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前妻是什么样的人
    虽然这样想,但乔弈森还是连夜赶到了医院,重症监护室里他透着玻璃窗能够看到阮小溪苍白的脸。

    乔弈森十分后悔,就算是阮小溪已经不再爱他,那她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一直在不肯放下过去的人其实还是自己,越是纠缠不清,就越让自己显得狼狈。

    乔弈森在重镇监护室门外守了一夜,他腰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这段时间乔弈森的精神大量消耗,也没有好好的照料自己的身体,这会伤口可能是有些微微开裂。

    直到天亮,乔弈森才离开,他回到自己的家中,睡在他和阮小溪的床上,这屋子里好像是还有阮小溪存在过的痕迹,乔弈森头昏脑胀,竟然一闭眼就睡到了下午。

    等到乔弈森醒过来想起今天和安茜的约定的时候,他急匆匆的收整了自己,开车一路狂奔到了安茜家的别墅下面。

    虽然是已经紧赶慢赶,但是乔弈森到了安茜家中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四五点钟了,这个时间已经天色渐沉,日薄西山了。

    乔弈森气喘吁吁的推开了安家的门,就看到安茜正坐在沙发上,安伯勋和安平都在。

    安茜笑意盈盈的开口:‘我就说吧,我的奕森哥哥肯定是会来的,就算我不给他打电话,他也一定会记得。’

    乔弈森被安伯勋的视线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解释道:“我昨天晚上因为些事情,整夜未眠,今天的事情就有些耽误了。”

    安茜笑道:“我知道了,你不用和我们解释,我都懂的,你不要太过于担心,奕森哥哥,我知道你工作很忙,而且我昨天打电话的时间实在是太晚了,对不起。”

    乔弈森看着安茜脸上带了点薄妆,她身上穿了一件粉色的小裙,看起来应该是悉心打扮过得,是在这里等了他一天么?

    乔弈森的心里忽然之间有些愧疚,他都做了些什么?明明是他的原因,还让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和自己道歉。

    安平没有看乔弈森,要是以前的他,早就出口酸上两句了,但是他知道乔弈森在忙些什么事情……乔一鸣,毕竟是他绑架了的,他怎么好意思说被害人的家属呢?

    不过这个乔一鸣也真的是有些本事,这都已经是第几天了?竟然还能够保持着一睁眼就开始挣扎的精力。

    要不是时间场合不对,就凭他这不肯服输的男人劲,安平得和这个乔一鸣做个朋友。

    安伯勋说:“既然来了,这都已经到了这个时间,就别出去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晚饭吧。”

    乔弈森点点头,被安茜拉着坐在沙发上。

    “奕森哥哥,你看我今天好看么?”

    安茜头上戴了顶假发,乌黑的头发十分美丽,趁着她苍白的小脸,显得楚楚动人。

    乔弈森点点头:“好看,十分好看。”

    乔弈森越是和安茜接触,就越是有几分的内疚,他最开始的时候吗,是想要和安茜在一起,正好也能忘掉阮小溪。

    安茜是个好女孩,乔弈森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爱上她,可是经过这段时间,乔弈森发现自己错了。他真的没办法爱上安茜。

    对阮小溪的喜欢已经身上呢嵌入了他的骨髓,他可以不原谅阮小溪的绝情,但是却做不到不想她。

    安伯勋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厨房,安平也跟着进去了,客厅里就剩下了安茜和乔弈森两个人。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忽然间,安茜问了乔弈森一个问题:“奕森哥哥,你能告诉我,你的前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么?”

    乔弈森心中一惊,皱着眉问道:“你怎么会忽然间提起她?”

    安茜说:‘上次的时候,不是遇到了你的弟弟?我看他那么激动的样子,应该是为了他原来的嫂嫂吧。我就在好奇他为什么这么激动,还有他嘴里的小溪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乔弈森脸色有一点的冷:“没什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不用理会他,我的这个弟弟一向都是这样,说话没有遮掩,你不用在意。”

    他越是这样说,安茜就越是好奇,她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问道:“奕森哥哥是不愿意提起她么?但是我听乔家的佣人们都说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呢。”

    乔弈森指尖微动,这一群多嘴多舌的下人,看来是应该好好的整顿一下了。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情都敢议论了么?

    安茜举起自己的手:“我发誓我不是在吃醋,你相信我,奕森哥哥,我真的是想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已。”

    乔弈森皱了皱眉:“她以前是一个很好的人,她十分爱我,也十分爱自己的孩子,只是后来她就变了,她喜欢上了别人,抛弃了我和孩子们,并不值的原谅。”

    安茜说:“如果她真的是十分爱你的话,怎么可能会忽然间爱上别人呢?这好像很奇怪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人都会变,谁都是一样。”乔弈森忽然间耳边像是飘过来阮小溪的那一声解慕,眼神逐渐冰冷:“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爱你的时候可以付出一切,但是他要是不爱你了,也是可以随意的把你丢弃。”

    安茜看了一眼乔弈森的表情,她没有说话。乔弈森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在生气,只是因为提到了那个女人么?

    安茜没有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她看着乔弈森:“好了,我们说些别的,你觉得我这个发型去参加我们的婚礼怎么样?”

    乔弈森转过头来看了眼安茜,因为她现在已经剃掉了自己的头发,所以以后想要什么发型都是可以。

    “我觉得很好。”

    乔弈森忽然想起来自己要和安茜结婚的事情,他心中微微有些难受,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难受些什么。他明明已经没有人要守护了,却总是会下意识的想着阮小溪。

    实在是可笑。

    安伯勋和安平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出来,笑着问了句:“对了,你们想吃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