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绝对不能够让她出事
    安茜看出来大家的表情都有些不对,忙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不用说了,我其实还不想去呢。”

    “奕森哥哥,你要是没有事了一定要记得打个电话告诉我。你千万不要不说话,不然的话我才会担心。”

    乔弈森感激的看了安茜一眼,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他在刚刚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就已经到了了一个临界点。阮小溪是最后的底线,他绝对不能够让她出事。

    他刚刚听说曾宝琴挟持了阮小溪的时候,只觉得这是什么天方夜谭,可是在他听到曾宝琴在电话那头疯子一样的笑声之后,他手脚冰凉。

    这个疯女人究竟要做些什么?

    乔弈森在走出安家大门之后,安伯勋和安平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笑容,安茜把他们的表情收入眼底:“爸爸,哥哥你们在干什么啊,我现在都很怀疑了,这到底是我的男朋友还是你们两个的男朋友?为什么你们好像比我还要在意的样子?”

    安平知道安茜实在调笑他们,可是谁也笑不出声来。

    安平最近在乔一鸣的那里慢慢的听说了乔弈森和阮小溪的曾经,他不由得觉得震撼,这样深沉炙热的感情,真的能够因为这一点点的误会终止么?????他终于开始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这样强烈的阻止乔弈森和阮小溪见面了,要是两个人一旦旧情复燃,肯定就没有茜茜什么事了。

    安伯勋说:“我们家茜茜实在是太傻了,所以爸爸和哥哥才会更费心,我们怕你受了委屈。”

    “不会啊,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你们也看到了,奕森哥哥从来都对我十分好的。”安茜的眼神中有了点憧憬:“只不过我总觉得他对我少了点什么,我也说不上来,但是也已经足够了,我很满意。”

    安平听了安茜的话只觉得一阵心酸,咬牙说:“不行,不行,我们不能就这么放过他,是他答应要陪茜茜的,怎么能就这么说走就走了?我们得去看看他究竟是做什么去了,是不是有正当的理由,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安伯勋倒是对安平不太认同:“算了吧,奕森不是那种人。”

    安平跺了跺脚:“不管,我就要跟去看看,茜茜你跟我一起去么?”

    安伯勋的脸色沉了下来:“平儿不要胡闹!”

    安茜看了眼自己爸爸的脸色,又看了眼自己的哥哥,她叹了口气:“爸爸,其实我也真的想要去看一眼,你能陪我们一起去看一眼么?”

    安伯勋看着安茜,他的眼神中有了几分无奈,他一向没有办法拒绝安茜,从以前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办法。

    “好吧。”

    ……

    乔弈森一路开车狂奔,压根没有注意到身后什么时候跟了另外的一辆车的。

    安茜他们跟在乔弈森的车后,三个人都被乔弈森不要命的开法吓到了,开始的时候安平是不相信乔弈森有什么非走不可的理由,现在他是相信了。

    只是现在几个人开始猜测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乔弈森变成这个样子,以他的稳重按理说是不会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情来的。

    安平开始的时候还能跟上,后来就渐渐地越来越远。

    安平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他这是在飙车么?”

    安伯勋看了眼车上的电子地图,他说了一句:“这是去市医院最近的路,我们直接去市医院。”

    “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会觉得他是去市医院呢?”安茜在旁边问道。

    “因为他刚刚在出门之前说了一句人命关天,而且你看看他走的路程和市中心百分之六十吻合,所以我推测他应该是去那里。”

    更重要的事,安伯勋以前的时候就对这条小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安茜小的时候,他经常会走这条路带着安茜去市医院。

    只是安伯勋还有一点想不明白,按理说乔弈森的父母都应该在国外治疗,难道是什么时候回国了?他也没有听说啊。

    那么乔弈森现在在去医院是要看谁呢?安伯勋在那个时候没有想到阮小溪的名字,因为他已经从一些门路知道乔弈森吧阮小溪送进了看守所。

    他心中虽然有几分不忍,但是能够让阮小溪在这短暂的一段时间安静下来,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乔弈森心中焦急,也知道了曾宝琴想要和他要一千万的事情,他立马带了电话给自己的助手,让他们准备一千万出来。要是能够保护了阮小溪,别说是一千万,就是要整乔家,乔弈森也会不由分说的给她。

    乔弈森赶到医院的时候,曾宝琴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她拖着阮小溪到了医院的顶楼。

    阮小溪现在还在昏迷之中,她的整张脸都是没有了血色的苍白,她还在发着高烧昏迷不醒,是硬生生被曾宝琴拖上来的。

    市医院的楼下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他们只听到曾宝琴的声音:“我不止要一千万了,太亏了,我要五千万,我还要一架直升机,直接带我走,不然我就杀了她,哈哈哈。”

    乔弈森看着曾宝琴怀中的阮小溪,她的脸上血色全无,压根就不能知道她现在究竟是生是死,曾宝琴是已经疯了,她还在一直叽叽喳喳不知道说些什么。

    楼下的民警和谈判专家已经到了,每个人都提起精力应对这个疯女人。

    乔弈森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紧急,他刚刚一到就被民警团团围住,有人和他说:“乔总,实在抱歉百忙中把你叫过来,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况好像只能您亲自出马了。”

    “您也不用真的带着那么多钱,我们的狙击手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找准时机就能直接把她击毙,不过她现在左摇右晃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我们害怕不小心误伤无辜,所以请您还是稍微稳住她。”

    乔弈森这个时候已经听不到这些话了,他心里全是焦虑,直到被身边的身推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

    “你好我是负责这次任务的谈判专家。”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