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在害怕什么
    安平已经彻底慌了,说到底他不过也就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孩子,大学都还没有毕业,面对着这样惊悚的现场,他只能感觉到极端的恐惧。

    乔弈森说:“没什么,你已经打了报警电话,我们耐心等待救援就好。”

    说这些话的时候,方晴儿已经赶到了附近,她嘴角带着一点极其疯狂的笑容。

    就算是乔弈森又怎么样?就算是天之娇子又怎么样?不一样还是被自己关在了这里没有办法拖身?

    安茜忽然之间说:“乔弈森,你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这辆车是顶级的安全封闭车,根本就不能够听到外面的人在说什么,外面的人也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但是方晴儿不知道,她一味的自言自语,好像是还十分得意的样子。

    乔弈森看着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的安平:“你不用害怕,这辆车子的安全性能还是非常好的,就连窗户都是防弹设计,就算是我们被拦着这里,也不用担心。”????乔弈森说完这话,安平的脸色才好像是好了一些。

    方晴儿看不到里面的人的样子,她把自己整张脸都贴在了车窗上,瞪大了眼睛往里面看。

    有玻璃刺穿了她的脚掌,但是她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的样子,没有任何的痛觉,只是好奇的往里看着。

    安茜说:“这个演员好脏啊,你看她的脸还有她的头发。”

    安茜说的没有错,这几天方晴儿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安家的住处,她在这个林子里住了几天,把埃及弄的也是人不人鬼不鬼。

    你透过窗户都能够看到她眼睛旁边的眼屎和嘴角的口水。安平忽然之间想到了以前的时候自己好像还喜欢过她,一时间觉得十分的恶心。

    人要是堕落疯狂起来,还真的没有底线。

    安平说:“她现在怎么这副鬼样子了?”

    乔弈森没有回答他的话,他在估计这辆车能够在安茜的手下扛多久,没有人知道警察什么时候才会赶过来。

    乔弈森说:“你在刚刚打电话的时候,往家里也打了一个没有?”

    安平有些傻:“没有啊,你么有让我打啊。”

    乔弈森皱眉道:“你快些和你的爸爸打电话,告诉他我们现在的处境,一定要记得让他不要轻举妄动,毕竟这附近的地上都是一些染了血的碎渣。”

    安平点点头,直接给自己的父亲拨过去了电话,可是一连打了三个,那边都没人接通。

    “哥,我爸他不接电话。”

    乔弈森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他叹了口气,直接自己打通了安伯勋的电话。

    手机响了三声,那边的人就接通了。

    安平看着这对比,一时间有些生气,他现在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爸的亲生儿子,竟然还不如一个外来的女婿受重视。

    乔弈森在电话里把现场的情况说了一遍,安伯勋那边已经渐渐的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最后他说:“我知道了。”

    没有任何其他的话,只是一句我知道了,就让乔弈森感觉到了放心。

    就在这个时候,方晴儿的眼神忽然变了,她看着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反映的车子,她伸出手拍了拍车窗:“你听到了么?”

    乔弈森听不到,也不会有人回答她的话。

    方晴儿表情扭曲,她看着这她以前的时候最喜欢想要得到的的一辆豪车。现在她的眼神里已经变成了疯狂。

    她拿出手上的斧子,她狠狠的劈砍到了车的玻璃上。

    “噗隆……”的一声巨响,车窗没有任何一点的损伤,反而是方晴儿手上的斧子被弹开了。

    安平在斧子砍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吓得无法呼吸。

    安茜倒是在旁边看的兴致勃勃:“我们的车子的质量真的是很好。”

    安平看着已经见怪不怪的两个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毕竟在他的心里,还没有能够强到能够对于这种突发情况还能笑出声音来。

    乔奕森是真的毫无感觉,安茜却是把这个当成了一场游戏,只是身在其中又是一个平常人的安平才能体会到这种恐怖。

    安茜看到窗户纹丝不动,她大脑里一阵疯狂的搅动,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的大脑中好像是有唱片在放,吱吱呀呀的响。

    她能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在干什么,但是她又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觉得十分烦躁。

    就算是再过于结实的玻璃,也经不起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击同一个位置,玻璃已经开始有了细细的裂纹。

    安平一双眼睛瞪的极大:“奕森哥,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乔奕森看着方晴儿好像不知疲倦的动作,要是正常人的话,肯定是不可能长期这样拼尽全力的做出这样一个动作。

    方晴儿不单单是疯了,是已经到了没有了神智的地步。

    乔奕森这个时候倒是有一点好奇了,这个方晴儿怎么就能够自暴自弃到这种地步?是怎么样狭隘的一颗心,才能把自己也逼上绝路?

    乔奕森问他:“一般来讲从你家到这里附近需要多少时间?”

    安平想了想:“开车的话大概十五分钟左右。”

    乔奕森说:“可以,我们只要再支持八分钟左右,应该就能等到你的父亲过来。”

    安平说:“八分钟?你开玩笑呢?我看着就现在这个情况,没有三分钟这个女人就要冲进来了。”

    乔奕森还没有说话,突然之间听到安茜的声音:“你们在说什么?我们现在难道不是在拍戏么?哥哥,你在害怕什么?”

    安茜当然不会知道安平在怕什么,她的眼神中只有澄澈。

    乔奕森瞪了安平一眼,示意他赶快恢复自己的神智,不要再做出什么外现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安茜还以为这一切都是一场游戏。

    安平强忍着自己的忐忑和安茜开口:“你放心吧,这就真的只是一场游戏而已,你不要害怕,哥哥只是想要拍的真是一点而已。”

    方晴儿终于好像是有点累了,她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车子,这是她以前的时候最喜欢的劳斯莱斯的私人订制车型。

    她忽然间整个人贴上了车子。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