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们为什么分开
    其实她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人们都愿意骗她,安茜也就乐于被欺骗了,就像很多事情,安茜能够十分明显的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她一次都没有说起来过。

    大家说什么她就相信什么,她知道人们都还是爱她的,就连谎言也是善意的。就像她的奕森哥哥说爱她一样。分明就是谎言,但是安茜听到了之后还是心甘情愿的被欺骗。

    乔弈森抱着阮小溪回到了医院,阮小溪被送进了病房,乔弈森看着病房的门。他没有走,很多人也不敢走,就比如说h市的局座,他站在乔弈森的身边和他一起深沉的望着病房的门。

    很久,乔弈森他才问了一句:“刚刚是谁说的开枪?”

    那局长看着乔弈森的表情十分的恐惧,他忙得甩锅:“是他,是他。”

    乔弈森毕竟是h市的金融大鳄,和平常的人毕竟是不一样的,就算是市长来了也要敬他三分,更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局长了。

    那谈判员被推到明面上来,他还有几分的不服气。

    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只当乔弈森是个什么难缠的家属,就是手上有几个破钱就为非作歹,谁也看不进眼里。????“对了,就是我又能怎么样?你还能杀了我么?”

    乔弈森看着这儿梗着脖子的年轻人,他脸上带出来几分阴冷,如果不是杀人犯法,他能直接把这个人的脖子拧断。

    “你应该庆幸他没有出什么事,不然是个你都不够给她偿命的。”

    那谈判员被乔弈森的话震惊到了,他指着乔弈森的鼻子喊:“你们听到他说的话了么?还不快把这个人抓起来,这个可是个危险人物啊,你看他说的话简直都能说的上是威胁了,还有没有人管啊。”

    乔弈森阴淮淮的听着他聒噪:“实在是抱歉了,看来并没有人管。”

    乔弈森一个耳光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这一巴掌是告诉你,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做人就算是逞强好胜也应该有个度,别随便拿着别人的爱人的生命开玩笑。”

    周围很多人看着他被打,没有一个人敢为他出头。除了他没有人不知道乔弈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就说他呼风唤雨也不为过。

    那人被打了,瞬间急了眼:“你知道什么?我本来就是专业的,你懂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本来就应该是我出手的,你自己妨碍公务发生了意外,就算人质真的是死了,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局长有些冷,他擦了把头上的冷汗,把这个小年轻往后退了退:“乔总,您别生气,他年纪还小不懂事您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这样显得您也跌面不是么?”

    乔弈森的话没有说完,他的眼睛里都是冷意:“我倒是没有看到他不懂事,我看他这是不识好歹。”

    乔弈森原本是不打算追究了,但那小子倒还不依不饶了,非要向乔弈森讨个说法。

    “这原本就是我的案子,你这等于是越俎代庖,你知不知道?”

    局长听了他这些话,一张老脸都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放了,他让人把这人拖了下去,拖下去的时候他还在一直不停的叫唤。乔弈森的脸色未变,只是有些若有所思。

    局长说:“这孩子家里有点背景,惯出来的毛病。”

    乔弈森当时没有说什么,他的心思也没有在这小屁孩身上,他在医院门口等了一会,过了一会有人出来告诉乔弈森阮小溪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她暂时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乔弈森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乔弈森又想到了解慕,他的眼睛里有浓郁的化不开的阴冷,最后还是直接离开了。

    乔弈森给安茜打了个电话,解释了今天他发生了一些意外。

    安茜问他:“你今天去做什么了?听起来很累。”

    乔弈森淡淡的笑了,他说:“没什么,就是一些生意的事情。”

    安茜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她今天有些累了,和乔弈森并没有聊多久就挂断了电话。她在回来的路上没有忍住问了安平一句:“刚刚奕森哥哥救得那个人是谁啊?”

    安平吓得手上一抖,差点让一家三口都死在路上。

    “她她她……应该是乔弈森的姐姐吧,不然的话还能是谁?你看他担心的那个样子一看就是家人啊。”

    安茜闷闷的“嗯”了一声,她清楚的记得乔弈森是没有姐姐的,刚刚那个女人看起来那么的瘦小娇弱,看起来也不像是姐姐的样子,安茜心里已经模糊的有些些想法,这个人应该就是乔弈森的前妻吧。

    安茜有些好奇,既然奕森哥哥这么喜欢这个女人,为什么又会同意和她结婚呢?两个人为什么会分开呢?

    安茜有些不明白,难道是因为自己么?奕森哥哥因为想要满足自己的一个愿望,所以才委曲求全的和自己结婚的么?

    安茜的心里忽然一痛,并不是因为乔弈森不爱她,而是因为乔弈森的委屈。安茜从小到大从没有有产生过嫉妒的心理,她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嫉妒。从某些程度上来讲,安茜现在之所以会这样的温婉,出去家人的保护,也是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她性格使然。

    安茜有些难受,她不想因为自己变成别人的包袱。其实她也并不是十分想要一个婚礼,她最想要的是身边的每个人都能够幸福。

    安伯勋和安平其实都误会了安茜的想法,他们因为自己想象中的美好让每个人的身上都多了一个枷锁。

    阮小溪就算是对乔弈森有情也不敢表露,乔弈森因为同情还有报复冲动和安茜结婚。安伯勋和安平也要每天都担心害怕阮小溪会不会说什么影响了乔弈森的选择。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安茜好像也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这些伎俩变得幸福。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