个吻而有意为之的样子。

    乔奕森的手抓的死死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下去的,他看到这个时候阮小溪的手机亮了,她匆匆忙忙的看了手机一眼,就直接挂断了。

    乔奕森一阵自嘲,怪不得阮小溪那个时候没有接通自己的电话,原来是正在忙着和自己的小男朋友郎情妾意,恩爱成双。

    乔奕森已经不想看下去了,可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他一点点的把视频看完,心里生出来一阵恶气。

    他不明白阮小溪为什么要带着解慕到ben的面前,又为什么要让他出现在孩子的面前,难道是去炫耀的么?

    她自己一个人抛弃了这里的一切,当她自己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以后,还要到已经离开的旧友面前炫耀么?

    乔奕森看到了最后,他看着解慕抱着阮小溪嗯腰肢,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最后他们又翻墙离开了。

    要不是看到了这个视频,乔奕森真的不能够想阮小溪竟然已经无耻到了这种地步。

    在没有见过阮小溪和解慕接吻的时候,他一直都觉得阮小溪还是之前的阮小溪,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

    阮小溪真的已经“脏了”。

    那个画面在乔奕森的脑海中盘旋不去,这个时候i忽然有人开饭了他的身边,告诉他:“程琳已经醒了。”

    乔奕森出现在程琳面前的时候心里十分苦涩,程琳的唇色惨白,她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下一阵阵的疼痛,不知道原因的疼痛,

    兴许是乔奕森的到来让程琳觉得有些信任,她捂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小腹说道:“大哥,我是不小心昏倒了么?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乔奕森的心脏一紧,他没有说话,只是听着程琳自顾自的抱怨着:“这些日子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太好,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住院了。”

    程琳的唇色十分的浅,她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一阵的疼痛,抬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背上正插着针头。

    她皱了皱眉,下意识就要把针头拔下来:“实在是有些太不争气了。”

    乔奕森这个时候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拦住了程琳的动作,仔细的看了她的手背,没有凸起大包,更没有什么青紫,应该是没有跑针。

    乔奕森说:“你最近先好好休息。一鸣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一切都交给我。”

    程琳没想到一向对于这件事不是很费心的乔奕森竟然忽然之间松了口,程琳瞪大眼睛:“大哥,你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会帮我找一鸣对么?”

    乔奕森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