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错了
    安茜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调戏过,她的脸色煞白,只能向乔奕森求救。

    乔奕森咬紧牙关,他手上已经被粗糙的绳索摩擦出红色的勒痕水泡,他一脚踹在这个半瞎子的身上,他的这一脚力道极大,直接把人踹出去个跟头。

    安茜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坏了,她瞪着一双空茫茫的眼睛,心脏不可抑制的加快,脸色也逐渐惨白。

    乔奕森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现在已经到了极限,他出声安抚道“茜茜,你先稳定一下,没有什么,弈森哥哥会保护你。”

    男人被乔奕森的一脚踹的直接倒在一堆的肮脏垃圾之中,这个时候乔奕森终于已经挣脱了绳索的束缚,他直接朝着安茜走过来,帮她松绑。

    乔奕森的心思完全都在安茜的身上,刚刚男人漆黑的手摸向安茜裙底的时候,实在是太过于触目惊心。

    乔奕森解开安茜的绳子后,就被人死死的抱住了,安茜的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的下落“我好害怕,我们不要在这里,我们离开吧。”

    乔奕森被安茜的声音刺痛,他说“茜茜,别怕我们这就走……”

    这个半瞎已经心智完全扭曲,原本他已经被乔奕森踹的快要倒不上气,但是他看到两个人这么郎情妾意的时候,心底又涌上来一阵剧烈的酸意。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地上起身的,他抓起旁边的一个铁锅的把柄,直接就对着乔奕森的后脑挥了过来。

    乔奕森是看不到的,他这个时候心思已经完全在安茜的身上,他只是想着快一点带着安茜离开,也已经忽略了刚刚施暴的丑人。

    可是安茜看到了,她喊了一声“弈森哥哥,小心……”说着就直接把乔奕森推了出去。

    乔奕森是没有想到安茜会忽然之间来这样的一下,一时间还真的被推出去了个踉跄。

    而男人手上的凶器则是重重的砸到了安茜的头上。

    安茜这么多年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挨打,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头上一阵的剧痛,剧烈的震颤感回荡在自己的脑袋里。

    她耳边一阵轰鸣,甚至听不到乔奕森叫她的声音,她甩了甩头,好像觉得忽然之间不害怕了,因为她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意识不清了。

    男人的手上的东西还要第二次挥舞下来,乔奕森的眼睛里已经走了一层的血光,他直接钳住了男人的手腕,直接抢过了他手上的东西。

    乔奕森的力道和他没有在一个等同的平面上,更何况这个时候乔奕森已经红了眼睛。

    他虽然不曾爱过安茜,但是也早就已经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妹妹,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他拿着男人手上的东西,第一下挥舞下的时候,这个瞎子的头就有了一个凹陷,有血液骤然喷涌而出,他惨叫着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可是这个时候的乔奕森哪里还能听得进去他的话,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残忍和杀意,他第二下并没有打在他的头上,这个时候的乔奕森还是有一点的理智。

    他知道这个时候的男人虽然可恶,但是他应该怎么样的审判,应该交给警察。他胸膛里有一种无法散去的恶气,他第二下第三下都打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只听到骨头断裂的声响。

    应该是肋骨折了。

    这个半瞎已经吓傻了,他抱着乔奕森的小腿,一边吐血一遍求饶,可是当他发现乔奕森根本就不会因为他的求饶停手的时候,他转眼之间看到了旁边的安茜。

    “哎呦,你要是再和我这样浪费时间,你的那个小娘子就要死了!”

    乔奕森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安茜的情况,他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安茜的身边,安茜则像是傻了一样,呆呆的坐在原地,看起来十分的反常。

    乔奕森摸了摸安茜的脸颊,又探了探她的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

    “茜茜,你和弈森哥哥说一句话,你怎么了?”

    安茜的眼神木讷的移到了乔奕森的脸上,好像是已经被打的傻掉了的样子。

    “我觉得我的头很痛,弈森哥哥,你救救我……”

    安茜的头上肿起来一个巨大的的包,她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痛苦。乔奕森还是第一次在安茜的眼睛里看到这样的情绪。

    这个躺在地上的男人成功的摧毁了安茜心里的完全纯净,让她亲眼见识到了人心的肮脏和险恶。

    乔奕森还想骗她说这只是在演戏,可是他说不出口,他一次次的欺骗安茜,真的好么?

    原本紧紧闭合的房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打开了,乔奕森的眼神投过去,是安伯勋和安平。

    他们看到这屋里脏兮兮的一切,眼中走着十分的震惊,尤其是在看到安茜的眼泪和她头上的红肿。

    安茜看到安伯勋的瞬间,她的眼泪一滴滴的顺着自己的脸颊流下来,她说“爸爸,我要回去。”

    安伯勋的心脏都因为安茜的眼泪一阵阵的抽痛,他走到安茜的身边,把自己的女儿抱起来,看都没有看旁边的乔奕森和在地上苦苦呻吟的瞎眼男人一下。

    在这个父亲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女儿重要。

    “不要哭了,我带你回家。”

    安伯勋抱骨瘦如柴的安茜上了车,他没有一句指责,其实今天的事情,如果安茜要是没有自己偷偷的跑出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情况。

    但是安伯勋舍不得说她一句。从以前到现在都舍不得,这是一个慈父对于女儿的爱。

    乔奕森看着安茜在安伯勋的怀里恢复了平静,然后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睡了过去。

    安平倒是没有说什么,他看着地上的男人问乔奕森“是这个人对茜茜下的手?是他打了茜茜?”

    乔奕森点了点头,他本以为安平会上来动手打他,结果安平只是恶狠狠的瞪了眼前的男人一眼“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