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
    “是安茜。”

    这个名字一落下来,乔奕森整个人身边的气压都低沉了几分,主要还是因为今天安茜发生了那些意外。

    乔奕森急匆匆的开口“她找你?她找你做什么?”

    阮小溪看到乔奕森在提到安茜的名字的时候那种急切样子,脸上的表情微微的有些低落“没什么,她最近有些疑问,就跑来问我,我就都告诉她了。”

    乔奕森倒是不依不饶了“她问了你什么?”

    安茜这个人一向都不是什么事多的人,要不是发生了什么及其困扰的事情,她是绝对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出门,来问阮小溪问题的。

    阮小溪看了乔奕森一眼,安茜问了她什么?

    问了她是不是有苦衷,问了她是不是该爱乔奕森,问了她很多,还要帮她们两个人复合。

    可是这些话说出来,乔奕森会相信么?再说了要是她和安伯勋的事情被乔奕森知道了,又会有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她觉得安茜是个很好的女孩,她能够配得上乔奕森,甚至绰绰有余,

    阮小溪“她没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

    乔奕森怎么可能会相信阮小溪的话,尤其是安茜这个人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怎么就知道阮小溪在这个医院?

    又怎么会这么大老远的瞒着家里人跑过来?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原因。

    阮小溪继续说“乔先生,既然你已经没有了什么事,我们之间也没有了任何关系,你就请离开吧,我不欢迎你。”

    乔奕森刚刚死里逃生,如果可以,他是很希望阮小溪能够给他一个拥抱的,就像是以前那样。可是阮小溪却没有,她只是用冰冷的声音让他离开。

    乔奕森的心脏狠狠地疼了一下,他目光如炬的盯着阮小溪“你想赶我走?你算什么东西?”

    “……”

    阮小溪没有想到乔奕森会有这么大的火气,以前的时候,就算是她说出这样的话,乔奕森也不会这样的激动,难道就是因为这次的事情之中夹杂了安茜么?

    阮小溪的声音逐渐变冷“实在是抱歉了,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要是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不如你直接去问你的未婚妻。”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乔奕森只是在诧异为什么安茜会忽然找到阮小溪这里,那么他现在就是被阮小溪拒之天外的态度激怒了。

    乔奕森说“我倒是也想问茜茜,但是,茜茜自从在你这里待了一会之后,就被人绑架了,怎么会这么巧?”

    乔奕森知道这个半瞎和阮小溪不可能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只要能够让她感觉到痛苦不安,乔奕森是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的。

    阮小溪也是一阵惊慌“安茜被人绑架了?她现在怎么样了?又没有什么危险?救出来么?”

    “呵,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她已经没事了,就住在你附近的病房里。所以说你是不是自己打电话把她勾引过来,然后想要害她?”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乔奕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我有什么必要这样做?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乔奕森,我没任何理由对安茜下手,自己清楚的。”

    乔奕森听完阮小溪的这话,更加感觉到愤恨,他一点点的逼近阮小溪“你不喜欢我,那你喜欢谁呢?就是你那个解慕么?”

    “对,我就是喜欢他,我爱他。”阮小溪看着乔奕森,她冷笑着开口。

    乔奕森忽然间卡住了阮小溪的脖颈,他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杀意“你再说一遍,你爱谁?”

    阮小溪咬咬嘴唇“我喜欢解慕,就是解慕,就是那个被你冤枉以后现在还关在监狱里的人。”

    乔奕森的手上的力道瞬间收紧,他必须要让阮小溪闭嘴。

    阮小溪感觉到强烈的窒息感,但她没有挣扎,她只是冷冷的盯着乔奕森,好像在告诉他有本事你就掐死我。

    乔奕森是有本事掐死阮小溪的,但是他舍不得。当阮小溪的脸色染上一层窒息的嫣红,乔奕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痛苦。最后他放开了手。

    阮小溪捂住自己的脖颈呛咳了两声,她听到乔奕森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乔奕森就要直接出房门,只留给阮小溪一个背影。

    阮小溪在被死死卡住的时候,她看到了乔奕森手腕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她的眼睛里有些沉痛,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你手腕上的伤……”

    乔奕森因为她的话忽然停了下来。

    “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很容易感染。你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阮小溪看着乔奕森的背影“我还是不想看几个孩子没有了爸爸,我可是养不起他们。”

    乔奕森原本因为阮小溪的话刚刚升起来的一点的温暖忽然之间消失,他点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他就出了房门。

    屋外的几个警察隐约听到了些屋子里的动静,应该是闹得不太愉快,不然也不能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乔奕森“乔总,还有别的事么?”

    乔奕森说“没有……”

    最后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病房的门“你们好好看着他,别让她出什么意外,我弟弟的案子应该和她没有关系,我过几天就会去公安局撤案。”

    “你们也不用把她当做罪犯对待。”

    几个警察连忙点头。他们谁敢把这个女人当做罪犯来看啊,昨天在楼顶上那个事,乔奕森对这个女人的态度大家都看在眼里。

    在h市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乔奕森这个事谁能不知道?

    乔奕森没说什么,走了出去。

    医院里苦涩的味道一点点蔓延到乔奕森的心底,他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伤痕,忽然解脱的想是时候应该放弃了。

    他走到了安茜的病房门口,安茜已经醒了,正窝在安伯勋的怀里流眼泪,她被吓坏了,要是以前的话,她是不可能会这样的软弱。

    安茜这个人一直都是又脆弱又坚强的,她的乐观善良,乔奕森都看在眼睛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