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们睡一间
    乔一鸣就没有解慕那么绅士了,他还记得乔弈森说的话:“阮小溪现在已经和她的新男友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他下意识就认为这就是阮小溪的新任男友。他的话语中有几分的硝烟味道:“我是乔弈森的弟弟,乔一鸣。”

    当听到乔弈森的名字的时候,解慕原本伸出来的手也就收回去了,他含笑的看着乔一鸣,只是眼神中已经有了几分的警惕:“哦?欢迎。”

    阮小溪看着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但她也没有说什么,她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很多时候都像是没长大的孩子。

    阮小溪想要去给解慕也倒一杯水,解慕按着阮小溪的肩膀不让她起来:“你看你都已经伤成了这个样子,你就老实一会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阮小溪笑了笑,也就随他去了。

    乔一鸣看着两个人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他的心有点痛,他还记得那天乔弈森脸上的沉重,难道真的是像乔弈森说的那样,其实阮小溪才是背叛了他们爱情的人?

    阮小溪问他:“今天在工作上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吧。”????解慕摇摇头,想了想之后又说:“有个星探想让我去当明星来着。”

    阮小溪说:“这是好事啊,你答应他了么?”

    温热的水在丝丝缕缕的冒着热气,他摇摇头:“我觉得现在就很好,那种万人瞩目的生活不适合我。”

    阮小溪愣了愣,她以前还没见过有人不想要当明星的,但她也只是笑了笑:“你喜欢怎么样都好。”

    阮小溪话语中的宠溺听的乔一鸣一阵心酸。

    解慕陪着两个人坐了一会,他和乔一鸣两个人都有些剑拔弩张,气氛有些尴尬。阮小溪对解慕说:“我饿了,你去做饭吧。”

    解慕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赖在他们家不肯离开的乔一鸣:“做几个人的?”

    “当然是三人份了。”

    乔一鸣直接代替阮小溪回答了这个问题,开玩笑,阮小溪可是他的嫂子,怎么能够让她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

    以前的时候是他不知道,但是现在他既然那已经知道了,就一定不能让那种情况发生。也不知道为什么,乔一鸣总觉得阮小溪的眼睛里好像是藏了什么,那样的幽深又有几分的无可奈何。

    乔一鸣觉得阮小溪是隐瞒了些什么,他还想再呆一会。

    阮小溪看着乔一鸣锲而不舍的样子,她虽然有些事情是隐瞒了,但是有一件事确是真的,就比如说她现在已经不想要和乔弈森在一起了。

    她还记得和乔弈森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压抑感,两个人的感情太过于浓烈有的时候并不能够说得上是一件好事,会让彼此都感觉到疲惫。

    阮小溪觉得现在自己的生活就挺好,至少她不会因为一看到乔弈森就会被牵引出一种深切的抑郁感。

    阮小溪觉得自己自私的抛下了一切,但是她现在的生活的确是轻松了很多……虽然有的时候她也会想念自己那几个可爱的孩子。

    解慕的厨艺很好,没一会厨房里就传来喷香的味道,乔一鸣咽了口口水,一个男人的厨艺竟然也能好到这种程度么?

    尤其是解慕吧自己做的饭菜端上来的时候,乔一鸣的眼睛都直了。他看了一眼解慕,他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其实小溪和他在一起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阮小溪从小的时候就没有感受到过家庭的温暖,乔一鸣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才是阮小溪的娘家人,他和阮小溪之间的感情好像已经超越了以前的喜欢,变成了一种更为浓烈的牵挂。

    三个人有些沉默的吃完了这顿饭,阮小溪问他:“一鸣,你今天还回去么?”

    乔一鸣想了想:“不回去了。”

    这话一说,解慕和阮小溪都愣住了,因为这个房子是两室一厅,以前的时候就是一人睡了一间屋子,但是现在……乔一鸣要是在的话……

    阮小溪的眼神看向解慕,那意思不言而喻。

    解慕摇摇头:“你不要看我,我是不会和他睡在一起的。”

    阮小溪说:“那你不和他睡在一起,难道要我来么?”

    乔一鸣听着两个人的话略微的放心,这两个人原来没有睡在一起。

    解慕嘴角忽然间露出一点坏笑:“那不然这样,让他自己睡一间,我们睡一间。”

    “不行!”

    这句话是乔一鸣说出来的,他登的站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解慕:“这个绝对不行,绝对不可以,你别想了。”

    解慕笑着说:“小溪还没有说什么,你先急什么?”

    阮小溪眼看着两个人又要吵起来,她说:“这样吧,你们两个一人睡一间,我睡沙发就好了。反正这里也足够大。”

    “不行。”

    “不行。”

    这次是乔一鸣和解慕一起说出来的,两个人难得有意见相同的时候。

    阮小溪有几分无奈:“那你们说究竟怎么样才好?”

    最后解慕决定自己要尽地主之谊,索性就他睡在沙发,让解慕睡在他的房间。既然已经商量好了,三个人就又陷进了沉默。

    阮小溪打开了电视主持人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好像三个人的气氛才好了一点。

    可是还没有十分钟,电视机里忽然间就开始播报本市的重大新闻,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件就是乔弈森大婚的事情。

    阮小溪看着那主持人兴致勃勃的介绍这场“巨型婚礼”,讲的神采奕奕,好像新娘子是自己一样的激动。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应不应该换台,不换的话好像有些奇怪,要是换了的话就更是奇怪,这种故意回避的感觉,会不会让乔一鸣感觉自己还有些放不下乔弈森呢?

    还是解慕觉得别扭,拿起了遥控器换台,刚刚碰到按钮,乔一鸣倒是说了:“怎么不看了?我还想继续看看呢。”

    解慕皱了皱眉,这个乔一鸣好像就是和自己干上了,他看样子好想是真的是为小溪着想,但是又好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