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喜欢她
    他现在没有时间和这个男人浪费时间,他必须要尽快的把茜茜送回医院,虽然她这次没有犯病,但是她头上的伤也不能够忽视。

    “大哥,我们快走吧。茜茜需要尽快去医院。”

    说完安平就没有看这个废人一眼“反正他也不可能能够跑得了,他就在这里,一会就会有警察上门找他。”

    乔奕森听着安平的话,忽然之间又想起来自己刚刚做出来的事情,他好像是因为冲动冲昏了头脑,反而本末倒置。

    没有多久,安茜就被送回了医院,这次她没有进急救室,因为她的情况并不是那么严重,至少她的心脏还在顽强的跳动。

    医生在和安茜草草的做了检查以后,说她只是有轻微的脑震荡,没有什么大碍。

    乔奕森听到医生的话之后,他丝毫都没有感觉到轻松,因为安茜现在的情况虽然好像是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她心里的创伤,可能是没有办法忽视弥补的。

    安伯勋在病房中照顾了安茜一会,就走出房间问乔奕森当时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乔奕森没有遗漏的把当时的一切都告诉了安伯勋。

    乔奕森也知道这种事情完全一字不差的告诉一个父亲是很残忍,但是如果在这个时候有所隐瞒,才更不利于安茜的恢复。

    安伯勋在听完乔奕森的话之后,他只是说了一句“你不应该在茜茜的面前打那个人的,就算是他罪无可赦,让人想要把他抽皮拔筋。”

    “茜茜那个时候想看到的不是这个男人的下场是多么的凄惨,多么的血肉横飞,她应该只想要你的一个拥抱。”

    安伯勋是最了解自己女儿的人,他的话穿进乔奕森的耳膜,留下一声声的回响“我原本觉得茜茜这样的可爱,你会不会有一天也能够有一点点的喜欢她,看来是绝对不可能了。”

    说完,安伯勋就进入了病房中陪伴自己的女儿。乔奕森在安茜的病房门口待了一会,就想起了阮小溪也是在这个医院。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阮小溪的病房门口了。

    乔奕森想过,如果当时发生意外的人是阮小溪应该怎么办?自己会不会像刚刚那样情绪失控的打人?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没有做错什么,可是安伯勋和安茜都对他那个时候的反应好像有些失望。

    乔奕森来到了阮小溪的病房门口,她的门外依旧是有重重的看守,十分安全。

    当这几个民警看到乔奕森的时候,明显的身形又直了不少,有个人对乔奕森说“乔总,你来了?”

    乔奕森点点头“今天没有发生什么情况吧……”

    警察说“除了有个女人来看望过阮小溪小姐,其余没有发生什么。”

    乔奕森有些好奇“有人来过?”

    “是啊,她说她是你的弟妹,是一个女孩,不算很高,很可爱。”

    乔奕森的头一阵阵的发蒙,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程琳的事情,还有乔一鸣最近失踪了。

    这段时间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接踵而至,让乔奕森不由得有几分分身无暇。

    乔奕森不由得有几分怀疑,程琳回来了么?

    在这之前他从没有接到任何的消息,乔奕森觉得有几分怀疑“来的人大概多高?”

    那个人比划了一下“大概一米六左右吧。”

    乔奕森更加感觉到了怀疑,因为程琳的身材比较高挑,一米七左右,就算是有误差,也不会差出这样多来。

    乔奕森忽然之间感觉到有几分的不对,他径直推开房门走到房间里。

    乔奕森和安茜的事情发生的惊险,但时间并不太长,从安茜走后,也不过是七八个小时的时间。

    阮小溪从安茜离开房间之后就一直没有能够闭上眼睛。

    她脑子里乱七八糟,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好像在担心监狱里的解慕,又好像是在担心乔奕森。

    说实话,昨天的时候乔奕森救她的时候那种奋不顾身,说没有感动那是假的。

    可是阮小溪是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和乔奕森和好的,尤其是安茜的到来,更加加深了阮小溪的想法。

    可是婚姻和爱情毕竟还是不一样的。人的感情瞬息万变,你这一秒可能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可是下一秒你就有可能会爱上别人。

    阮小溪笑了笑,有什么好纠结的,就算是乔奕森爱上别人又和她又什么关系?他们已经分手了。就算是乔奕森对她还有一点以前的夫妻情分,又能怎么样呢?

    乔奕森已经有了安茜,她也……有了解慕。

    乔奕森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阮小溪近乎是豁达的笑容,可是她的眼神在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完全被冻结,也就是一秒钟的事情。

    “你怎么来了?”

    两个人对视很久,阮小溪侧过了头,说了这样的一句。

    乔奕森的心狠狠地疼了,阮小溪的这句话实在不应该在他刚刚经历了生死之难之后说。乔奕森胸膛里本来是有满满的庆幸。

    他庆幸自己没有死,庆幸自己还能够站在阮小溪的面前,可是现在看来,阮小溪根本就不想见到他。

    乔奕森苦笑一声,心里也有了几分的冷“今天程琳过来了?”

    “程琳?”阮小溪有一瞬间的失神“没有,他没有出现,程琳没有来。”

    乔奕森觉得也不可能是程琳,先不用说乔母现在需不需要人的照顾,就是程琳自己也肯定不会这样不吭一声的就跑回来。

    “那今天上午来的人是谁?”

    “……”

    阮小溪想起来了安茜的脸,她喉间一阵的发堵,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说今天是安茜来了,这个对于乔奕森来说会不会有影响。

    乔奕森这个时候也已经看出来阮小溪的纠结,他冷冰冰的开口“就算是你不说,我也可以去查监控录像,看看究竟是谁。”

    阮小溪知道乔奕森说的字字是真,她思来想去今天和安茜的这场见面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两个人也没有说什么,更没有什么什么争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