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怎么知道我爱不爱他
    阮小溪忍不住笑了:“你怎么知道我爱不爱他?”

    乔一鸣说:“你骗得了别人,你能够骗的了自己么?你看着他的眼睛和以前看着我哥的时候不一样……你的眼神像是面对点点。”

    解慕已经不想再和乔一鸣争执了,他直接烹煮阮小溪的唇,直接一个吻印了上去。

    阮小溪瞪大眼睛看着解慕,她的指尖有些颤抖。

    乔一鸣被眼前的一切刺激,他冷冷的说了一句:“阮小溪,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就直接摔开门走出了阮小溪的家。阮小溪推来解慕,她蹭了蹭自己的嘴唇,在解慕的唇刚刚贴上来的时候,她不可避免的感觉到了一点的厌恶。

    解慕能够看得出阮小溪眼神中的不悦,他说:“对不起,刚刚是我冲动了,我只是想让她闭嘴而已。”

    阮小溪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她想要陪着解慕度过之后的这段时光,也想要让他感觉到快乐,但是她还是不太能够接受解慕对自己的肢体接触。

    可能是因为在之前她只有乔弈森一个男人,对于他已经有了一种莫名的忠诚感。

    解慕说:“既然他已经走了,我是不是能够回自己的屋子睡觉了?”

    阮小溪看着大开的房门,她拄着自己的拐杖走过去把门子关上,她说“是啊,你早些睡吧,我有些乱。”

    说罢阮小溪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解慕一双眼睛里都是晶莹的光,他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就这样同意了,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

    虽然阮小溪现在看起来好像还是不太习惯的样子,但是两个人的关系的确是又进了一步。解慕捂住了自己躁动的心脏。

    乔一鸣从阮小溪的家中出来之后就打算和乔弈森好好的聊聊,阮小溪说乔弈森在之前隐瞒了她什么,究竟是什么?

    可是乔一鸣还没有走出阮小溪居住了的小区,就看到前面不远处在地上躺了一个女人,不知死活。乔一鸣心中一时间有几分的的惊慌,他走过去:“小姐,你没事吧?”

    乔一鸣走到女人的身后,想把人扶起来:“你还好么?要不要我帮你叫120?”

    下一秒,就有一阵白蒙蒙的烟雾传进他的鼻尖,他看着原本倒在地上的人正冷笑的睁开眼睛。

    乔一鸣想要屏住呼吸,可是已经晚了,他的身上的力气瞬间全被抽走,他颓然的倒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得意的叫出来自己的同伴。

    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把他弄晕?又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现在阮小溪的家的附近?他们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阴谋?

    乔一鸣还没有来的急多想,就已经整个人陷入了昏沉。

    安平这个时候才从旁边走出来,看着乔一鸣昏迷不醒的样子,他原本有几分内疚,可又想起来前几天乔一鸣那趾高气昂的样子。他哼了一声:“抬走。”

    乔一鸣的失踪并没有引起乔弈森的注意,他这个弟弟经常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影子,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间又出现。

    乔弈森已经习惯了。他和安茜的婚事一天天的接近了,他也越来越忙,就更没有时间去管情乔一鸣的事情了。

    乔弈森甚是觉得有些庆幸,多亏了乔一鸣这几天没有出来捣乱,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想通了。

    安茜今天穿了一身的红衣,看起来有几分的喜庆,连苍白的脸上都有了几分红晕:“奕森哥哥,你看我身上的这一身衣服好看么?”

    乔弈森点点头:“好看。”

    安茜开心的像是个小鸟:“我本来想要找哥哥帮我看看的,可是哥哥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人影,不知道他是跑到哪里去了。”

    乔弈森也没有在意安茜的话,安平原本就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性子,这几天家里都是在准备结婚的各项事宜,应该是忙坏了,跑出去放纵了。

    就在这时候,乔弈森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看了一眼,是程琳。

    “喂?”

    程琳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几分的扭捏,过了一会儿她才问道:“哥,你知道一鸣去哪里了么?”

    乔弈森皱了皱眉:“不知道,但是他最近回国了,你应该知道吧。”

    程琳的声音有几分低落:“我知道,之前我们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现在我想联系他,却怎么也打不通他的手机。”

    乔弈森皱了皱眉,乔一鸣虽然说经常会不见踪影,但从未出现过这种失联的情况:“你打不通他的手机有几天了?”

    程琳说:“三天。”

    乔弈森皱了眉,乔一鸣这三天到底是去了哪里?怎么可能程琳都找不到他人?他的弟弟他还是有一点的了解,就算是他真的和人之间有了矛盾,也不会到这种地步,他不是那种小心眼想不通的人。

    程琳忽然之间开口:“我不知道他是只是不愿接我的电话,还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所以才会打扰你。”

    乔弈森说:“不会,一鸣不是那种人,既然你和他打不通,那我去联系他,肯定也是徒劳无功。”

    “这么想来我好像已经有几天没有见到过他了,不过你先不要太过担心,我会派人去找他的,可能是家中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所以他现在躲在什么地方不想见我。”

    程琳听了乔弈森的话,挂断了电话。

    乔弈森尝试着给乔一鸣拨出去了两个电话,都是一个冰冷的女声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乔弈森心中有几分担忧,他这个弟弟的身手虽然不能说是一流,但是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要是说遇上了什么危险也不大可能,但是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间里忽然之前音讯全无呢?

    乔弈森立刻派人去查乔一鸣前段时间究竟是在做什么,最后一次是出现在哪里,可是乔弈森没想到这一查就有查到了阮小溪的身上。

    乔弈森满脸冰冷的听着手下的人向他汇报,乔一鸣在没有失踪之前是一直在查阮小溪的住所,之后就去了阮小溪的家中,最后音讯全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