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现在非常幸福
    安平被乔弈森的眼神震慑到,他拉着安茜往外走。

    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以前的时候他总以为乔弈森能够娶得到安茜是件上赶着的事情,没想到就如同他父亲所言,其实他们应该好好的感谢乔弈森。

    两个人走到车里,安茜问他:“哥哥,刚刚那个人说的是什么?阮小溪又是谁?奕森哥哥说过要照顾别人的话么?他不是早就已经离婚了么?为什么他的家人还会这么反对呢?”

    “总不能够让奕森哥哥这一被子都只喜欢一个人吧。”

    安平说不出来,他对于乔弈森的事情也是了解的比较少,他只知道乔弈森从一开始的不愿意,到后来的愿意,转变的极快,尤其是后来说要照顾茜茜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上门女婿的真挚。

    安平说:“不要管那么多,你只用知道你的奕森哥哥现在说要好好的照顾你,他说他现在喜欢你就够了,你在意他以前的时候有过别人么?还有你看刚刚的那个人,一眼看上去就是个疯子,不用在意他的话。”

    安茜没有从安平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点了点头,但是心里还是一遍遍的回放着刚刚那个人的话。

    怀疑的种子一旦落下,就不会轻易的拔出根茎。就算是再纯净的人也是如此。????安家的两个兄妹离开之后,乔弈森看着乔一鸣说:“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乔一鸣说:“我想要你把阮小溪找回来,她是你三个孩子的妈妈,她才是这辈子应该和你走到最后的人。”

    乔弈森的心中一痛,他忽然间想起来阮小溪和解慕接吻的样子,又想起阮小溪在医院里和解慕两情相悦的模样,他的嘴角勾出一丝冷笑:“你懂什么?阮小溪她才是个水性杨花的人,你可能不知道吧,她现在非常幸福……甚至还带着她的新男朋友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

    乔一鸣说:“这不可能,小溪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你不要因为你自己的出/轨就把问题都甩在小溪的身上。”

    乔弈森冷眼看着乔一鸣:“你不信么?不信你就去找一下阮小溪,你看看她现在在别人的身边笑的有多么幸福。”

    “我告诉你乔一鸣,先放弃这段婚姻感情责任的人不是我,是她阮小溪。”

    乔弈森说完这段话的时候,心脏一阵阵剧烈的跳动:“还有,我现在要娶安茜是因为我爱她,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伤害她,她是我这辈子都会保护的人,这次我没做什么,但是下次就不一定了。”

    说完这话,乔弈森直接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阮小溪现在已经有了解慕,乔弈森好不容易才把两人的影子从自己的脑海中剔除,是阮小溪先抛下他的,但是凭借乔弈森的骄傲,他是不可能承认的,绝对不可能承认。

    乔弈森的推开自己房门的时候,恍惚间又看到了阮小溪坐在床边,含笑看着他的样子,他的心中一阵抽痛。

    安伯勋发现安茜这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他走过去问:“茜茜,怎么了?”

    安茜有些闷闷的:“爸爸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奕森哥哥是真的想要娶我的么?他是真的喜欢我才会娶我的么?还是有人逼他的呢?”

    安伯勋的心脏一瞬间收紧,他说:“茜茜为什么忽然之间有这种想法,乔弈森有多么厉害你也不是没有看到,你觉得能有谁能够威胁的了他么?”

    安茜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安伯勋:“但是爸爸,应该会比奕森哥哥厉害么?”

    安伯勋皱了皱眉:“茜茜你把爸爸当成了什么,爸爸以前的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么?茜茜说让我不能威胁你的奕森哥哥,我怎么敢呢?”

    “还有,要是我真的这么做了,他也不会对我这么尊敬了,对你也这么好了,不是么?”

    安伯勋揉了揉安茜的头:“所以说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安安心心的做你的新娘,你要是再这么愁眉苦脸下去,他可就要不喜欢你了。”

    安茜看着安伯勋,点了点头,安茜也不认为自己的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今天在乔家看到了的那个人实在是太过于触动她的整颗心了。那个人的话像是一颗种子,埋在了安茜的心里。

    安伯勋哄着安茜睡着之后,就去了安平的房间,今天茜茜是和安平一起出去,也是一起回来的,他要问问安平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安茜这么怀疑,难道是阮小溪又回来了?

    安平就知道自己的父亲今天要去找他,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顺便他也有一堆想知道的事情问他的父亲。

    究竟她和乔弈森的前妻阮小溪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约定,乔弈森为什么会忽然间同意这一场亲事,这其中好像是有千万他不知道的事情。

    安伯勋问他:“今天在乔家究竟发生了什么?”

    安平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一都告诉了安伯勋,安伯勋听完之后皱起了眉头:“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带茜茜出门了,说不定这个乔弈森的弟弟还会来找茜茜。既然他这么激进,我们就要提防一下。”

    安平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忽然问了一句:“爸,你和阮小溪究竟是有什么约定?”

    安伯勋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他看着眼前的安平,觉得茜茜结婚这件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就能成功。

    以前的时候他经常会害怕阮小溪会林氏反悔,现在就又要担心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弟弟。

    乔弈森那边的态度他不明白,他不能够确认乔弈森现在和茜茜结婚究竟是在和阮小溪赌气还是真的想圆了安茜的一个梦。

    他对安平说:“你最近这段时间找些人监视着乔一鸣的动向,要是实在没有办法,就先把他关起来,等到茜茜走的时候,就放他出来。”

    安平听到安伯勋的话,一时间有些愣神:“爸,这样做好么?”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