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
    安茜在没有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前,她很难想象这世界上还能够有这么恶心,这么阴暗的人。

    她像是只吓坏了的小老鼠,她甚至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个男人伸到自己裙子里的手。

    她抬起头问安伯勋“爸,那个人说我没有小宝宝,还说我是个傻子。”

    正说到这里,乔奕森走了进来,安茜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安茜看着乔奕森,她忽然之间有些茫然。

    在今天之前,她一直都觉的乔奕森是因为爱她才会想要娶她,这一点,安茜从来都没怀疑过。

    可是在看到昨天在天台上发生的一切,有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之后,安茜怀疑了。

    面对自己遇到危险,和阮小溪遇到危险,乔奕森的反应完全不同。

    在阮小溪的身边的时候,乔奕森看到的人只有阮小溪,从头到尾,他只担心阮小溪是不是安全,他没有在意那个挟持阮小溪的女人是怎么样。

    他的眼神时时刻刻放在阮小溪的身上,生怕有一丁点的闪失,他的眼中没有对仇敌的愤恨,只有担心。

    因为在那种情况之下,他在乎的只有阮小溪,没有其他。

    可是今天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乔奕森他有对于自己的担心关怀,还有对这个绑架他的人的十分憎恨。

    他选用的方法也是直接激怒了那个歹徒,到不是说乔奕森的做法不对,安茜在想,要是今天被绑架的人是阮小溪,他会怎么做?

    他会不会在阮小溪受伤害后,第一反应是先把这个施暴的人狠狠地打一顿?

    安茜原本就是一个聪明的人,她虽然v天真但是并不愚蠢,她也是一个十分透彻的人。

    所以他才不会希望自己的父亲还有哥哥强迫乔奕森和她在一起。她希望自己的喜欢不要给乔奕森带来麻烦。

    有那么一段时间,她觉得乔奕森会娶她,是真的爱上了她,因为乔奕森在面对他的时候,永远都是那么温柔有加。

    可是今天,安茜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

    乔奕森可能根本一点也不喜欢她,只是因为没有办法,因为同情,才会放下自己的心上人,满足自己的一个心愿。

    安茜并不希望这样。

    她希望自己的弈森哥哥能够每天都开心快乐,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乔奕森走到床边,他说“你醒了?”

    安茜点点头,她偷偷摸摸的擦了下自己还没有干的泪痕,他不想让乔奕森看到自己懦弱的一面。一点也不想。

    “嗯。”

    安茜点了点头,瞬间就觉得自己的头一阵眩晕。乔奕森忙的走到安茜的身边,语气有些急切“茜茜你不要太大的动作,你有些脑震荡。”

    安茜根本就不明白脑震荡是什么,她感觉到乔奕森在关心她,她小心翼翼的说了一说“谢谢。”

    随后又觉得不够,继续道“我今天麻烦你了,弈森哥哥,我不是有意被坏人抓走的。”

    乔奕森当然知道安茜不是故意被抓走的,他笑了笑“我知道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只要你没有事就好了。”

    安伯勋看着安茜头上的淤青,他叹了口气“茜茜,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不能自己一个人往外跑了,知道了么!”其实这话都不用安伯勋说,安茜就已经知道了。

    这次的事情已经让安茜明白外面的世界不光是童话,还有各种各样的阴暗。

    “还有弈森,你要是下次再遇上这种事情,我希望你能够保证茜茜的安全。”

    乔奕森点头,虚心的接受了安伯勋的批评。

    安茜说“这次的事和弈森哥哥没关系,我出来也不是找弈森哥哥的,我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但是我知道这事从头到尾都和他没有关系。”

    安伯勋眼神中有几分无可奈何“茜茜你还真是……”

    乔奕森觉得有几分的感动,刚刚从阮小溪那里的阴郁一时间全部都飞走了,他的眼睛里有几分的温暖。

    可是随即他就听到了安茜的话。

    “可是我有一件事,我刚刚也仔细的思考了,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对弈森哥哥说。”

    乔奕森看着安茜的脸,他语气温和“什么事?”

    安茜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她咬了咬牙,说道“我不想和弈森哥哥结婚了。”

    这话一落下,不单单是乔奕森,就连安伯勋也已经愣了,他说“茜茜,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么?”

    安茜说“我刚刚已经想明白了,我觉得我不想要这场婚礼了,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个仪式,其实只要弈森哥哥很喜欢我,对我有关心就已经足够了。”

    安茜是个善良的人,她的心思十分的简单,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却在乔奕森和安伯勋的心里惊起了惊涛骇浪。

    安伯勋为了这场婚礼可算是费劲了心思,就是现在乔一鸣都还在安平的手下被关押,而且他不相信安茜不想要这个婚礼。

    之前的时候,安茜的开心兴奋都还历历在目,但是现在为什么就忽然间变成了这样?

    中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乔奕森更是一脸茫然,他忽然之间想到了安茜今天见过了阮小溪的事情,虽然阮小溪说自己和安茜之间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要什么都没有的话,为什么安茜会忽然之间改变自己的想法?

    乔奕森还算是镇定,他坐在安茜的身边“茜茜,我想问你,为什么不想和弈森哥哥结婚了?我可是十分期待的。”

    安茜的眼睛里全是澄澈“因为你真的并不爱我,我能感觉到的,我不希望弈森哥哥你为难。你知道的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能够快乐。

    安茜说这句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纯粹,那种由衷的祝福看的乔奕森心里一阵难受,他何德何能能够让这样的人喜欢上。安茜简直就像是一块水晶。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是谁和你胡言乱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