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定给你一个最幸福的婚礼
    安伯勋的身形有些佝偻:“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一定要给茜茜一个全世界最好最幸福的婚礼,让她没有遗憾的离开,一定。”

    他没有告诉安平自己究竟和阮小溪说了什么,安伯勋离开安平房间的时候,只是交代了他要监视乔一鸣的事情。

    乔一鸣自从在自己的哥哥那里听到阮小溪的事情之后,他就觉得阮小溪肯定是不会做出来这种事情,阮小溪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看的清清楚楚,是绝对不会移情别恋,更不会像乔弈森说的那样水性杨花,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一定。

    乔一鸣下定决心吗,一定要找到阮小溪问清楚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乔弈森,他现在做出来的一切看上起是多么的愚蠢。

    说做就做,第二天乔一鸣就找人找寻阮小溪现在的住址,一方打探,他还真的成功了,他驱车来到了查到的阮小溪居住的地方。

    乔一鸣看着眼前的楼房,虽然并不能够说得上是好,但也能说的下去。

    阮小溪这天正在家中养伤,她的腿伤还没有好,原本她也是想要出门找一份工作的,但是现在她只能在家中暂时修养一段时间了。????她听到有人敲门的时候,还以为是有人来收水电费,她用拐杖撑着自己过去开门,却没想到眼前的人是乔一鸣。

    两个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阮小溪还有些不敢置信,她愣了一会,就把乔一鸣迎进门来:“你怎么来了?”

    乔弈森在房间里扫了一眼,他发现这里的确好像是有两个人居住的痕迹,他想到乔弈森说的话,心中有些微微的梗。

    “我……有些事想要问你。”

    乔弈森看到客厅上桌子上面的杯子,两个,一个粉,一个蓝色。看起来就像是情侣杯一样。

    阮小溪就知道乔一鸣来这里肯定是有什么,她的地址没有和乔家的任何一个人说起,估计他找过来也是废了大力气的吧。

    阮小溪帮他倒了杯水:“你说吧。”

    他几乎都能够猜得到乔一鸣会问他什么。

    “小溪,你知道哥哥要结婚的事情了么?”乔一鸣的眼神有几分湿热,他深深的看着阮小溪,想要从她的眼神中挖掘出一丝的感情。

    可是阮小溪注定要让他失望了,她笑着说:“我知道啊,怎么你要邀请我去么?不过我现在的腿不太好,就不去凑热闹了。”

    乔一鸣不可置信的看着阮小溪:“你难道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失望,难过的感觉么?你难道真的就不爱他了?”

    阮小溪看着乔一鸣,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说些什么,她的喉间似乎也梗了什么东西,让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但她想到了安伯勋那个鞠躬,想到了安茜那张煞白的小脸,也想起了解慕对着自己笑的样子。

    她说:“我和奕森已经离婚了,他身边有什么事应该已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这句话,但是阮小溪确实是笑着的。

    乔一鸣说:“小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你看那个女人都已经堂而皇之的进到乔家里面了,不过你放心,我把他们赶走了。”

    阮小溪看着乔一鸣:“你把她们赶走了?”

    乔弈森点点头。

    阮小溪觉得自己应该感谢乔一鸣,因为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乔家的人了,但是乔家还有人能够在意她,甚至是比自己家中的人都要在意自己。

    她觉得这辈子乔弈森能有这样一个操碎了心的兄弟应该也是一件好事。

    “谢谢你,但是真的已经没有必要了,我和乔弈森已经结束了。”

    阮小溪笑着看着乔一鸣:“对了,你怎么是一个人来的?程琳呢?”

    乔一鸣觉得自己好像是进入了一个荒诞的世界,阮小溪和他哥乔弈森不是十分恩爱么?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他们之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乔一鸣完全没有在意阮小溪的话,他说:“你最近究竟是怎么了?还是说你是有什么苦衷?”

    阮小溪端茶杯的的手忽然之间顿了顿,但还是说:“没有,我是真的已经和乔弈森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已经不想要再提到他了。”

    “可是……”

    阮小溪说:“没有什么可是,就是这样,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我随时都会欢迎你来找我,的那是但是要是你是把我当成你的嫂子的话,建议你还去找那个安家的大小姐吧。”

    乔一鸣的话梗在喉间说不出其他的话来,阮小溪看着眼前的人,他硬生生的压下了自己所有的火气。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阮小溪看乔一鸣已经安静下来,他平心静气的问他:“你还没有回答我,程琳呢?”

    乔一鸣怎么好意思告诉阮小溪,在他知道乔弈森和安茜的婚事之后,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近乎偏执的状态,程琳认为他还是对阮小溪余情未了,所以提出了分手。

    乔一鸣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事情变得一团糟,他知道阮小溪是多么的喜欢乔弈森,也知道阮小溪以前为了乔家做了多少,两个人的感情怎么能够消逝在这种时候呢?

    乔一鸣说:“没什么,她在国外照顾我妈。”

    阮小溪知道乔母病危的事情,但是之后的事情就不太了解了,但是看乔弈森的样子应该是已转危为安。

    她问:“现在她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乔一鸣点点头:“她现在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看样子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你不用担心。”

    阮小溪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乔家的人很多都对她很好,这些对她有过恩惠的人她都一一的记得,她会把他们的好都放在心底,等到有的时候再拿出来深深的体会一番。

    阮小溪和乔一鸣又聊了些什么,没一会儿解慕就回来了。

    解慕推开房门看到乔一鸣的时候,他有些好奇:‘这是?’

    阮小溪说:“这是我的朋友。”

    解慕倒是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来:“你好我是解慕。”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