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的脸也实在是好看
    安伯勋在安茜的手机上装了检查gps定位系统,当年他这样做只是害怕会出什么意外,没想到今天倒还是真的用上了。

    他看着电脑上的红点停在一个位置,那个附近在城南,已经属于荒郊野岭,安茜是绝对不可能自己跑到那种地方去的。

    安伯勋不是没有想过这会不会是乔奕森的安排,毕竟乔奕森也不是第一次带着安茜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

    可是安伯勋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乔奕森就算是再胆大包天,就算是再想满足茜茜的好奇心,也不会带她到这种没有任何风景,只是一片荒芜的垃圾堆里面去。

    乔奕森不是这样的人,他也是贵族,他的生活绝对不是处在这种低级又脏乱的范围。

    安伯勋又想到了今天乔奕森也不见了踪影,他的心中涌出来一个不好的念头:会不会是茜茜去找乔奕森,然后中间乔奕森也遇到了危险,之后两个人就都被人掳走了?

    安伯勋感觉到一阵的心惊胆战,乔奕森和安茜已经失踪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要是这个绑匪是为了钱的话应该早就已经打电话过来了。不会到了现在还没有一点的动静。

    那么如果乔奕森和安茜真的是被人绑架了的话,很可能对方是想要他们两个人的命。????“来人,去这个地方,马上!”

    安伯勋甚至没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思绪,?他的脑袋里满满的混乱,安平不可能像安伯勋那样想的这么的多,他还有点蠢得问了一句:“爸,你这么着急干嘛?不是已经有了茜茜的下落?”

    “你今天实在是太过于反常了,爸。”

    安伯勋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安平一眼,他怎么会有这么一个蠢儿子?

    竟然连一点的危机感都没有。

    安伯勋这个时候也已经没有了时间和他解释,?他只是说了一句:“马上和我上车,快,不然的话茜茜可能就没有命了。”

    安平一时间整个人都愣了,他有些腿软:“爸,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茜茜怎么就会出事了?”

    安伯勋一脚把安平踹上了车:“车上再说话。”

    路上司机已经开的很快,可是安伯勋还是觉得不够,他一个劲的催促:“快一点,再快一点!”

    安平看着司机额间的汗水,他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你下来,让我来开。”

    安伯勋从来都不信任自己这个混吃等死的儿子:“你不要胡闹,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么?茜茜可能已经遇到意外了。”

    安平有些委屈。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这么看不起他,更没有想明白安茜为什么就在自己父亲的推断下是有意外发生。

    “你信我,我能够用最快的速度到目的地。”

    以前的时候,安平就是一个人五人六的富家子弟。他的日常就是飙车把妹泡吧,这种事情上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他。

    安伯勋拍了拍司机的肩膀:“算了,让他来吧。”

    安平坐在驾驶位置上,脚上一个油门,车子就飞快的窜了出去。安伯勋表面上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心里还是被吓了一跳。

    安平的车技还算是可以,他在大马路上横冲直撞。不知道究竟是闯了几个红灯,但是他一点也不在意,有警车在他的身后追逐。

    安平抽了空对安伯勋说了一句:“爸,他们这些人是不是太烦了,你可以黑你警察局的朋友打个招呼让他们别追了么?”

    安伯勋看了一眼身后行驶极速的警车,他的眼睛里带了点不明意味的光:“不用,让他们追,这个速度他们不可能会影响到我们。”

    安伯勋这个时候已经想的十分的清楚了。他现在要把车开到目的地,顺便也要把警察也带过去。

    他的手下虽然已经接受到了他的指令,但是安平开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没有几个人能够追的上。

    如果到了那里发现劫匪人数巨大,他也是不能够保证茜茜的安全。

    要说安平开车的技术也是神了,每每在车子马上就要装上前面的建筑物的时候,总是能够一个漂移躲避过去。

    平日里需要一个小时后的车程,他愣生生用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到了。

    ……

    乔奕森说:“虽然看样子你现在是绑架了我,但是你的心早就被你自己绑架了,你已经看不到什么是人性,你也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善良……”

    乔奕森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是为了把这个人的目光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这个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虐待他,但是他绝对不能够对安茜下手。

    安茜实在是太过于脆弱了,脆弱到不能够经受得起任何一点的磕碰。她这个玻璃杯上已经满满的都是裂痕。

    再也经受不了一点的伤害了。

    乔奕森的话也如愿以偿的刺激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表情有几分的歇斯底里,他面对着乔奕森的时候,虽然十分的怨恨,但也十分的畏惧。

    毕竟一个老鼠就算是外被绑的结结实实的狮子面前。也是同样会感觉到十分的恐惧,他只要张开嘴,就能把他吓得快要尿裤子。

    这个半瞎看着乔奕森额上的青筋,已经不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还是十分在意乔奕森的话,万一乔奕森还留了一手怎么办?

    他现在手上是有一把刀,但是听上次自己的哥哥说,他手上有一把手枪但是还是没有能够奈何得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生怕乔奕森也会这样像对自己的大哥那样,活生生打死。

    他的眼睛又落在了乔奕森身边的安茜身上,他的眼睛里精光闪烁:“虽然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好像是已经快要不行了的样子,就算她的肚子上有个恶心的毒瘤,但是她的脸也是实在的好看……我也不是不能够吃的下去的……”

    他一步步的走紧安茜,他脸上又慢慢浮现出那种恶心又可怕的**:“这个小姑娘,我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过男人吧……”

    说着,他的手伸进了安茜的裙子,黑漆漆的手十分的恶心。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