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希望你兑现承诺
    她在一间重护病房的门口看到了两个像是便衣警察的人,他们这种人就算是身上穿了一身的平常人衣裳,但是还是有中浩然正气夹在其中。

    曾宝琴在门口看了很久,终于在问了一个小护士之后,确认了里面的人就是阮小溪。

    哈,终于让她找到了。

    曾宝琴在一件病房中装作是打扫的样子,从他们的桌子上偷走了一把水果刀。她闷着头到了重症病房门口,刚刚要推开门进去,就被门外的人拦住了:“你是?”

    曾宝琴说:“我来打扫卫生。”

    其中一个人问她:“你们医院怎么回事?上午不是刚刚打扫完么?怎么这个时候又来?”

    “我们医院一向干净。”

    虽然其中一个人满脸都是怀疑,但还是让她进了屋子,在门子刚刚关闭的时候。两个人忽然间闻到了曾宝琴身上的一种臭味,那种臭味实在是太过于恶心。????就像是很久不洗澡又夹杂了点尿骚味的感觉。

    “等等!”

    有人一把拉住了曾宝琴的手臂:“你抬起头让我们看看。”

    这个医院可是市里最大的医院了,如果要是真的如此爱干净到了上午下午都要打扫的地步又怎么会让这样的一个邋遢的人留在医院里?

    曾宝琴有那么一瞬间的咬牙切齿,她明明已经快要成功了,她都已经看到了阮小溪的脸,就差最后一步了。她忽然间没了任何的理智,直接掏出刀就对着身后的劈砍。

    那警察很快的松了手,幸亏他反应及时,不然手指都会被削下来。

    曾宝琴急匆匆的跑到病床边,直接把刀子横在了阮小溪的脖子边上,那刀子极为锋利,只是贴上阮小溪的额脖颈,就已经出现了一道血痕。

    两个民警都被眼前的一切惊到了,他们掏出自己的枪:“你在干什么?快点放下你手上的刀!”

    曾宝琴那里肯听他们的话,她的眼睛里只有阮小溪一个人的存在,那对于她来说,就是大把大把的钞票,谁都没有办法阻挡她。

    曾宝琴说:“你们不要逼我,我可是随时都可能会杀了她,快把你们的枪收回去,快点!”

    那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收回了枪,现在的这个情况有些危险,眼前的这个暴徒看起来好像精神上也不太正常,万一真的发生什么意外……

    “我告诉你们,你们快点去给乔弈森打电话,你就说他如果不想要自己的女人就这么死了,就快点给我打钱过来,我也不多要他的,一千万!只要给了我一千万,再给我一辆车,我就不伤害这个小表子。”

    乔弈森接到电话的时候,安家刚刚做好了晚饭,是安伯勋下的厨,饭菜都是喷香,安茜坐在乔弈森的身边,满脸都是笑意。

    安平在她身边调侃:“你看着真的是女大不中留啊,有了男朋友就不要自己的爸爸和哥哥了,都不坐在当哥哥的身边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啊。”

    乔弈森也笑了,他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就发现自己的手机亮了,是个他没有见过的号码。

    安茜在他的身边说道:“哥,我讨厌你,快吃饭吧。”

    安平笑嘻嘻的说:“怎么了,这刚刚有男朋友就开始讨厌哥了?”

    乔弈森被这两个兄妹逗得笑了,他开始的时候直接挂断了这个电话,他不想打破这里的气氛,这种安定平和,是乔弈森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的了。

    可是刚刚挂断,手机就又一次亮了起来。安伯勋看着乔弈森,说道:“没什么,你先听听是什么事吧,万一不重要呢?”

    乔弈森不好意思的对安伯勋露出了个笑容,今天一天他实在都太失礼了。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乔弈森在接通了这个电话之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冻结了,他整个人像是被冻结在了原处,好像连呼吸都停止了。

    安茜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她在旁边小声的问了句:“奕森哥哥,是发生了什么么?”

    乔弈森没有回答她的话,他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好,我马上过来,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这句马上过来一落下,整个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安平说:“乔弈森你什么意思?我敬重你是我的大哥,但是你要是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茜茜在家里等了你一整天,你知道她几点就起床开始打扮么?”

    “我们要给你打电话叫你,她还拦着我们,你对得起她么?”

    乔弈森对安茜说:“对不起,茜茜。但是我现在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人命关天。”

    安茜看着乔弈森满脸的痛苦纠结,她虽然不舍的,但还是笑了:“这有什么!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就去忙啊,只是吃一顿饭而已,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啊。”

    安平的嘴唇都要咬出血来,哪里还有很多次机会,他的这个傻妹妹。

    安伯勋没有说话,他没有制止,也没有认同他离开。

    反而说道:“这样吧,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有什么事,但是想来应该也不是工作上的事,因为我这边没有接到任何乔家股市动荡的消息,你要是一定要走,就带上茜茜一起去吧。”

    乔弈森这可不是出去玩去的,阮小溪现在的情况危急,他不是带着人游山玩水去了。再说了如果那个时候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伤害到了茜茜又该怎么办?

    “对不起,我不能够答应。”乔弈森一边起身一边穿上自己的衣服:“但是请安伯父相信我,我现在不带着茜茜离开,绝对是为了茜茜好的。”

    安伯勋没有说话,只是眼中已经隐隐有了一点怒气,他觉得自己已经对于情谊足够宽容,但是也希望乔弈森不要太过分了。

    他希望他能安心下来好好的和茜茜结婚,好好的完成他的承诺,这个真的就这样困难么?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