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有什么隐瞒着我
    乔弈森问:“那……她的家中最近有什么异常么?”

    “好像是没有。”

    乔弈森看着照片上站在门口对解慕招手的阮小溪,他的眼神中有深深的凝重。

    “少爷,还要继续查么?”

    乔弈森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点的阴沉,他喝了口桌子上的茶水:“查,为什么不查呢?”

    这段时间的沉浸,乔弈森已经在忙碌中很少会想到阮小溪了,乔弈森原本认为自己已经可以完全的放下阮小溪了,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只要一看到这个人的脸,她还是移不开自己的视线。

    乔弈森说:“我们一起去你们曾经的少夫人的家中走一趟,我们好好看看她那里到底有没有一鸣的下落。”

    说完之后,乔弈森的眼中流露出一点的阴沉。

    阮小溪这段时间觉得她和解慕之间好像是变了,又好像是没有变化。自从上次她答应了解慕之后,两个人的生活没有任何的变化,两个人依旧是分开睡,依旧是有说有笑。

    不一样的是,解慕每天在各自休息的时候,都会对她说一句“我爱你”。

    阮小溪总是笑笑,没有回应,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应。

    阮小溪正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的看电视,忽然之间听到有人敲门,阮小溪有些好奇,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找她?难道是乔一鸣想通了么?

    阮小溪艰难的走到门前,把房门打开,下一秒就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团团围住了。

    她有些惊疑:“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来我家?”

    这些人就像是一个个没有生命的钢铁,没有人回答阮小溪的话,阮小溪又问了一遍:“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今天阮小溪有些咳嗽,解慕自告奋勇去帮她买药,没想到他刚一出门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阮小溪在心中暗暗庆幸,幸亏他没有在,不然的话万一是些意图不轨的人,他们两个人都会死在这里。

    “我想做什么?”

    阮小溪开始的时候没有看到人群后的乔弈森,直到乔弈森的声音传过来,她才猛然之间抬头看到了那个俨如帝王一样威严冰冷的男人。

    以前的时候阮小溪从来没有觉得他是一个这样高高在上,这样让人不敢直视的人,分开之后她才了解,原来这才是外人眼中的乔弈森。

    “我来问问你,为什么我的弟弟乔一鸣在来到你家做客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乔弈森的话吧阮小溪从失神中拉回来,阮小溪有些疑惑:“乔一鸣失踪了?”

    阮小溪忽然之间想起来那天晚上,乔一鸣离开的时间已经是很晚,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阮小溪有些慌张的说:“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他从我家离开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乔弈森在看到阮小溪的腿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心中微微有了一丝刺痛感。

    乔弈森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了阮小溪一眼就别过眼去,他径直走进阮小溪的家中,他看着屋内虽然简单却是十分温馨的布局,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

    他默默的走到客厅的沙发旁,看着并排放在桌子上的情侣杯,他的眼睛中有了一丝的深沉,他的大脑中几乎能够想象出阮小溪和解慕一起在这里聊天的模样,乔弈森的胃中一阵抽痛,他看了眼在门外的阮小溪,说:“你是一个人住在这里么?”

    阮小溪摇摇头。

    乔弈森闭上眼睛,他就知道不会是这样,但是还是侥幸的想要问上一句。

    阮小溪进了房间,她忽然意识到乔弈森这是在私闯民宅。而且要是乔弈森再继续待下去,很有可能就会发现他和解慕是分房睡的这件事。

    “请你们出去,这里是我和我男朋友住的地方,不希望太多的人来打扰。”

    乔弈森回过头看着阮小溪:“男朋友?”

    阮小溪心中一阵酸涩,但是眼神还是坚定:“对,我的男朋友,他就是出去帮我买些东西一会就回来了,一鸣前几天确实是来过这里,只是后来他就走了,我门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乔弈森看着眼前的女人,心中忽然有了一丝的寒意,就是为了这个人,一鸣和自己闹翻,现在他已经不知道所踪了,可是阮小溪却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在一直的轰他离开,就是我了不要打扰他和她的小男朋友的二人世界。

    乔弈森为自己的弟弟感觉到不值,他的眼神瞬间冰冷:“对不起,这位小姐我的弟弟最后就是出现在你这里,现在他失踪了。我们在监控中发现他在进来之后,就没有出去过。所以说我很有理由怀疑是你和他的失踪有关系。”

    阮小溪被乔弈森冰冷的话震慑到:“至于你说的我们没有权利进入你的房间,那我现在就拨通警局的电话号码,我让他们来搜怎么样?”

    其实乔弈森也知道阮小溪是绝对不可能绑架乔一鸣或者是把她藏起来,第一是他了解阮小溪,第二就是阮小溪没有必要这样做。

    很有可能是有人怕乔一鸣从阮小溪这里知道了什么,然后怕他吐露出去,但是阮小溪在隐瞒什么呢

    他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乔弈森他一步步的走近阮小溪,他看着她的眼睛:“你有没有什么隐瞒我?”

    阮小溪不知道为什么乔弈森会忽然之间问她这个,她的眼睛眨了眨,强撑着说道:“没有,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乔弈森死死地钳住了阮小溪的下巴,他看着这张让他朝思暮念的脸,说道:“你知道么?点点就快要好了,他在电话里一直问我妈妈去哪了,你猜我怎么回答他的?”

    阮小溪一听到阮点点的名字,她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点的关心:“点点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