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和男人跑了
    乔弈森没有回到阮小溪的话,他一点点的贴近这个女人,阮小溪的唇微微张着,看的乔弈森只想吻下去。

    有一种感情已经深邃到印进了血液里,只要呼吸就会存在。

    但是这种感情在阮小溪的绝情中已经变质,她还记得阮小溪但是怎么在自己的病房门口介绍自己的男朋友的。

    乔弈森的声音冷下来:“我和他说,你的妈妈已经死了,她和野男人跑了,扔下了我们所有的人。”

    乔弈森的话让阮小溪的唇色惨白,她直直的看着乔弈森,好像连最后的一点力气都抽走了。

    乔弈森这时候心里想的完全是怎么让她感觉到痛苦了,他一定要把自己感受到的一点不差的让阮小溪也感觉到。

    “怎么?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说的难道不对么?”

    乔弈森深深的望着阮小溪:“你说我们的女儿,你好好陪在她的身边的时间究竟有多少呢?你知道她已经会开口说话了么?”

    阮小溪想问孩子们的情况,可是她说不说出口,她不能说出口,他要堵住自己的思念,不能让它们喷涌而出。她答应了安伯勋的,也答应了解慕。

    阮小溪忽然间冷笑:“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在我离开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你们全部都抛弃了,你以为我还会在意这些么?还是你觉得你说出这些会让我感觉到痛苦?”

    她的表情十分的冷漠:“对不起,我不会。”

    “不要把你那里的那些旧事让在我的面前,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阮小溪了,我现在有我自己的新的生活。我很幸福,希望你不要总用以前的那些事来刺激我,怎么样?我刚刚表现出来的痛苦,你看的满意了么?”

    乔弈森被阮小溪的话刺的锥心刺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这么绝情,甚至是为了解慕都要把她原来的孩子们都抛弃了。她难道不知道孩子们是多么的想念她么?

    这段时间乔弈森故意把自己弄得十分疲惫,也减少了去见孩子们的时间,他就是害怕一见到孩子就会忍不住想到阮小溪。

    可是她没想到阮小溪竟然会这样的绝情,把孩子们对她的思念说的不值一提。乔弈森觉的阮小溪真的是变了,变成了一个他看不懂的人。

    阮小溪说:“怎么样?你现在满意了么?可以不可以从我家中出去了?”

    乔弈森眼眶有些红,看起来有些可怜,但是阮小溪必须强迫自己狠下心来。

    解慕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安茜也是一样,他们两个之间也有了太多的误会,一时半会是不可能解释的清楚,再说了就算是解释的清楚又能怎么样?

    乔弈森忽然之间背过身去,不再看阮小溪了:“对不起,你这里很有可能藏了我的弟弟,我必须让人好好的检查一下。”

    乔弈森的一声令下,大量的人涌进了阮小溪的家中,东翻西找,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乔弈森也跟着看了两眼,当他看到另外一个房间里也有一套的被褥和之后,他的眼神里有一点的明亮。

    阮小溪这个时候说:‘这个房间是前几天乔一鸣要住下来的时候准备出来的,他原本是要在家里过夜的,但是后来我们之间发生了一点争执,后来他就走了。’

    乔弈森说:“争执?什么争执?你和他吵架了?”

    阮小溪闭嘴了,她没有再说话,现在的乔弈森肯定是恨她入骨,要是被他抓到一点的机会肯定就不会饶过她。

    阮小溪看着自己原本整齐的房间被翻得底朝天,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乱了又怎么样?还是可以收拾好的,只是心要是乱了,就再也收拾不好了。

    乔弈森的人在阮小溪额房间中翻找了很久,都没有一点的蛛丝马迹,阮小溪在一边冷冷的说:“怎么样?找到了么?”

    乔弈森走到阮小溪的面前:“这次是没有,但是你怎么说也还是第一嫌疑人,你就好好的等着警察的问询调查吧。”

    乔弈森离开的时候只留给了阮小溪一个冰冷的眼神,他走出的步子没有一点的留恋,但是他的每一个脚印都像是印在了阮小溪的心上。

    阮小溪关上房门,忽然间就落下眼泪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可能是因为思念点点,也有可能是因为一些什么其他的东西。

    哭了一会,阮小溪拄着自己的拐杖开始收整房间,因为她的腿并不方便,所以他的动作十分的迟缓。

    解慕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狼藉的一幕,阮小溪眼眶通红的在徒劳的收整房间,她的眼神中带了一点的迷茫,让人十分心疼。

    解慕急匆匆来到阮小溪的身边:“小溪,你怎么了?为什么家里会变成这样?”

    阮小溪看着房间里已经变成一团糟,她勉强笑了:“刚刚乔弈森的人过来了,说乔一鸣失踪了,最后是在我们这里出现的。”

    解慕有几分的咬牙切齿,又是乔家,又是那家的人,难道他们就不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了么?为什么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跑出来做出这样的事情?

    阮小溪看着解慕眼睛里的杀意,她拉扯了一下解慕的衣裳:“你不要生气,他们也没有做什么,就是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你能帮我一起收拾么?”

    解慕点点头,他在刚刚看到阮小溪艰难的在一片狼藉中的时候就忍不住一阵的心酸,他说:“你先休息一会儿,你昨天着凉了,身体原本就不好,你就不要动了,所有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阮小溪有些迟疑:“你真的可以么?”

    虽然她是想要帮忙的,但是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开始变得火辣辣的作痛,就连头都开始有些发晕,要是这个时候病倒了,那才是最让解慕费心的。

    解慕看着阮小溪,眼睛里有几分的小骄傲:“你放心吧,什么事情交给我我没有做好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就直接好好的休息吧。”

    说着解慕就从桌子上拿了药过来递到阮小溪的嘴边:“先把药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