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陪伴一生的人
    “晨微,既然你都能够找到新的陪伴一生的人,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呢?”

    乔奕森的一句话,让晨微如至冰窟,她手指尖有些颤抖,唇色一片惨白。她和萧以白相处了这么久的一段时间。

    萧以白的意思十分明显,他喜欢她。

    但是晨微一直都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不敢承认。

    她不想承认自己背叛了ben。

    她明明应该一辈子心里就只有这一个人,可是为什么她每次看到萧以白的时候,心里就会有种莫名的悸动?

    晨微也是孤单的太久了,久的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撑多久,她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总是感觉到漂泊无依,是萧以白把她护在了怀中。

    乔奕森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听到电话那边的沉默,他意识到自己的话对于晨微来讲是多么的残忍。

    ben已经变成了一个不能够再提及的存在,这个人是她们每个人的死穴,是乔奕森的,更是晨微的。

    晨微的手机开的是扩音,他的话一字不落的进了萧以白的耳朵里,让男人原本妖媚的眼神变得有几分的尖锐。

    很久,晨微才说“弈森,不是你想的那样,萧以白是我的朋友。”

    萧以白听着晨微的话,他唇角逐渐勾起了一个森冷的微笑,十分危险。

    他一步步的逼近晨微“是谁告诉你你是我的朋友了?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晨微看了一眼风雨欲来的萧以白,这个男人要是发起疯来,可是不会管是不是还在打电话,以前的时候,晨微已经体会的十分深刻了。

    “晨微,你应该告诉他我是你的债主,是你孩子的救命恩人,还是他前妻阮小溪的恩人……”

    晨微握着手机已经避无可避,退无可退。她推了一下萧以白“我说你正常一点,不要发疯了!”

    萧以白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吻直接贴了晨微的唇上,男人的唇似乎是裹了蜜,尝起来十分的甜美,开始的时候晨微还在推拒,可是之后就让人沉迷。

    乔奕森听到电话那头的声响,他的眼睛里不由得有几分的阴冷“晨微!你还好么?”

    这个时候萧以白放开了晨微的唇,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抚摸上晨微被水光浸湿的唇“更是我萧以白的女人。”

    这句话落下以后,萧以白直接挂断了晨微的手机。

    晨微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手机,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萧以白,你是疯了么?你在干什么?”

    萧以白把孩子放在旁边的婴儿车中,他一把把晨微搂起来“干你。”

    男人的眼睛里有危险的光闪过“不挂断电话你还要现场直播给他听?”

    “不过我倒是不介意……”说着萧以白就又要播过去乔奕森的电话号码,却被晨微拦住了“你这个疯子,快放开我……”

    萧以白被晨微的挣扎惹毛,他一张薄红的唇开口就是嘲讽“放开你,可以,去床上。”

    乔奕森在挂断了晨微电话之后忽然之间有几分的迷茫,说不出来是为什么,也说不出来是为谁,他只是觉得自己好像是想错了什么。

    他曾经以为晨微会爱ben一辈子,就算是到死也不会改变,但是好像并不是这样,这才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她竟然已经有了别的男人。

    乔奕森说不出来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本来应该是祝福晨微能够找到新的幸福,但是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因为他感觉那样就是背叛了自己的兄弟,也是背叛了自己的。

    阮小溪是不是和晨微一样?

    当初的时候爱的那么死去活来,但是说改变就改变了?ben要是在地下看到晨微现在的样子,真的能够笑得出来么?

    那可是他这辈子最爱的人。

    乔奕森闭上眼睛,随后叹了一口气,要是阮小溪现在还在他的身边,可能自己的想法会截然不同,他真的可能会祝福晨微。

    只是他现在做不到。

    他暗暗自嘲,他忽然觉得自己和ben就是绿帽兄弟,自己爱的女人,保护的女人,都离开了他们。

    如果要是ben现在还活着的话,他可能会叫上他和自己一起出去喝上两杯,乔奕森有了这样的念头的同时,他忽然之间才发现一个事情他已经没有朋友了。

    以前的时候乔奕森是不屑和那些狐朋狗友为伴,甚至有的时候还觉得ben也有些缠人,但是当自己身边的人都如同洪水一般的散去以后,乔奕森才觉得原来自己是这么的寂寞。

    甚至想要出去喝酒都没有一个人作伴。

    乔奕森再回去的路上又联系了程琳,程琳接通电话的瞬间,她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喜悦,这份喜悦来源于她以为乔一鸣已经被找到了。

    到但是当她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的时候,她的声音里有了一点的茫然不知所措。

    “大哥的意思是一鸣现在还没有被找到么?”

    乔奕森揉揉发痛的额头,安慰程琳“你放心,一鸣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如果是绑架的话他不会这么久都不打来电话。”

    “如果是仇杀那就更不可能,一鸣的性格从来都不会树敌太多,更不会到了要杀他灭口的地步。如果真的事危及生命的事情,动手的人也不会这么久都不给我发来信息。”

    “我觉得他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和我的关系发生了一些意外,所以才会这样任性。”

    程琳虽然不认同乔奕森的说法,但是也没有直接反驳,因为乔奕森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程琳对于乔一鸣的理解来说。他并不是一个这么孩子气的人,虽然在自己的哥哥和父母面前,他好像是有一些孩子气,但是那不是纨绔。他没有那种骄奢淫逸也没有那种莫名其妙的赌气。

    就只说这一件事,她知道这也是因为乔一鸣实在是太过于关心阮小溪了。

    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应该也不会想和人们带来太多的麻烦,他是回去劝架的不是硬逼着乔奕森和阮小溪和好。

    只是乔奕森自己理解错了。

    程琳说“好吧,过三天我会回国,我要找到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