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解慕,你要干什么
    只是阮小溪还是没有弄的清楚,不管他们生前的感情如何,但是他们时候都是由乔弈森出钱埋葬的,要是没有乔弈森的首肯,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踏进他的地盘。

    守墓员还记得以前的时候这个乔弈森教父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有多么的宠爱。虽然两个人已经分开了,但要是得罪了她也不一定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男人压低了自己的帽檐:“这样吧,阮小溪小姐,我先给教父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放行。”

    说完他就直接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号码,其实以前的时候也经常会有人打着各种各样的旗号,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来到墓园,最后都是打电话给乔弈森一个个的戳破了他们虚假的身份,然后灰溜溜的逃走的。

    阮小溪惊慌失措,她伸出手阻拦:“等等!”

    可是他的话已经说晚了,电话已经播了出去。

    “喂,教父,有人想要进入墓园看望ben先生。”

    乔弈森刚刚挂断了安茜的电话,这个时候正端了一杯茶水准备提神:“谁?”

    对面的人说道:“您的前妻,阮小溪。”

    已经有几天没有想到这个人,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乔弈森本以为自己可以忘却她的,可是当这个名字又一次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忍住感觉到了一些心酸。

    “阮小溪?”

    对面的人“嗯”了一声,又说了一句:“还带了另外的一个男人。”

    乔弈森的心情从心酸变为了沉痛,他咬紧了牙关,一句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不能让他们进去,绝对不能让他们污染了那块纯洁的土地。”

    乔弈森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守墓员既然已经得到了上面的回复,也就气势足了一些,他说道:“实在是抱歉了,交付说绝对不能够让您进去。”

    只是这个时候守墓员还是给阮小溪保留了一些面子,说的是您。

    阮小溪却已经完全被激怒了,刚刚这个守墓员接打电话的时候开了扩音,乔弈森冷冷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进了阮小溪的耳朵里。

    方才她还有些气弱,但这时候已经完全被激怒了:“乔弈森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就会污染了这块土地?”

    守墓员一听到阮小溪的意思好像是有些不善,他说道:“这个我就不太明白了,不过为什么乔教父会这样说,自然也就会有他的道理。”

    阮小溪气的咬牙,她直接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开始的时候被人拒接了,她知道乔弈森是故意的。

    打到不知道是第七还是八个的时候,那边终于接通了电话。

    “喂?”男人的声音还是如同最初,每一个字都带着些男人的雍容华贵,低沉又沁人心扉。

    “请问你有什么事?”

    虽然是这样的优雅,但是却又没有办法掩盖里面的冷意。

    阮小溪说:“我想问问你,为什么我不能进这个墓园?”

    乔弈森喝了口茶,很苦,很苦。

    “我说最近为什么找不到你,原来你是跑回了拉斯维,你知不知道现在程琳已经找你找的额要疯了?”

    阮小溪忽然想起程琳,她的心脏狠狠的一颤,问道:“程琳现在还好么?”

    乔弈森冷笑一声:“你说呢?他最爱的男人不见了踪影,自己曾经以为是好友的人牵涉其中却不见踪影,联系不到,你说她能好么?”

    阮小溪这才注意到两个人的话风忽然之间变了:“程琳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一会就会给他打电话解释,我现在就问你,为什么我不能进去?”

    乔弈森眼神一冷,几秒钟之后才说了一句:“那我问你,你是以什么身份进去?”

    阮小溪忽然之间被问的哑然,一句话都说不出不口。

    “ben不是你的好友,只是泛泛之交也不为过,艾丽斯是我的手下,要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可能会相识……”

    阮小溪反驳道:“但是我是孩子的母亲。”

    其实阮小溪经常会想起这个孩子,她这个意外失去的孩子,他的到来没有得到任何人的祝福,他的离开又是匆匆忙忙,好像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他的位置一样。

    乔弈森倒是笑了:“那我问你,当初难道不是你说的,你要抛弃有关于我的一切,点点念念还有你妹妹的孩子,现在不是都在我这里,你有什么资格再说你是孩子的母亲?”

    阮小溪被乔弈森逼得哑然,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最后只能挂断了电话。

    解慕看到阮小溪的眼神有十分的伤心,他把阮小溪带到了旁边问道:“怎么了?”

    阮小溪的眼睛环境遥遥的看着墓园的大门,她说:“我进不去了。”

    她的眼神里全都是落寞,看的解慕一阵阵的心疼。解慕看了眼四周,忽然眼前一亮,他说:“没有关系,既然我们没有办法从正门进去,那我们就偷偷的溜进去。”

    阮小溪不认同的看着解慕:“这个怎么可能?这里包围的围墙都几乎有两米好高了,我们怎么可能爬的上去?”

    解慕对着阮小溪笑了,露出一口白皙的牙齿:“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我以前可是职业杀手,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解慕带着阮小溪来到了墓园的背面,他在墙边仔细的寻找着些什么,终于他在一个地方停下了脚步:“就是这了。”

    阮小溪有些疑惑:“这?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解慕没有对阮小溪解释,他脚上不知道是不是安装了吸盘,这块的砖只是稍微有了一点的破损,他竟然就顺着这点摩擦,一点点的爬了上去,看的阮小溪简直是目瞪口呆。

    阮小溪看着解慕这样的轻松就爬了上去,她瞪着眼睛说:“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不愧是职业杀手。

    阮小溪:“可是你上去了,我却是上不去啊?”

    解慕说:“我上来了,那就等于是成功了一半。”他忽然之间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阮小溪不敢看闭上了眼睛:“解慕,你要干什么?”

    解慕笑了:“你在想什么?我可没有大庭广众之下露阴的癖好,我把自己的腰带垂下去,你抓住那一边,我看看能不能把你拉上来。”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