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好看,十分好看
    其实瞎眼仔也不清楚这个女人和乔弈森究竟是有什么关系,但是能够进乔弈森的前妻病房的人,应该怎么说都是对乔家很重要的人。

    他怀着这样心情吧安茜也绑来了。

    乔弈森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把安茜带来的,毕竟安茜本应该在安家收到重重保护的,他可不认为这邋遢的男人有可能会从安家抢人。

    安伯勋这个时候已经急的头冒青烟,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女儿可以说是心头的一块肉,现在安茜不知所踪,以前的时候,她在偷跑出去之后还会接电话避免他们担心,可这次,什么都没有。

    安伯勋没有一点安茜的消息,就算是按照安平说的那样,安茜是去找乔弈森了,那么乔弈森不是茜茜那样小孩子心性的人,就算是昨天他们之间可能会因为在餐桌上略微有些口舌,乔弈森也不会直接不接电话啊。

    他这个孩子一向是最能够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安伯勋的连着越发难看起来,他的眼睛里逐渐蔓延出了火气,他说:“来人,去查乔弈森昨天的动态,还有他现在在哪里也查出来。”

    ……????瞎眼仔的药量下的并不算多,他正在和乔弈森说着那些无所谓的话的时候,安茜醒了。

    在黑漆漆肮脏的屋子里,安茜的一双眼睛显得极为明亮,明亮的几乎能够晃疼人的眼睛。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茜的声音在乔弈森的身边响起,乔弈森回过头来看着安茜,安抚道:“没什么,奕森哥哥在你身边。”

    瞎眼仔这个时候才发现被自己绑架过来的女孩是有多么好看,雪白雪白的皮肤,一头乌黑的头发直到腰间,纤长的睫毛还有殷红的小嘴,怎么看都是一张美丽的不可多得的脸孔。

    他的想法忽然之间夹杂了肮脏的**,他看着满脸迷茫的安茜,他呵呵的笑着:“果然有钱人家的女人就是和我们这些人看到的不一样,怎么能够好看到这种地步?”

    安茜这个时候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看向眼前的男人,她不知道现在自己正在面临着一种什么样的窘境,竟然以为他是在夸自己,她笑了笑:“谢谢夸奖了。”

    乔弈森说:“安茜你躲到我的身后面来。”

    乔弈森这个时候已经能够看出眼前的这个男人的眼睛里已经慢慢的涌现出熟悉的又恶心的痴迷,这样的眼神他以前的在宋舟鸿对待阮小溪的眼神里见到过,那不是喜欢,那是毁灭。

    男人霍霍的笑:“这个小娘们儿还真的是识趣,我真的是太喜欢了,太喜欢了……”

    他对乔弈森说:“我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个最能够让你感觉到痛苦的事情,我要当着你的面玩了这个小姑娘,我玩着你看着,怎么样?”

    乔弈森的血液都凉了,他咬着牙说道:“我其实一直都搞不明白,你把我绑架到这个地方来,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为你的哥哥报仇?还是想要钱?你要是想要钱的话,我可以直接给你。”

    “多少都可以。”

    男人的眼睛了精光闪烁:“你别想骗我了,昨天的时候不是也有个女人绑架了你喜欢的人,威胁你要钱么?结果怎么样,她拿到钱了么?她不但没有拿到,还死了。”

    “所以说我现在绑架你们,我不要钱,我就要你们难受,痛苦,好好的体会一下我哥在死之前的绝望,我就折磨死你们,哈哈哈……”

    他的笑声癫狂,安茜吓到了,她哭丧着脸问乔弈森:“奕森哥哥,他究竟是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嗯?”

    乔弈森的现在心脏一阵狂跳,他停止过和男人的话,眼神逐渐变得阴冷,就安茜现在的身体状况,是绝对不可能和男人一起,只要一尝禁/果,她的身体绝对会不堪重荷。

    只是现在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呢?

    瞎眼仔这个时候已经摩擦着手一步步对着安茜走过来了,他的嘴边是下流的话语:“这个小娘子,你知道么?我刚刚话里的意思就是和你一起玩一些大人们才会玩的游戏,你要是伺候好我了,我可能还不会杀了你。”

    “我说不定还会把你留在我的身边,给我生崽子。”

    安茜的眼睛里逐渐惊慌:“可是茜茜已经怀孕了,是不能再生宝宝了。”

    乔弈森忽然间想起来安茜肚子上的肿瘤,他说:“你大可以对她做什么,只要你不怕有什么病传染到你的身上。”

    “你看她的头发好看吧。”

    瞎眼仔因为乔弈森刚刚的那句话犹豫了,他看着安茜的头发,柔顺乌黑靓丽,他点点头说道:“好看,十分好看。”

    乔弈森的嘴角露出一点无可奈何,他说:“你可以试着去扯下她的头发。”

    安茜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崩溃:“奕森哥哥,我不要别人碰我的头发,我不要!”

    瞎眼仔是不会在乎安茜的挣扎反抗的,他的手摸上了女人的头发,忽然他感觉到了有些不对,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头好像和普通人的头皮不太一样?他手上微微用力,竟然直接把这一头长发扯了下来。

    瞎眼仔自己也吓到了,尤其是对上安茜那光秃秃的脑袋,刚刚他产生的那一点点的**完全消失不见:“我的妈,竟然是个秃子!吓死我了!”

    安茜没有了假发,她的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淌:“你把我的头发还给我……”

    安茜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喘不上来气,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奕森哥哥,爸爸,哥哥救我……”

    乔弈森被安茜的眼泪刺激的心痛的不能自已,他被绑住的手在身后一点点的靠近了安茜,握住她一根手指,轻轻地揉捏:“不要哭了,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安茜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泪水,但被乔弈森这样一安慰,她终于还是稳定了很多。

    瞎眼仔看着两个人郎情妾意,嘲讽到:“你们这种人竟然还有这种奇怪的爱好,女孩子家家竟然会喜欢秃头?”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