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阮小溪不爱他
    阮小溪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直到后来她发现这飞机上的一切吃食竟然都是顶级,她看着乘务员给他们端上来的牛排,那小姐还专门给她介绍了一下这种牛排,一块两千多块钱。

    阮小溪吓得险些没有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她不能够想象一个看起来那么穷的营业厅,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他们是想要破产了么?

    “我感觉我们好像是待宰的羔羊,把我们养肥了送到什么刽子手的刀下。”阮小溪越来越觉得情况诡异,她甚至都开始觉得这个飞机会不会忽然之间出了事故,然后让他们从几千米的高空下摔死。

    阮小溪以前的时候也曾经看过恐怖电影,比如说死神来了那种,里面每个人惨死的样子都一帧帧的出现在阮小溪的面前。

    解慕握住了阮小溪的手,他说:“你放心吧,我们没有那么大的价值,这个私人飞机造价多少你能知道么?他们是不可能会因为想伤害我们把这架飞机都抛弃了。”

    “还有,既然他们会用这么丰盛的食物款待我们,就说明他们应该是想要讨好我们,就算是有人在拉斯维那边等着,也不可能是伤害我们的人。”

    阮小溪不太认同:“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在食物里下毒?万一他们想要毒死我们呢?”

    解慕拿起了盘子里的刀具:“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里的刀具都是银制品么?要是真的有毒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揉了揉阮小溪的头发:“既来之则安之,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的,如果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会拼了命保全你。”

    阮小溪忽然之间觉得有些安心,解慕这个人不同于乔弈森的高高在上,他的安全感是全方位的给予阮小溪的,他让阮小溪觉得两个人之间就是平等。

    阮小溪“嗯”了一生,又觉得自己好像是杞人忧天了。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飞机果不其然的顺利的降落,阮小溪也没有被毒死,她和解慕又一起回到了拉斯维。

    重新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阮小溪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熟悉又陌生,之前她为了找到乔弈森,她和晨微几乎跑遍了拉斯维每一个大大小小的街道。

    当时离开这里的时候,阮小溪是有过再也不想回来的感觉。只是今时今日。故地重游,阮小溪竟然有了几分怀念的感觉。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又看到了ben的笑脸,看到了艾丽斯的美丽,也看到了自己那个小小的孩子。

    解慕在阮小溪的身边,他静静的看着阮小溪的侧脸,阮小溪的睫毛很长,像是翻飞的蝴蝶翅膀,让人情不自禁的沉迷其中。

    阮小溪说:“拉斯维,我终于又回来了。”

    这一句话,其中饱含了万千情绪,让阮小溪的眼睛里有了一点的湿润。这里埋葬了太多的记忆,也埋葬了太多的朋友亲人,以致于阮小溪几乎控制不住的想要掉下眼泪来。

    他忽然之间又想起了乔弈森在那段最艰难的时候,是怎么样悉心照顾,记忆汹涌而来,难以招架。

    解慕能感觉到阮小溪的状态并不太好,他轻轻扶住了阮小溪的肩膀。阮小溪勉强对解慕笑了笑。

    很久阮小溪才说:“我想去见一个人。”

    解慕说:“是晨微么?”

    阮小溪摇摇头,她的眼睛往前方看去,目光有些深沉遥远:“不是,我想见见ben。”

    阮小溪和ben的感情其实并没有那么深刻,并不至于能够让ben交付生死。因为ben其实是乔弈森最好的朋友,才会让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阮小溪在去往ben的墓地之前,阮小溪忽然觉得,晨微说的并没有错,其实要是没有乔弈森的话,ben是不可能会死的。

    解慕把阮小溪的失落尽收眼底,他没有说话,越是喜欢上阮小溪这个人,他就变得越是沉默。因为解慕明白,虽然他们身上都挂着这么一个男女朋友的名号,但是阮小溪不爱他。

    真的不爱他。

    解慕舒了一口气,她看着窗外阳光明媚,蔚蓝的天空没有一点阴霾,他忽然之间觉得这样其实也就够了。

    至少阮小溪现在还在他的身边。

    他们一起来到了ben的墓园,这里的位置风水可谓是十分的好了,解慕看了一眼这个巨大的墓园,忽然生出来一点的难受,他要是死了之后,会有人记得他么?

    恰巧这个时候阮小溪在旁边拉住了他的手,解慕这才回过神来,对了还有阮小溪,她应该会记得他。

    解慕的眼神放的悠远了很多,她跟着阮小溪一起来到了墓园前面,以前的时候阮小溪也经常来这里探望,但是从来都没有人来拦住过她。

    但是这次,她被拦在了门外。

    门外的警卫隐约还记得眼前的这个小巧的女人,但是她也知道这个人已经和乔弈森离婚了,乔弈森是他的老板,他能够帮乔弈森的妻子进去,但是前妻……

    就需要稍微请示了。

    阮小溪被拦着的时候还有些迷茫:“怎么?现在不能够进了么?”

    守墓员看着阮小溪,他眼睛里闪过一点为难:“这位小姐,其实我们这里原本就是不对面开放的。”

    他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就是以前的时候你能够随随便便的进来其实是有特权的。

    可是阮小溪这个时候心境有些不同,这里面埋葬的人不光是有ben,还有她的孩子,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

    “真的不能够通融一下么?”

    阮小溪来到拉斯维,她想看看自己的所有的“朋友亲人”,不管是活着的,还是已经离开了的。

    艾丽斯好像也是埋在了这个墓园,乔弈森曾经看到过艾丽斯的遗书,她在ben死后,好像也有了些觉悟,做他们这行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永远的离开了。

    艾丽斯的遗书上只有一句话:我想和ben教父埋在附近。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