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他的前妻
    安茜终于问了:“爸爸哥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奕森哥哥真的是因为喜欢我才娶我的么?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并不爱我呢?”

    安伯勋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茜茜,你每一天都在胡思乱想什么?奕森怎么可能会不爱你呢?就因为刚刚他救了那个女人么?”

    安茜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不是震惊于乔弈森救了那个人,而是乔弈森为了救那个人所做的一切。

    安伯勋说:“其实乔弈森这个孩子心地还是十分不错的,你要知道他救下那个人可能就是责任心而已。”

    安茜点点头,像是勉强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安茜以前的时候大多数都是愿意自己被欺骗,但是这次她并不愿意了,他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她在车上的时候已经定下了第二天的行程,她决定自己去一趟医院,看看这个乔弈森的前妻。

    晚上,安茜查了很多的资料,她知道了这个女人的名字,是叫阮小溪。

    她看着往上一张张偷/拍下来的阮小溪的照片,她的眼睛里有了许多好奇的光,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爱了,一点也不浓妆艳抹,和以前她在网络上查到了的和乔弈森走在一起的那些女人完全都不一样。????安茜很少上网一是她没有什么兴趣,二是她的父亲哥哥不希望她遭到辐射。他们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一块容易碎掉的玉石来对待的。

    第二天一大早,安茜就偷偷的从家中溜了出去,身形很轻,一般的人不容易发现她的行踪,她的眼睛里十分的明亮,踏上了这次的征程。

    安茜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看着自己一直忽闪忽闪亮的手机,她一声轻笑,偶尔也让她任性一次,不让自己的爸爸和哥哥找到吧。

    她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医院,打听到了阮小溪的病房是哪一个。

    阮小溪昨天经过急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这一次次的急病已经影响到了她的身体,如果不卧床好好休养调理,恐怕也不能够长久。

    安茜以前在听到自己可能随时会死的时候都没有一点的感觉,但是她听到别人的身体状况的时候,却忍不住难受了。

    她睁着一双黑露露的眼睛走到了阮小溪的病房旁边,因为一开始的时候阮小溪是当做囚犯来对待的,后来乔弈森的态度让阮小溪的待遇发生了变化,她的门口围了大批的警察。

    安茜走到门前的时候,看着团团的警察有些好奇的问:“请问这个是阮小溪小姐的病房么?”

    有人铿锵有力的回答:“是。”

    “那我能进去看望么?”

    一干警察听了她这话都皱了眉毛:“小妹妹,你要进去干什么啊?”

    安茜的眼睛里有点微光,她撒了个谎:“我要进去看看我的嫂子。我是乔弈森的弟妹。”

    一干人面面相觑,乔家的人不是那么容易能拒之门外的,他们低头商量了两句:“好像乔弈森是有个弟弟来的,他弟弟好像也有个媳妇。”

    几个人上上下下扫了安茜几眼,这个女人看起来十分的瘦弱,一点都不像是有什么杀伤力的样子。

    最后也不知道他们是倒在了安茜的石榴裙下,还是耐不住乔家的人的这个名头,退了两步回答:“我们知道了,你进去吧。”

    安茜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容易,她嘴角的笑容几乎都能挂到耳边:“谢谢哥哥们。”

    她这一声哥哥们,让几个大男人红了脸,恍惚中有种初恋的感觉。

    阮小溪在窝里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她这个时候还在发着高烧,她隐约听到外面的人说她是乔弈森的弟妹。阮小溪心想难道是程琳来了?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没想到却看到一张不太熟悉的脸。

    安茜走到阮小溪的床边,她的眼睛里全部都是好奇:“你就是乔弈森的前妻么?”

    她这个话说的并不好听。甚至要是小肚鸡肠的人听到了可能还会和她翻脸,什么叫你是不是乔弈森的前妻?显得人就像是个弃妇一样。

    但是阮小溪并没有露出一点的不悦,在她开口的时候,阮小溪就隐约能够感觉到这个人是谁了。而且她并没有在这个女孩子的语气之中听到什么诋毁鄙视的意思。

    她点点头,回答道:“我就是他的前妻。”

    安茜的眼睛亮了亮:“果然是你,你知道么你本人要比照片上还要好看,真的是个大美女!”

    阮小溪有些尴尬的笑笑,她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平凡的长相,远远没有她说的那么惊艳,这点自知之明阮小溪还是有的。

    “我……其实就是普通人吧。”

    安茜摇了摇头:“我是真的觉得你十分好看,你比起那些妖艳的看不出自己原本样子的女人好看上千倍万倍哦,至少在我的眼光里是这样的。”

    阮小溪也只能勉强的点点头:“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她忽然觉得自己不知道怎么和这样的女孩子聊天,因为她实在是一点也不懂的隐藏,这让在成人的虚伪世界中生活的久了的阮小溪有些难以招架。

    还有就是……安茜把她夸得不好意思了。

    安茜坐在阮小溪的身边,她说:“姐姐,我想问你,你和奕森哥哥分手是不是有原因的?是不是我的爸爸在中间做了些什么?让你们分手了?”

    安茜问的还真的是没有一点遮掩,阮小溪一时间愣了。

    安茜这个时候忽然之间想到自己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她慌慌的开口:“哦,对了,我叫安茜,是……乔弈森现在的未婚妻。”

    阮小溪虽然知道安茜不是有意,但还是被她的这句话刺痛了心。

    “我知道了。”

    阮小溪回答的有些懵,但随之而来的是安茜一个又一个让她不知所措的问题:“姐姐,我看着其实你和奕森哥哥还是很恩爱的,为什么要离婚呢?”

    “姐姐,所以说你是不是有苦衷的?你告诉我,我帮你做主。”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