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是因为想我么
    乔弈森觉得十分恶心,这个满脸肮脏的女人,他就算是用自己的鞋底碰触都觉得恶心。

    乔弈森抱起在地上的阮小溪,女人这个时候已经全身上下都是**的一片,她满脸水渍,好在还有呼吸,乔弈森摸了摸她的额头,十分烫手。

    就在乔弈森准备带着阮小溪出去的时候,曾宝琴忽然扑了过来,她死死的揪着乔弈森的裤腿,手上的臭泥蹭了乔弈森的身上。

    “奕森,我求你带我出去吧,我求求你,我给你磕头……我真的已经知道自己的错了,你只要能够救我出去,我这辈子当牛做马的报答你。”

    乔弈森的眼神中慢慢的都是鄙夷:“当牛做马?你也配?”

    说完,乔弈森身边的小狱警忙的让人把曾宝琴拉开。谁都能看得出来乔弈森是个大人物,就他身上这种气质就不可能是一般人能够有的。更不用说这看守人员都对他十分客气。

    乔弈森抱着阮小溪,他拨开阮小溪湿漉漉的头发,看着她烧的通红的小脸,心里十分难受。

    曾几何时,他觉得自己应该能够看着阮小溪痛苦,甚至可以十分冷漠的面对她,他还有的时候会恶劣的想要让阮小溪痛苦。

    可是真的看到阮小溪的痛苦之后,他却一点也不开心,甚至还觉得忧心忡忡。乔弈森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心软的人,他对自己的时候也从来都不会手软,可是一对上阮小溪就完全不同了。

    阮小溪只觉得冷,她好不容易才能够呼吸,但是她还是没有办法睁开自己的眼睛,她感觉到有人在抱着她,熟悉的温暖。

    她有些想哭,她觉得这个人是乔弈森,她想要叫出他的名字,可是她又知道不可能是他。

    乔弈森现在已经恨死她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这样的陷害她,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是不可能害一鸣的,但是他还是直接举报了自己。

    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现在最希望他死的人了吧。

    “解慕。”

    阮小溪轻轻地叫出了这两个字,她把自己的头埋进了男人的怀里:“我好难受,救救我。”

    乔弈森原本温柔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脸上的担忧一点点凝结成了冷漠。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放开手上的这个女人。她额头上的温度已经到了危险的地步。

    他不能放手,至少这时候不行。

    乔弈森眼很中有着十分的痛苦,但他还是温柔的说:“不要说话,我会保护你,永远。”

    阮小溪不知道是有没有听到,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把现实中所有的糟心事都抛在了脑后。

    乔弈森心中一紧,他伸出手摸了摸阮小溪的鼻尖,还有微弱的呼吸。

    急救车没有多久就来到了门口,他把阮小溪送上去,他刚刚想上车的时候,手机忽然间响了,他低下头看了一眼。

    是安茜。

    乔弈森深深的看了一眼被送上车的阮小溪,他没有上车,而是看着绝尘而去的救护车接通了电话。

    “喂?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乔弈森看了眼手表,已经凌晨两点钟了,要是以前,安茜一定早就睡下了。

    安茜的声音里有点撒娇的意味:“我睡不着,我的肚子一直在疼,根本没法子睡着。”

    乔弈森的心里微微有些难受,安茜虽然看起来好像是每天都笑着,天天都是乐观的活着,但是他正在承受的,远远比他们这些身体健康的正常人多了不能再多。

    “那你就躺在床上休息一会,不然的话就直接叫安伯父过来陪陪你,再不行吧安平也叫醒。”

    乔弈森总觉得安茜现在的情况应该让家里的人都有所了解,他们是不是知道安茜已经开始失眠?她身上的肿瘤正在以一种疯狂的速度蚕食着她的生命,而且安茜现在已经不能够服用止疼片了。

    安茜笑了:“我才不吵醒他们的,他们要是知道我这会还没有睡着,一定会满脸担忧,我才不想看到呢。”

    “我原本也没想打扰你的,但是我没有忍住。”

    乔弈森听到安茜有些小心翼翼的语气,忍不住笑了:“是因为想我么?”

    过了很久,乔弈森才听到那边的人“嗯”了一声:“我总觉得很久都没有见到你呢。”

    “没事,明天我就去找你,到那时现在你一定要好好休息了,不然的话明天怎么有精神和我一起出去玩呢?”

    安茜满眼都是雀跃:“奕森哥哥,你真的明天要带我出去玩么?”

    乔弈森想了想,虽然每次带着安茜出门好像都会有些大大小小的意外,但是这次应该不会了,总不会每次都这样的巧合吧。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早点休息吧。”

    乔弈森的眼神看着已经慢慢开远的救护车,他的眼神里有些深远,似乎整个人都跟着那辆车离开了。

    安茜听完乔弈森的话,甜甜的说了声“晚安”。很快的挂断了电话。

    安茜想着乔弈森给她的承诺,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甜蜜,腹部总是一阵阵的疼,但她还是睡着了。

    只是那个时候的安茜没有想到,第二天的乔弈森第一次放了她的鸽子。

    当天晚上,乔弈森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阮小溪的病情可能会有些严重。她原本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是发烧而已,但是经过后来的一系列的折腾,已经引发了各种更深程度的疾病,严重的话有可能会导致呼吸衰竭。

    应该是暂时无法回到看守所了。

    乔弈森听完的时候,手脚一阵阵的冰凉,他那里在乎阮小溪还会不会回到看守所,他在意的是阮小溪的身体状况。

    要是阮小溪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么……

    乔弈森的思路忽然断了,那么就怎么样了呢?阮小溪已经不是他的妻子了。

    乔弈森忽然颓坐下来,这已经是一个事实了,可是为什么他就还是不能够看得清楚呢?阮小溪早就已经不是他的人了,她就在刚刚,还在叫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