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们在干什么!
    安茜嫌弃的撇撇嘴,家里的下人们一个个的总是追着她跑,也不知道管管自己家的少爷,看看他都邋遢成了什么样子?

    安茜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看了会安平的漫画书,又躺在了自己哥哥的床上,外面的人应该是等得着急了,他们在外面说:“我的大小姐,您快点出来吧,少爷不喜欢我们这些下人进他的屋子里,的那还是您要是再不出来,我们也就没有办法,只能进去了。”

    安茜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家里的大佣人是有哥哥房门的钥匙的,以前的时候安平叛逆期的时候,经常被安伯勋追着打,他以为躲进房间里就没事了,结果安伯勋找来钥匙,把他打的哭天喊地。

    安茜心中一动,忽之间想要和自己家中的人玩捉迷藏。

    以前在安茜小的时候,她也经常会藏在一个不太会被人能够找到的地方,然后多起来看大家焦头烂额的模样。只是后来长大了,她的心就再像那个时候那么轻松放肆了。

    毕竟她的身体她自己是知道的,她的一举一动很有可能会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担心麻烦。

    只是今天的安茜却不想那么想了,她想要和这些人玩一玩。

    安茜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她最后眼睛看到了安平巨大的橱子,她想了想,虽然里面有很多的臭袜子,但是这里确实是一个最好的藏身之地了。

    安茜眼睛微微转动,她直接就钻了进去。

    黑漆漆的厨子里弥漫着一种臭脚丫子的味道,她捏了捏鼻子,等着外面的人进门来,可安茜等了很久,等的自救都要快被臭晕过去的时候,还是没有人进来。

    安茜心想,今天的他们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安茜不知道其实安平最近给自己家中的下人们下了命令,谁也不能擅自闯进他的的房间。

    安茜想在自己被臭晕之前从厨子里出来,可是她脚上不知道踩到了什么,竟然直接在衣橱里滑到,她脑袋磕上了衣橱的墙壁,发出一声“嘭”的声响。

    安茜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摔得眼冒金星,揉了揉自己的头。

    “好疼啊……”

    安茜爬起来的时候,忽然觉得好像有些不对,要是实打实的墙壁的话,她的头应该就不是只有一个包那么简单了,她心中忽然间有些怀疑,她敲了敲衣橱的背壁,竟然像是空心的。安茜眼睛里有些诧异:“这是怎么一回事?”

    安平处理完了阮小溪的事情就往回走了,因为这个事情事关重大,他亲眼看着阮小溪上了飞机,才给安伯勋打电话说事情搬好了,现在终于解决了那些烦心事,安平想回家休息休息,没想到刚刚踏进家门,就看到一群下人正围在自己的房间门口。

    安平的心脏瞬间收紧,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在这里满脸愁容,难道是乔一鸣被人发现了?

    “你们在干什么?”

    安平虽然平日里身上总是有那么一种纨绔子弟的气质,但是毕竟虎父无犬子,他要是认真起来的气势还真的并不输给任何一个新生后辈。

    他的声音让围在安平房间门口的下人们都下了一跳:“少爷,您可能不太了解,大小姐刚刚跑到你的房间里面去了。”

    “因为您上次说了让我们绝对不能够进入您的房间,所以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让大小姐出来。”

    安平的眼睛中闪过危险的光,他直接拧动了自己的门把手,被人锁了。

    他说道:“备用钥匙呢?快点拿过来。”他身边的下人们连忙把自己手上的要是放在安平的手里。

    安平打开房间之后,竟然没有看到安茜的身影,他环视四周,眼睛微微眯起,直接走到了衣橱前,把衣橱打了个大开。

    可是,里面竟然没有安茜的身影。

    安平瞬间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密室还没有被安茜发现。他的声音逐渐变得有几分温和,他说:“茜茜,你这是要在哥哥的房间里玩捉迷藏么?”

    没有人回应他,安平看了眼自己的窗帘,那里隐约有一个人的影子,他一步步走过去,打开窗帘,正好看到了安茜惊讶的脸。

    “呀,哥哥,你竟然这么快就找到我了?”

    安平忍着笑,把安茜从窗台上抱下来:“你说你是不是傻,从小到大总是喜欢藏在那么几个地方,窗帘后,桌子下……还有橱子里。”

    安平在说出最后的一个地方的时候,眼神有些深沉。

    安茜笑了笑:“我这不是傻,咱们家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地方好藏身了啊,我总不能跑到烤箱里吧。”

    安平笑了笑:“你要是敢跑到烤箱里,没有人发现你的话,那可就真的熟了。”

    安茜从安平的怀里下来,她有些悻悻的开口:“哥哥喜欢看的东西很奇怪,我刚刚在你的床上躺着看了一会,什么都没有看懂。”

    安平看了眼床上的七龙珠,大概能够明白为什么安茜看不懂了,这可不是什么呢少女喜欢的漫画。

    “好了茜茜,你看看你,身体刚好一点就开始乱闹了,快点去外面穿上你的鞋子。你不是也知道家里的下人不容易么?为什么还总是喜欢给他们添麻烦呢。”

    安平的语气有一点的严厉,安茜听的憋了瘪嘴,说道:“我知道错了,我本来是想和他们玩一个捉迷藏的游戏的,可是他们谁也不敢进来,是哥哥的房间里有什么恐怖的野兽么?”

    安平听着安茜的话,眼神灰暗,但是还是哄骗到:“没有,只是因为哥哥现在是个大男人了,就不希望自己的地方有人打扰你知道么?”

    安茜不知道。她以前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哥哥竟然还是个这么注重**的人。

    她忽然之间又想到了那个镂空的衣橱板,她说:“哥哥,你的衣橱……”

    安平的眼神一点点的暗了:“我的衣橱,怎么了?”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