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弈森哥哥,我相信你
    安茜哪里是喜欢秃头,只是因为自己身体的愿意没有选择罢了,安茜以前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那一头长发。

    安茜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她以前的时候从没见过这样恶心的人,专门挑别人的痛处下嘴。

    “我还不会像你这种人一样,你还不洗澡全身上下都是恶臭难闻呢。”

    安茜的这一句话极大地刺激了眼前的男人,瞎眼仔以前的时候也算是人模狗样,但是他这个人就很奇怪了,他们两个兄弟,他是上了大学出来的,身上有那么一种傲气,但是无奈做什么不成什么……

    后来也不愿意去上班,总觉得自己能成一番大事,可是奈何屡战屡败,直接把自己家里所有的资产都败光了,他一蹶不振就窝在自己的家里不肯出门,靠着自己这个五迷三道的哥哥养着。

    后来他这个哥哥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竟然走上了这条道上,他抢来的东西卖了也还能勉强维持家用,他就像个蛀虫一样的活着,可是现在他这个哥哥也死了。他要是再不动动,可能就要真的饿死在家里了。

    瞎眼仔他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嗓子:“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我可是我们村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你知道我多么风光么?你知道他们多么羡慕我么?”

    “就是因为外面的人都不认可我是个天才,才会造成现在的这个局面,你懂个屁!”????瞎眼仔从墙上扯下来一张照片扔到安茜的手上:“你看到了么?这个人就是我问,这个在大学里演讲的人就是我,你有什么可以看不上我的?你不就是有几个钱?你一样还是个下贱的表子。”

    安茜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间就这样歇斯底里,她往乔弈森的身后缩了缩:“奕森哥哥他是不是疯了?还是我说错话了?”

    乔弈森看了眼身后的安茜,说道:“你没有说错话,就是他这个人不太正常,你不用理会他。”

    她在这个男人发疯的时候,已经开始尝试一点点的解开自己手腕上的绳索,只要一点点……他就能解开了。

    这个时候的瞎眼仔眼睛里都是疯狂,他一把揪住了安茜:“你刚刚说的话是不是看不起我》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我告诉你我不是你能够随意嘲讽的人,我原本刚刚想要放过你的,因为你是个我不喜欢的秃子,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男人狞笑着开始撕扯安茜的衣裳:“你不是看不起我?我就偏偏要让你看不起的男人玩弄你,你是不是觉得十分开心了?”

    安茜吓坏了,她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想脱自己的衣服,她的心脏扑通通的狂跳,她看向乔弈森:“奕森哥哥,奕森哥哥……”

    男人的手已经解开了安茜衣裳的扣子,他打开安茜的衣裳正好就看到了安茜肚子上一个巨大的瘤化物。

    巨大的肿瘤上覆盖着红肿的青筋,看起来十分的恶心,男人往后退了一步:“这是什么怪物?你这是得了绝症?”

    安茜这个时候已经吓坏了,但她想要活下去,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可能承受得了下次,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想让自己稳定下来。

    乔奕森看到安茜的小腹的时候,也是有一瞬间的愣神,他没想到在这短短的几天之中,安茜的身体竟然已经恶化到了这种地步。

    没有药物的控制,再加上安茜身体本身就免疫力极差,她的病一发不可收拾,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安茜侧着身子:“这不是什么怪物,这是我的孩子。”

    乔奕森的呼吸一窒,这么久了,安茜还是单纯的相信大家的这个谎言,乔奕森知道这个谎言极其容易被戳破,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会是现在。

    果不其然,瞎眼男的嘴边满满的都是嘲讽:“你这是什么孩子?你这明明就是个恶性肿瘤,你知道么你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哈哈哈……”

    “你看看你的头发掉的,已经成了个光头,你自己不知道么?你不会是个傻子吧?”

    男人的声音满满的都是恶意,好像是不希望自己身边能有任何一个人过的幸福一样,他的一张恶心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丑陋的嘲笑。

    乔奕森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本来不应该说话引起这个人的注意,但是他忍不住,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安茜受到这样的委屈。

    她的世界本来就不应该有这些阴霾,乔奕森忽然之间感觉到害怕,因为这份单纯眼看就要被这种下/贱的人染指了。

    安茜的声音有了些颤抖:“你骗我,这就是我的宝宝,爸爸说了,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反应,每个妈妈都会经历……”

    男人仿佛像是听到了笑话:“你一定是在说笑话,你这个就是肿瘤,你知道么?我看你的样子估计也是活不久了,你以前和别的男人睡过么?”

    “我看着你喘气都困难的样子,实在是不像能够让别人欢喜的样子……”

    他满嘴的污言秽语,乔奕森听的额间青筋冒起,他对安茜说:“茜茜你不要听他胡说,你知道么我们这些爱你的人说出来的话才能相信。”

    安茜愣愣的看着乔奕森,她的眼睛里好像是有挣扎,但是最后都还是化成了一团的纯净:“弈森哥哥,我相信你。”

    乔奕森看到安茜这个反应。忽然之间松了一口气,?他的眼神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阴狠:“你最好不要再胡言乱语,不然的话你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乔奕森的话杀气极重,哪怕是他现在双手双脚都被死死的束缚,也让眼前的这个男人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惧。

    他颤颤巍巍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到了现在已经是命都落在了我的手上,你还有什么可以嚣张的?”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