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前妻也是妻
    曾宝琴一个人踢回了看守所,原本嘲讽她的人们变本加厉,毕竟刚刚乔弈森的那一脚实在是太过帅气,曾宝琴就像是个垃圾一样在黑暗的地牢中苟延残喘。

    “我说你是不是应该死心了?你看看人家看着你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条狗。”

    有人说:“这个曾宝琴也是可怜。你说她要是刚刚没有发疯,可能还有些救,好死不死被人们看到那样谋杀的场景,就算是前妻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不整死他就算是不错了。”

    “……”

    人们熙熙攘攘的声音让曾宝琴想要发疯,明明刚刚牢房的们已经打开了,可是她却还是没有能够出去,这个不行,这个不对。为什么刚刚那个小表子就出去了呢?是因为她快要死了么?

    曾宝琴的眼睛里一阵疯狂,不行,她也要出去,她不能够死在这阴暗的牢笼里,绝对不能。

    她忽然走到床边,她端着一个平时人们用来喝水的碗摔碎在地上。

    她捡起其中一块巨大的碎片,狠狠的划上了自己的手腕,转眼间通红的血就大片大片的流淌出来,染红了每一个人的眼睛。????这间监狱为首的人看了一眼猩红的血液,尖叫着开口:“天啊,你是疯了么?你是疯了么?竟然自杀?”

    曾宝琴也开始笑出声来,她摇摇晃晃的走到人群中:“你们不是想看我死么?我就给你们看,怎么样?开心了么?看到了么?”

    有人尖叫出声:“来人啊,这里有个人疯了,快来人啊,她自杀了。”

    这边的声响终究还是惊动了外面的狱警,有人把曾宝琴拉出去的视乎,她还在一个劲的疯笑:“哈哈哈,我还是出来了,你们看我出来了。”

    上救护车的时候,曾宝琴手脚并用的挣扎扭动,她的眼睛里是疯狂的笑意:“你看看我,我是多么厉害,我竟然靠自己从监狱里出来了。”

    她手腕上的血正在大量外流,挥舞着的时候溅落在医生的白大褂上,触目惊心。

    终于有人接受不了她的疯样子,在她的身上来了一针镇定剂。到了医院之后,她已经昏沉的晕了过去,她的失血量已经很严重,谁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够疯狂挣动的。

    这可能就是疯子的力量吧。

    曾宝琴被安排在了一个病房里,有专门的医护人员帮她稍微的清理了身体,不然的话就她肮脏程度,很有可能会导致伤口感染。

    曾宝琴第二一天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手上正被吊着一个血袋,她眼睛四处转动,她发现自己竟然被带出了看守所,她这是在医院里!

    天啊,她竟然终于逃出了那个地狱。

    曾宝琴这样想着,她的眼睛里隐约有了几分的笑意,她开始挣动自己的的身体,她要离开这个医院,她要获得自由。

    她这样想着就要拔掉手上的针头,可是刚刚有了动作,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有警察走进来:“你最好老实一点,别动什么鬼心思。”

    曾宝琴这才知道她根本没有离开那个监狱,只是从一个小的监狱,换到了一个更大的牢笼里罢了。

    这怎么能行?曾宝琴以前的疯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有被同屋的人逼得,这时候她重新来到了阳光下,只感觉到一阵的放松,精神上也稍微有些好转。

    她偷偷往屋外看了一眼,这外面是有两个狱警在守着,应该是怕她逃了,曾宝琴眼睛中闪过了点精光,他们总不可能一直都在门外等着,果不其然,等到中午的时候,其中的一个警察就去到一边打饭,门外就只剩下了一个。

    曾宝琴故意哎呦一声叫出了声音,门外的人听到屋里的动静,下意识就往里啊面看进来,只见曾宝琴不知道什么时候摔破了原本挂着的血袋,这个时候正苍白着一张脸趴在床上呻/吟惨叫,就像是快要死了一样。

    那小警察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结结巴巴的说:“你先挺住,我去帮你叫医生。”

    曾宝琴看着那人不见了身影,她一把就把自己的针头拔了下来,直接偷偷摸摸的溜出了病房。再次见到这外面的世界,曾宝琴觉得阳光都美好了很多。

    但是很快她就又想起来另外的一件事,她现在没钱了。

    她想起了自己的那个老头子阮少安好像她在这段在监狱的时间他经经常会来看望,但是她一想到阮少安那破破旧旧的衣裳就知道,现在的阮少安以经绝对不可能给他自己想要的那些物质基础。

    要是想弄到钱,还是要靠她自己。

    曾宝琴忽然想到昨天的时候,阮小溪好像也被送到了医院里,既然她被送到这里来,那么阮小溪肯定也不会例外。

    曾宝琴的眼睛里全部都是阴森的光芒:“太好了,太好了,这不就是一个钱袋子么?”

    从昨天乔弈森的态度能够看得出来,他对于阮小溪不是没有一点的感情了,只要她能够绑架了阮小溪,从乔弈森那里讹上一笔,再直接跑到国外去,肯定不会有人能够拿她有办法。到时候再销声匿迹,这不是最好的生活么?

    只是这样想着,曾宝琴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像已经真的实行了一样。

    她先是在医院里绕了两圈,她隐约看到医院里好像是发生了一些什么动乱,应该是已经发现她不见了吧。

    曾宝琴忍不住得意的笑出声来,她找了个杂物间藏了起来,她现在刚刚不见了踪影,一定不能直接动手,现在肯定是警察们查的最严的时候,先过上一会再说。

    她偷了医院清洁工的衣裳,穿在身上佝偻着一张背,因为这段时间他也在狱中吃了不少的苦,现在的曾宝琴装作一个邋遢的清洁工根本就不会有人怀疑。

    她知道这些人是不会把有犯人逃走的这种事在医院中公布,因为那样很有可能会造成很大程度上的恐慌。曾宝琴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所以在医院中大摇大摆的招摇。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