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只在乎阮小溪
    谈判专家摇摇头:“他能是谁?别管是谁也不能随意夸下这样的海口啊,他这样一说暂时是稳定了挟持人,但还是一会他还没有见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不就发疯了么?”

    他正说着,一辆呼啸而过的直升机就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而来,巨大的噪音扰的他的耳朵开始一阵阵嘶鸣。他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有几分的不可置信,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直升机来的时候带了巨大的卷风,把人们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

    谈判员的头发留的半长,这个时候全部都护在了自己脸上,带了点无法传导的静电,摸上去话有点噼里啪啦的声响。

    乔弈森的接了个电话,曾宝琴听不到他究竟是说了些什么,但是看他的嘴型应该是说一切都办好了。

    乔弈森挂断了电话:“我念在你也曾经是小溪的母亲,你也是度度的亲外婆的份上那,我今天让你拿着钱走,但是你一定要保证小溪的安全,不然的话你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杀了你。”

    乔弈森说这话的时候,身边还有很多的警务人员,每个人都皱了皱眉,只当他是在逞能的玩笑。

    但是只有曾宝琴一个人直直的面对了乔弈森的眼,男人眼中的冰冷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就服了软:“好,我知道了。”????曾宝琴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疯狂了,在一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他可能会做出来很多看起来像是不要命的举动,死就死了,有什么放不下,有什么觉得可惜的呢?

    但是一旦她得到了,她一想到自己还有五千万的存款,想到自己以后还有大把奢侈的生活,她就束手束脚了。

    乔弈森其实也并不在乎这五千万,要是这笔钱能够彻底打发了这个疯女人,他觉得倒也值得。

    直升机已经停留在了三个人的上方,已经有梯子扔了下来,曾宝琴抓住了绳索,她现在是绝对不敢放开阮小溪的,要是能让阮小溪离开,也绝对是要在她彻底的上了飞机之后。

    乔弈森很清楚的明白这一点,曾宝琴的本意就不是要阮小溪的命,他就是想要钱而已。你要是给了她这笔钱,她还不一定真的敢下手。

    只要你不真的去逼她。

    那谈判手看着曾宝琴带着阮小溪一点点的爬上飞机,他的心被揪的死死的:“局长,您看看这怎么像话?这不是等于变相的激励市民犯罪么?”

    “这个疯女人做出这种事情来,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还这样长扬而去,您说这怎么能行呢?”

    局长已经被他烦的有些恼了:“那你说怎么办呢?”

    他说:“趁现在快点开枪,让人找准她直接击毙啊!”

    他喊的声音有些大,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的神经都是蹦的很紧,每个人都在等自己的长官一声令下,谈判员的位置和局座实在是太近了,他的声音直接传到了局长的通讯仪器之中。

    只听到一声枪响,整个场面就混乱了。

    因为原本曾宝琴就是在空中摇晃,准头本身就不好打,这一声枪响直接让她吓破了胆子,手上一送带着阮小溪就直接从爬梯上摔了下来。

    阮小溪的腿在之前就是有伤,被摔了这么一下,她的声音里带了十分的痛苦,皱着眉被曾宝琴死死地钳在怀里。

    乔弈森原本眼看着要就要成功了,一瞬间功亏一篑。他吼道:“怎么回事?是谁开的枪?”

    如果可以,乔弈森在这一秒几乎想毁天灭地。

    那局长一脚就把那个已经吓坏了的谈判员踹到了一边:“你他妈是干什么吃的?就会添乱,究竟是谁请你过来的?赶紧让他滚蛋!”

    曾宝琴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她战战兢兢的看着乔弈森:“你竟然让人开枪打我,你看来就是不想让我好了,你是想趁机杀了我,是不是!你心疼那五千万!”

    乔弈森百口莫辩。

    “你可别忘了阮小溪还在我的手机里,你难道就想让她死么?”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呼吸急促,头顶上满满的都是黄豆大的汗珠,他的眼睛里有了几分焦躁:“曾宝琴,我并不在乎这笔钱,你要相信我我刚刚没有让任何人开枪击杀你,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忽然之间这么做,我也不清楚。”

    “不过你现在可以直接上直升机,已经不可能有人再伤害你了。”

    曾宝琴哪里还敢相信乔弈森的话:“你还想让我上去一次,你是不是还在直升机里安排了别人?等到我一放阮小溪下来,你就让他直接杀了我?”

    曾宝琴的被迫害妄想症犯了,她死死的抱着阮小溪,不肯松手。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的脸色,昨天的时候就已经有医生告诉他,阮小溪的身体现在出了很大的问题,长期的操劳抑郁加上腿伤,最近又受了刺激和风寒,原本看上去好像是没什么关系的小病,但是因为阮小溪在这之前的底子就已经不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休克。如果医治不当还可能会死亡。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的样子十分的焦急。她可能是要撑不住了。他忽然之间单膝跪地,对曾宝琴说:“我现在给你跪下,表示我的诚意,你大可以直接上直升机,或者你觉得阮小溪在我的心里不够资格,你也可以把人质换成是我。”

    乔弈森在跪下的时候,楼下的人群就爆发出了一阵惊讶声,他们以前的时候见到乔弈森都是在电视上,他那么光鲜亮丽光芒万丈,怎么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女人,和绑架犯下跪?

    曾宝琴看着乔弈森,她心中有了几分顾虑。她必须要尽快的离开这里,没不然可能就要没有时间机会了。

    乔弈森现在还会这么在意阮小溪的原因她不清楚,她不可能用乔弈森换阮小溪,因为一个但男人绝对没有那么容易控制。

    “好,我再勉强信你一次,如果要是还有人开枪,我就会在半空之中直接一刀把阮小溪结果了,我就算是死,也一定要拉上一个垫背的人。”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