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终于来了
    他觉得乔弈森应该知道她,相信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理解错了,只要能够让自己感觉到痛苦,说不定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这话一落下,旁边的几个人都愣了,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是犯了这么大的事进来的,实在是有几分的可怕,实在是可怕。

    阮小溪的声音中有几分的沙哑,她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扫过众人,眼神却落在了角落里背对着众人的一个身影上。

    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在街上偷鸡摸狗被抓进来的,每个人都是看起来十分的拽,但是其实大的事一点都不敢做。一听到阮小溪被指控杀人,几个人都有些胆怯。

    虽然这个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像是个好欺负的,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最好还是不要惹这种身上有人命官司的人,要是到时候她濒临绝望来一个玉石俱焚怎么办?

    有个人说了一句:“那行吧,看在你好像也确实是不舒服,腿还断了一条的份上,我们就不折磨你了,你也好好歇着吧。”

    说着几个人就直接走开了,直接到了墙角边上的另外一个人那里,那个人看起来比自己更惨一点,她身上的衣服被扒的乱七八糟,头发披头散发的,也是全身都**的。

    阮小溪看到有一个人抓住了她的头发,说:“你这个拐卖犯好好反省了么?”

    阮小溪的眼神落在那个人的身上,他总觉得这个人看起来那么熟悉,她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阮小溪听到这话之后,这才想起来,这个人竟然是……曾宝琴。

    只是她为什么回落到这个地步?她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已经受到欺凌很久了,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她一直都是这样活着的?

    阮小溪忽然之间觉得有一阵的心惊,虽然她也在一定程度上鄙视这个女人,但是看到她这样的悲惨,还是有几分的唏嘘。

    其实是阮小溪不知道,在这种地方,人们虽都是犯了或大或小的事情进来的,但是那种心肠狠辣的绝对的坏人还是很少的。

    他们或许是因为生活所迫偷鸡摸狗,或者是出卖自己的身体,但是……这种,拐卖孩子的就是丧尽天良了。

    曾宝琴刚刚进到这里的时候,还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怎么样的凶残,她身上的衣服昂贵,自然是不屑于和他们坐在一起的,她还信誓旦旦的说:“我和你们可是不一样,我是有人的在外面,早晚他们都会把我捞出来,不像你们一直都烂在这里。”

    可还是一连一个月过去了,都没有人来保释她,人们也从狱警的嘴里听说了曾宝琴做的事,她竟然为了点钱要把自己的外孙买了,还是卖给解剖孩子的人。

    原本人们看她身上的衣服还可以还真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在监狱了也是比较照顾,但是后来从话里知道她只是个后妈,就自然而然的对她群起攻之了。

    曾宝琴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因为她直到自己被人第一次打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自己究竟错在了那里,反而是疯狂的叫嚣,你们等着我可是乔家的人,要是我出去了第一个弄死你们。

    有人在她的耳边嘲笑:“你就不要搞笑了,你一个贱人把人家的孩子拿出去卖人体器官了,你觉得人家还会好好的对你?别白日做梦了。”

    “你一个后妈,怎么能和人家的亲孩子比?乔家的人肯定都恨死你了,说不定还想让你早点死在这里呢。”

    曾宝琴被打的口鼻流血:“谁说的?不可能,我家的人可是不会放弃我的,我的的丈夫可是她的亲爸,就算是他们谁都不来,我的老头子也会来救我。”

    是的,阮少安的确是每个月都来看一眼她,曾宝琴的案子还没有开审,不是因为她的背后有乔家,而是那个器官贩子那边有大人物罩着。

    她就这样一直抱着一个疯狂的念头被人们欺凌到现在,她整个人已经在人们的折磨中变得有些疯狂,她的眼睛中露出一些血红:“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

    但是谁都知道这个女人的心肠都已经黑到了底,别看她现在好像是一条狗一样的求饶,但是要是等她出去一定会继续祸害人的。

    这个屋子中的老大看着曾宝琴那个恶心的样子,她冷声说道:“让她滚到一边去忏悔,看到她我就觉得恶心。”

    “好的。”

    有人把曾宝琴挪到了阮小溪的附近。她现在已经养成了看不到身边的人的习惯,曾宝琴在这里呆的久了,除了每次狱警来的时候会拼了命的冲过去说:“是不是来保释我的?”

    其余的时间都会死命的咬着自己的指甲,像个疯子。

    从高高而上的云端落入这样的地狱,是她这个极端虚荣的女人没有办法接受的。

    阮小溪虽然一直都不是很喜欢这个女人,但是看她落到这个样子还是有几分的不忍心,她试探的叫了一下她的名字:“曾宝琴?”

    曾宝琴在这里忽然之间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还以为是有人来救她了,毕竟这里的其余人都只会叫她是拐卖犯。

    原本旁边几个已经收手的人也愣了:“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难道你和她认识?”

    曾宝琴这时候已经看到了身边的阮小溪,她的眼睛里爆发出一阵精光,她死死抓住阮小溪的手:“小溪,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救我了……”

    阮小溪看着曾宝琴神志不清醒的样子,心里有几分的慌乱,她当初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曾宝琴会变成这样,虽然她一向不是很喜欢曾宝琴,但是现在看到她这副模样,她还是有点内疚。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过不重要了,你快点带我走,快啊……小溪,我们一起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