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是要和别人订婚么
    乔奕森这个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阮小溪了,安茜绝对不会忽然之间莫名其妙的就有这个想法,肯定是因为什么激化了她。

    原本就没有人和他说过这件事,安茜说“没有,我只是……忽然之间就有这样的念头了而已,而且我不想我们之间的感情被这样的一个婚约束缚。”

    “不管有没有这个婚礼,我都会一样的爱你。”

    乔奕森已经很久没有接受到人这样大胆的示爱,他有一时间的愣神,可是转而就说道;“我不知道茜茜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真的很想要娶你,你知道么?这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安茜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乔奕森“你在骗我。”

    “他们说了,结婚一定是要和自己最爱的人,我知道弈森哥哥你并不爱我,你喜欢的人是小溪姐姐吧。”

    阮小溪的名字一落下来,安伯勋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他说“茜茜,你告诉爸爸,你今天跑出来到底是去干什么了?”

    安茜倒是十分诚实,一点也没有隐瞒,毕竟在他的心里,这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

    “我今天去找阮小溪姐姐了,从我昨天看到弈森哥哥和他在医院天台上的事情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既然你们这样彼此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反而要加上我一个呢?”

    “我明明就是挤不进去的。”

    说这个话的时候,安茜的神色有几分的落寞。

    乔奕森也是惊了,他的眼神看向安伯勋,他竟然在这之前都不知道那天安茜竟然也在现场。

    安伯勋点了点头“是的,那天我们是在现场,因为茜茜实在担心你,所以我们就跟着你一起去了。”

    安茜说道“你对她的态度是瞒不了我的,我希望你能正视自己的心。”

    乔奕森忽然之间想起了刚刚,他在阮小溪的病房中的时候,阮小溪对自己说的话,他的心变得十分坚硬。

    “茜茜。”乔奕森握住安茜的手“我对她是因为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没有了母亲,你知道的,我已经不再爱她了。”

    安茜将信将疑的看着乔奕森“弈森哥哥,你没有必要骗我的,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乔奕森说“我没有骗你,我和她真的已经结束了,但是我还有孩子,她毕竟是孩子的妈妈我不可能这样绝情。”

    “至于你昨天在天台上看到的一切,那都是警察指挥的。”

    安伯勋看着乔奕森,心里忽然有些难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他也知道乔奕森依然放不下阮小溪。

    在他没有说这段话之前,他还担心乔奕森会不会感觉到一阵松懈,他终于可以甩开安茜这个大麻烦了。

    毕竟是安茜自己提出来的,这个不是有人逼迫,就算是他真的离开了,也没有人能够指责他的不是。这个其实安茜自己放弃的。

    但是乔奕森没有。

    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安伯勋都松了一口气。

    至于阮小溪……

    安伯勋的眼睛里一阵精光闪过,看来也是有必要让她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了。

    安茜毕竟还是没有禁得起诱惑,她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出来,其实也并不是心中所想,她只是因为不想让乔奕森为难而已。

    所以在乔奕森再三保证安茜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困扰之后,安茜自己也送了一口气。

    安伯勋看时间也不早了,让乔奕森早点回去休息,乔奕森这一整天也确实是累了,他点了点头,离开了。

    只是他在离开之前,他想到了阮小溪,可最终还是嘴角露出一个苦笑算了吧,就这样算了。

    阮小溪之后的事情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乔奕森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晨微的电话,这是乔奕森没有想到的。

    他是不知道自己结婚的事情竟然还传到了拉斯维这么遥远的地方。

    他接通电话之后就听到了晨微焦急的声音“乔奕森,你就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要和别人订婚?”

    同样的语气,同样的态度,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不单单是晨微,就连乔一鸣,程琳,包括自己的母亲再知道这件事之后都是一味地问他为什么背信弃义,抛妻弃子。

    好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全都是他一个人的责任,他承认一开始的时候他是不应该完全瞒着阮小溪,更不应该总是想着把阮小溪一个人扔到危险之外去。

    但是之后,他明明已经道歉了,并且再三许诺不会再犯,是阮小溪自己执意要离开他的。是这个女人抛弃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不是他乔奕森。

    “是的,我要订婚了,和一个叫安茜的女孩。”

    晨微好像已经恼了“乔奕森你是疯了么?你知道小溪是多么喜欢你,你竟然能够做出来这样的事,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乔奕森静静地听着晨微的指责,这是晨微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给乔奕森打通电话,只是乔奕森没有想到一开始她就是这样的指责。

    乔奕森笑了笑,声音里有一点的苦涩“晨微,你为什么会认为是我抛下了小溪?你为什么不问问她自己做了什么?”

    晨微的声音有几分的犹豫“你什么意思。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小溪的想法?是她先抛下了你?”

    萧以白看着晨微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忍不住吐槽她“我就说了让你不要这么冲动,当事人自己都

    没有带电话来给你吐苦水,你就激动了。”

    “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就包括乔奕森和阮小溪自己可能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晨微被在旁边抱着孩子的萧以白气的头冒青烟“萧以白,你给我闭嘴!”

    萧以白耸了耸肩,低头对怀里的孩子说了一句“你看你妈妈是不是个母夜叉,这还是欠着别人的钱呢,竟然还这样的凶。”

    这边的话一字不落的进了乔奕森的耳朵里,他眼前忽然之间浮现出了ben的脸,他知道自己明明不应该说的,但是他没有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