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好的哄哄她就好了
    阮小溪也不是傻,要是旁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借给自己的手下五百万这个天文数字。

    晨微的身家她也是隐约有些了解的,五百万对于晨微来说还是有一些勉强了。晨微总不能直接把自己的一切都支援给她。

    晨微的眼睛里有水光闪过,她看着萧以白,张嘴只做了口型:“我不希望他们知道。”

    萧以白被晨微的一句话刺痛,他萧以白活了这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憋屈过,他要不是真的爱着怀里的这个女人,早就什么都说了。

    他眼神中有几分隐忍,最后又说了一句:“只是因为同情她而已,而且她能带给我的远远比五百万多的太多。”

    阮小溪虽然知道这和个男人已经算是在刻意的撇干净和晨微的关系,只是他话里的暧昧,是完全都不能够忽视的。

    阮小溪忽然之间明白了什么,她笑了笑:“我祝你们幸福,好好对她。”

    萧以白在那天听到了乔弈森的话之后,他已经隐约给晨微的这两个朋友都下了定论,肯定都不是什么善解人意的人,结果阮小溪的以一句话让他直接愣在了原地。

    “你祝福我们?”

    阮小溪不知他为什么会这样讶然:“是的,我祝福你们。我估计你也知道晨微之前的时候也很痛苦,我十分感谢你能够把她从深渊中拉出身来。”

    “我爱她,所以我希望她能够快乐。那个人也是一样,不管是在哪里。我觉得晨微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你不要太在意,他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人,你好好的哄哄她就好了。”

    萧以白听着阮小溪的话,忽然之间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打开扩音,让晨微也把这些话听进去。

    “我知道了。”

    阮小溪又继续说道:“我和乔弈森之间发生了甚多的事情,就算是勉强再继续在一起也会十分别扭,你告诉晨微,给我们大家一些时间,感情是不会随着时间冲淡,反而是更加的炙热的。”

    萧以白“嗯”了一声,阮小溪挂断了电话。

    晨微看着萧以白,有些忐忑的问道:“她说什么了么?”

    萧以白情不自禁的想要吻上晨微苍白的唇,他迫不及待的想让这个女人染上他的颜色,可是在他看到晨微眼神深处的慌乱的时候,还是忍住了。

    “没有,阮小溪说她希望你能够幸福,包括那个人,不论他在什么地方,看不看得到,都希望你能够快乐。”

    还有:“她很爱你。”

    阮小溪挂断了这个电话之后就有些魂不守舍,解慕问她:“是发生了什么?”

    “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爱人去世了,现在有一个人十分的爱她,她陷入了一种迷茫。”

    阮小溪觉得自己可以理解晨微的想法,晨微应该是在一种痛苦的纠结中,一边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对于这个男人情不自禁,一边又觉得如果她爱上了这个人,就是对于ben的背叛。

    阮小溪叹了口气,在感情中有什么背叛与否呢?

    晨微想不明白么,要是ben的话是肯定不愿意看到她的痛苦的,他毕竟已经不可能再陪在晨微的身边了,与其这样一直抱这过去不肯松手,为什么不向前看一眼呢?

    解慕看着阮小溪沉思的样子:“那你是怎么觉得的呢?”

    解慕在接近阮小溪之前也曾经对于她醉了一番深入的了解,她知道阮小溪有个好友是晨微,更加知道晨微的男友ben因为救援时发生了意外,被宋舟鸿的人杀害了。

    阮小溪笑了笑:“我倒是没有什么看法,也没有什么意见。我只是觉得晨微能够开心就好,无论她怎么样选择,都会支持她。”

    解慕就知道阮小溪是这样的一个开朗的人,他不由得也笑了,说:“好了,你也不要太沉浸在这一件事情里面了,你看看那你还有两条短信通知,还有三个未接电话呢。”

    阮小溪这才想起来还有程琳的事情没有解决。

    她先打开了短信看了一眼,她不敢给程琳回复信息,乔一鸣的失踪虽然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阮小溪也是不可能会害他,但是乔一鸣也确实是在来过了阮小溪家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阮小溪没有乔弈森那么了解乔一鸣,他隐约觉得乔一鸣是出了什么意外。阮小溪打开短信,一条是程琳发过来的,另一条好像是个骚扰短信。

    程琳的短信上说:“我三天之后就会回国,勿念。”

    阮小溪摇了摇自己的嘴唇,忽然之间觉得有几分的无所适从。要是程琳回来之后肯定会发现乔一鸣是在来过她家之后就消失了的。

    感情这种东西十分微妙,一个强烈的爱意可以毁灭掉一个人的理智,就像是刚刚晨微说的话。

    阮小溪已经很累了,她不想听到程琳的质问。

    他看了眼那个骚扰短信,这个骚扰短信上说,阮小溪在前几天充电话费的时候,中了某个营业厅的大奖,可以免费旅游二十天。

    阮小溪冷笑一声,现在的诈骗短信还是那么不让人相信。

    阮小溪这辈子运气一直都不能说是特别的好,中大奖这种事,一般上都是里的主角,他是没有这个命了。

    可是当阮小溪扫过的时候看到下面的拉斯维的时候,她忽然之间有些恍惚了。

    之前在拉斯维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ben的死,艾丽斯的离开,还有晨微……

    阮小溪忽然之间有些想见到晨微。

    她想看看晨微现在身边的人是不是真的爱她,她想要帮助晨微看看这个人,晨微已经受过一次伤了。她不想看她受伤第二次。

    解慕看着阮小溪忽然之间愣住了,他瞧了一眼阮小溪的手机,上面赫然是一个“诈骗短信”。

    他问道:“小溪,你想要去拉斯维?”

    阮小溪咬了咬嘴唇,她对解慕点点头:“我想去一次,我想看看晨微。”

    刚刚的那个电话幻想了阮小溪对于晨微的思念,而且她不想在h市亲眼看着乔弈森结婚,更不想面对几天之后的程琳。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