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对得起乔弈森么
    她不知道是因为阮小溪,还是因为ben。

    曾经她和ben都认为,他们这两对是天作之合,这辈子都会不辞纠缠,就算中间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磕磕绊绊,但是还是会一辈子在一起。

    可是现在,ben死了。

    乔弈森要和别的女人离婚,阮小溪也说自己不再爱乔弈森了。

    晨微的心里忽然之间涌出来一阵的怨气,既然两个人没有做好相守一生的准备,为什么那个时候要大费周章的去营救,还带上了ben?

    阮小溪既然现在有可能爱上别人,是不是说明他也有可能会爱上宋舟鸿?

    晨微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恶毒的揣测,但是她忍不住,她不能够原谅破会了曾经的誓言的人。她流着眼泪吗,忽然之间已经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没有办法原谅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原谅阮小溪。

    阮小溪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我已经找到了新的男朋友,他叫解慕,对我很好。车内我希望你能够祝福我们。”

    晨微忽然孩间一阵冷笑,她的彷徨和挣扎让她无法冷静:“阮小溪,你让我祝福你?”

    “你是不是忘了ben是为了什么才会死的?他是为了救自己的兄弟的妻子,才会一个人被活埋在那个阴冷的地牢之中的,你觉得你这样做,你对得起乔弈森,对得起ben么?”

    阮小溪的喉间一梗,他忽然之间说不出话来,晨微说的有错吗?好像是没有。

    但是自己有错吗?

    阮小溪也不认为自己有,她和乔弈森的感情之间不知不觉已经夹杂了太多人的期望,每个人都理所应当的应该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晨微,乔一鸣,包括乔家的长辈。

    阮小溪原本也一直人为自己应该和乔弈森一直走下去,乔弈森对她很好,她好像也很爱这个男人。可是在方晴儿的事情的时候,阮小溪忽然发现自己和乔弈森在一起这么多年,两个人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一点点的进步。

    乔弈森还是大男子主义的认为自己应该一直保护她,哪怕是隐瞒了太多,哪怕是过程中让她十分的痛苦。但是阮小溪认为她想要的是一个相濡以沫,无话不说的爱人,而不是一个依靠者。

    毕竟乔弈森的感情本来应该是出于爱情,但是现在好像并不是这样,只是因为两个人都有了惯性思维。

    阮小溪十分想要弄明白自己和乔弈森之间的感情,后来又出现了安茜的事情,阮小溪开始想的很明白,既然是这样,既然这份感情已经有了怀疑,在没有想清楚之前,两个人就分开吧。有了安茜之后,只不过是两个人在想明白之后,可能也不能那么肆无忌惮的复合了。

    如果乔弈森在这段时间爱上了别人,那也是说明他不坚定,如果阮小溪在这段时间爱上了解慕,那说明她也不是真的爱乔弈森。

    其实这段话时间分开对两个人都没有害处,她希望能够认清彼此,毕竟阮小溪现在和乔弈森相处的时候只会感觉到压抑和痛苦。

    可是晨微好像没有办法理解。

    阮小溪在这个电话之前也没有想到晨微竟然会反应这样的激烈,电话那头晨微的眼泪落在孩子的脸上,苦涩的咸,孩子被晨微的情绪感染,也嚎啕大哭起来。

    阮小溪听着那边一阵混乱,忽然之间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无可奈何又十分疼惜。

    “我就出去这么一会的时间,你看看你们两个孩子都哭成了什么样子?”

    晨微抬起泪眼迷蒙的眼睛,萧以白那双妖冶到炫目的眼睛满满的都是怜惜,他的手擦干了晨微的眼泪:“我已经想明白了,既然你要装傻,我就也不强迫你明白了,你就这么混混沌沌的不爱我吧。”

    晨微没有说话,她看着萧以白的脸。她很想吻一下他有些痛苦的眼睛,但是她不能。

    她不能背叛ben,没有人会原谅她的,乔弈森不会,阮小溪更不会。

    要是她背叛了ben,阮小溪肯定会直接嘲讽道:“就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和乔弈森?”

    阮小溪有些疑惑:“喂,晨微,你那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是有人回来了么?是谁?”

    她的声音有些大,喊痛了自己的嗓子,不由得呛咳了两声,解慕拍了拍阮小溪的后背:“你不要着急。”

    萧以白听到了手机里传来的女声,他隐约能够知道为什么晨微会哭的这样的凄惨了,上次那个男人,他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曾竟是晨微的还有,可是他压根就不想让晨微得到幸福,他在手机里和晨微说的那一番话,让她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原本晨微就已经十分的不敢承认两个人的关系了,这个乔弈森的话直接让晨微变成了惊弓之鸟,她原本已经被ben的事情压得喘不过气,每天都认为自己背叛了ben的阴霾下苟延残喘,现在更是杯弓蛇影。

    萧以白抢过了晨微的手机,十分没有好气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我和晨微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样你满意了吧,你不要再逼她了好么?”

    阮小溪被萧以白指责的一头雾水看,她有些疑惑的问道:“请问你是?”

    萧以白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这才有些好奇的反问道:“你不是乔弈森?”

    阮小溪说:“我不是,我是阮小溪,请问你是?”

    晨微吓坏了,她伸手去抢萧以白手上的电话,声音里都是焦躁:“萧以白,你快些放手,你不要随便接我的电话。”

    萧以白一只手就把晨微搂进怀中,她看着晨微的泪痕,原本是想要说自己是他的女友,可是最后还是压抑了自己的感觉,他违心的说道:“我是她的老板,你有什么事么?”

    阮小溪旁敲侧击的问道:“就是借给晨微五百万的老板么?”

    萧以白看了眼晨微,淡淡的说道:“是。”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