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的喜欢你
    解慕知道阮小溪在想什么,他直接开口继续说道:“你放心吧,听说乔弈森没有受任何的伤,反而是方晴儿被自己被玻璃和钉子划的伤痕累累。”

    “现在她已经以故意杀人罪等待候审了。”

    阮小溪想起来那个曾经也算是芳华绝代的女人,她不由得有几分的感慨,她原本是一只美丽的花,却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模样。也实在是造化弄人,以前的时候是有多少人喜欢她?现在就有多少的人唾弃她。

    真是可悲。

    不过阮小溪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为她感觉到伤感,毕竟她现在的下场也是因为她自己做出来的,没有人逼他,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么所有的苦果也就要自己来咽了。

    阮小溪说:“你早些睡吧,明天还要去上班么?”

    解慕笑了,一双眼睛好看得很:“不,我被放假了,那个星探说给我一周的时间考虑,我可以在家里陪你了。”

    阮小溪虽然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好陪得,但是想到解慕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也有了几分的高兴。????就在这个时候,解慕忽然直接问了阮小溪的脸蛋。阮小溪被吓了一跳,她后退了两步:“你干什么?”

    阮小溪几乎站不稳,她的拐杖都差点脱了手。

    解慕坚定的说:“我喜欢你。”

    接在刚刚阮小溪为他盖上被子的时候,解慕忽然之间想明白了,既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那还不如活的在彻底一点,既然喜欢的话就不要畏畏缩缩,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意好了。

    阮小溪没想到解慕忽然表白,她脸上的表情有些震惊。

    解慕说:“你不用立刻给我回复,我也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你好好思考一下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尊你的一切决定。”

    “你也不用在骗自己我是把你当成姐姐。”解慕在黑暗中指了指自己的身下,那里已经隆起了一团,他邪笑的看着阮小溪:“我可是不会对自己的姐姐有这种喜欢的想法的。”

    阮小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愣愣的看着解慕,她心中有了一种奇怪的想法。

    她到现在没有和出了乔弈森之外的人恋爱过,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欢乔弈森,还是已经习惯了乔弈森。

    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像是已经褪去了最开始的时候的激情,转变成为了一种家人一样的牵绊。

    阮小溪的脑海中忽然涌现出乔弈森在上次见面的时候,看着她和解慕那种厌恶的眼神,她闭上了眼睛。

    “我答应你。”

    解慕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答应。是的他真的没有想到,解慕已经完全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是没想到阮小溪竟然就这样的同意了。

    她眼很清澈的看着解慕:“我答应你。”

    其实不单单是解慕,阮小溪也知道解慕心脏处那颗微型炸弹的事情,解慕自己曾经和她提起过,乔弈森在关着她的时候也曾经提起过。

    阮小溪在乔弈森那里更是清晰的了解了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东西,这小型爆炸物是取不出来的,甚至在某些特定的年限就会相应的爆炸。

    在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组织里,二十五岁是他们“退伍”的年纪,阮小溪看着解慕,她忽然问道:“解慕,你知道自己今年多大了么?”

    解慕在被自己的母亲送进组织的时候,就已经在日复一日的训练折磨中忘了自己的年纪,他耸耸肩:“谁会记得那种东西。”

    阮小溪心中微微的一痛,这意思就是说,就连解慕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活多久。

    乔一鸣听到外面有动静,他把头贴在门板上偷听外面的动静,没想到一上来就听到了这么劲爆的东西。

    他觉得自己得头都要炸了,原来小溪在之前并没有和解慕在一起,自己的到来反而像是成为了一道催化剂。

    他直接冲出来说:“不行,这件事我不同意。”

    阮小溪和解慕都没想到这时候会有另外的一个人忽然出现。解慕无所谓了的一把搂住了阮小溪:“我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是小溪的什么人?就算你以前的时候是小溪的家人,但是现在她已经和乔弈森离婚了,你有什么权利阻止我们?”、

    阮小溪在解慕的怀里有些不自在,但她在这时候也不可能直接就从解慕的怀中挣脱出来。她看着乔一鸣,也应该是时候和以前的种种说一句再见了。

    当初是自己选择要和乔弈森分开的,是她自己想要弄清楚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的,现在在这过程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已经远远不像阮小溪开始的时候想的那么简单了,别说阮小溪现在还没有理清楚自己对于乔弈森的感觉,就算是理清楚了又怎么样?

    安茜已经变成了乔弈森的合法妻子,这件事将会成为人尽皆知的事实,就算是有一天阮小溪还有机会能够和乔弈森解释清楚中间的种种误会,那乔弈森还能够原谅她吗?

    应该不会吧。

    就像她无法原谅乔弈森的隐瞒,每次再遇上事情的时候就把自己扔出去肚子面对的时候一样吧。

    他们两个人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们了,这些事情是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够明白的,乔一鸣是不会懂的。

    只有两个人都彼此相爱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感觉幸福,不然的话,就算是继续在一起也是彼此都会有隔阂。

    乔一鸣深深的看着阮小溪:“你明明知道哥到现在还在爱着你,为什么你会答应他的话?你知道我哥现在有多么的痛苦么?”

    阮小溪闭上眼睛:“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让你明白,乔弈森爱不爱我都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在他一次次隐瞒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些东西我自己知道。”

    “可是你分明就不爱这个人,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