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很快就要结婚了
    她尝试着推开这扇门,可是她用尽了力气这个东西还是纹丝不动。

    安茜有伸出脚揣了几下,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安茜想了想,可能是有什么机关。

    到那时究竟是在哪里呢?

    安茜百思不得其解,她在门上摸索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她在衣橱里东翻西找,就快要放弃的时候,她忽然之间隐约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乔一鸣在刚刚安茜踢门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他觉得这个人肯定不会是安平,因为安平不可能会弄个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很有可能就是来救自己的人,是不是他的哥哥终于想起来了他有这么一个弟弟,然后找到这里来了?

    乔一鸣的心跳如雷,他歇斯底里的喊着,嗓子都喊得已经哑了。

    安茜趴在门上听了听,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错觉,可是好似昂这儿声音越来越清楚了。的确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安茜忽然有些害怕,自己的哥哥为什么要在自己的房间里这种隐蔽的地方养一个男人呢?她手上的动作忽然之间有些慌乱。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敲了门:“喂?少爷,您在么?”

    安茜刚刚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大,不单是下面的乔一鸣能够听得到,就连自己屋外的下人也听到了。

    安茜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以前的时候安茜可是从来都没有体会到这种刺激,她缩成一团,等着屋外的人离开。

    “少爷?少爷?您不在么?”

    安茜的一颗心紧紧地揪着,她听到外面的人有些纳闷的说了句:“怎么回事?刚刚明明已经看到少爷出去了,为什么他的屋里还有这么大的动静?”

    安茜咽了口口水,这个时候屋外有有人说:“天啊,大小姐又不见了,这可怎么办?要是老爷怪罪下来该怎么办啊!”

    “什么?小姐又不见了?你找的仔细了么?是不是小姐藏起来了?”

    安茜躲在房间里听着这些下人们说话,她听着外面的人一团乱麻,心里不由得有几分的抱歉,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之前每一次的逃走,都会给这些不相干的人引来轩然大波。

    屋外的脚步声匆匆忙忙,安茜看了一眼这个衣橱,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了,反正她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开始的时候安茜还想要直接把这件事告诉安伯勋,到那时现在安茜不敢了。安伯勋的好脾气这辈子全部都给了她,把自己的坏脾气全都给了自己的哥哥。

    要是让爸爸知道安平自己偷偷的养了个男人在自己的房间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肯定会打断安平的腿。

    安茜决定先暂时的帮助自己的哥哥保守这个秘密,等到她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再好好的劝劝安平,再说了她现在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说不定安平也是为了保护他?

    安茜不能自已的胡思乱想,她慢慢的爬上阳台,从安平的房间跳回了自己的房间。

    最后他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屋外的人每一个看到安茜的时候都是一脸的茫然和庆幸。

    “小姐,你刚刚跑到哪里去了?吓死我们了,我们眼看就要和老爷打电话了。”

    安茜笑了笑:‘我刚刚就是藏起来了而已,你们没想到我这次竟然会藏得这么的好,这么的隐蔽吧?’

    几个下人看着安茜的笑脸实在还是笑不出来,这个大小姐从来都没有架子,他们索性也就直接开口了:“我的小姐,下次的时候您可千万不要这个样子了,我们都要被您吓死了,你很快就要结婚了,可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啊。”

    安茜笑了笑,没有说话。

    安茜回到自己的房间,也把自己的房门锁了,她的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暗门,她这个时候忽然间注意到自己的房间里竟然也有个和安平差不多的橱子,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橱子,慢慢的额走了过去。

    她打开衣橱的门,也敲了敲自己的橱壁,竟然也是空洞洞的声响。

    安茜忽然之间有些惊讶,难道他的房间和哥哥一样,也有这样的一个密室么?

    她来了兴趣,她把自己的衣裳一件件的拿了出来,等到把自己的衣服全都搬出来之后,安茜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

    她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水,她她又一次的站在了衣橱里,她上上下下的看,想要找出来一些什么奇怪的地方,可是她看了很久都没有看出来任何的一点不同。

    安茜心里一阵不甘,他就不信自己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安茜东翻西找,在各个方位都摸索了一遍,就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头顶,她抓了抓自己的假发,忽然之间她腰上一阵发疼,耳边也是一阵嘶鸣。

    她蹲下身子,忍耐着这一波疼痛,她忽然之间想:“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其实这个衣橱后面就是镂空的设计?会不会其实家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这样?会不会刚刚她听到的男人的声音是幻听?”

    毕竟她病了这么久,既然耳鸣都有可能会发生,为什么不会是幻听呢?

    还有是不是安平那天就是太累了才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呢?安茜胡思乱想了很久,最终决定放弃。

    她一件件的把衣服往回挂,这个时候屋外的门忽然的响了,有人说:‘小姐,您怎么把门锁了,该吃药了。’

    安茜觉得有些累,她索性直接开了门,下人看到安茜床上乱七八糟的衣裳,眼睛都直了:“小姐,您在干什么?”

    “我刚刚想要找一件以前的衣服,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索性就把之前的衣裳都一件件的翻出来了,实在是抱歉还要麻烦你收拾了。”

    这个小女佣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毕竟安茜是她的主子,她说抱歉才让她感觉到受宠若惊。

    她看着那人帮她收拾衣橱,他就这水吃下了药片,这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乔弈森。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