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是不是和这个女人拍拖过
    “你现在已经长发及腰了,刚刚好做我的新娘。”

    安茜听了乔弈森的话,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过了蜂蜜一样的甜。安平那个时候也在旁边,听了乔弈森的话,牙齿都要被酸倒了。

    没想到乔弈森一把年纪,哄女生这一件事还是做的十分到位。

    一行人收拾完毕就出了门,安茜能够睁开眼睛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他们就会带着安茜去越来越多的地方,希望她能够在生命的尽头把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只是乔弈森每一次带着安茜出门都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每一次都会以安茜的心脏病复发结束,这就像是一个魔咒,开始的时候安伯勋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之后他就会让安平陪着两个人一起去。

    而且最近的安茜身体状况已经非常不好,多一个人在身边就多一份照顾。只是这次出行,反倒给安平带来了一种无法磨平的心理阴影。

    开始的时候车子原本是平平稳稳的行驶。

    因为安茜的病的原因,安家的别墅是在比较安静的郊外,远离喧嚣的市中心,这样安静的环境对于安茜的病来说是必要的,但是与此同时每次出行就会变得有些冗长。????有恰是中间还有穿过一个不小的树林。

    就在安平正在逗弄安茜的时候,忽然有一个黑影直接出现在了车前。

    乔弈森在开车,他心里猛地一惊,直接踩下了刹车。

    安平有些怀疑的问道:“你刚刚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么?”

    乔弈森下意识的就想要开门下车,他说:“我没看清究竟是个什么,但是是忽然之间到了车前的。”

    安平忙的拦住了他:“这附近是树林,说不定发生什么,你还是小心一点好。”

    乔弈森想了想,好像也确实是有些道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原本被撞到的东西忽然之间爬了起来,乔弈森的眉头微微皱起,那黑漆漆的东西一身杂草,但是隐约还能看得出来是个人的形状。

    乔弈森说:“你们家的附近有流浪汉么?”

    安平摇摇头:“我不记得我们这里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东西直接爬上了车,乔弈森觉得她的手上好像是带了些什么,等到她的脸彻底的暴露在乔弈森的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方晴儿。

    安平前一段时间也看到了这个新闻,他看到方晴儿的瞬间,呼吸都要停了,他当初好奇,可是找来了全部的视频看了的,视频里女人拿着斧头一点点劈砍门的样子实在是触目惊心。

    “方晴儿……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乔弈森也想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方晴儿竟然会在这里?

    这个时候安平想起了:“乔弈森,你是不是以前的时候和这个女人拍拖过?所以她现在疯了就来找你?”

    乔弈森看了一眼安平吓坏了的样子,心中一阵烦躁。

    安茜完全没有跟上人们的脑回路,她说:“你们在说什么?”

    说完她看了一眼爬到车顶上的人:“这是谁?我们又在演电视么?”

    安平已经害怕到说不出话来,毕竟以前的时候他可没有见识过哪个女人拿着斧头爬上他们的车的。

    乔弈森倒是冷静的太多,他安抚道:“茜茜,你不要害怕,你猜对了。”

    安平这个时候才第一次体会到了乔弈森的人格魅力,他的声音有些冷清,但是在这样恐怖的场面之下,却出乎意外的有一种安抚人心的效果。

    乔弈森说:“安平,你好好照顾茜茜。”

    说这话的时候,窗外的方晴儿早就已经有了动作,她直接把一瓶子血红的东西倒在了车窗户上,乔弈森皱了皱眉,这应该是她的血,不过模糊了车窗实在是有些恶心。

    乔弈森不打算再理会她:“安平,你现在拿出手机报警,记得和警察说出具体的位置,要多么具体就多么具体。”

    安平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乔弈森直接开动了车子,他没有时间再去想什么其他,会不会伤害到方晴儿之类的问题,就算是把她从车上滚下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车子又一次开动,只是这次,乔弈森一上来就开的毕竟快,为了吧方晴儿摔在身后,雨刷一点点的把车前的猩红液体刷干净。

    方晴儿全会上帝做的十分愚蠢,她在这个地方选择拦车看起来好似是十分的恐惧,但是说实话她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和这钢筋巨兽抗衡的。

    只是乔弈森没有想到方晴儿虽然疯了,但是还不算傻,她竟然在不远处的位置撒上了一圈的破碎的玻璃和钉子,他们的车经过的时候,没听到什么声响,但是车子忽然之间就漂了半个圈。

    安平惊疑未定的问道:“怎么了?”

    乔弈森看着车上的显示,有些咬牙切齿:“车子的轮胎爆了。”

    这种话在这样的境地之中简直可以说得上的是噩耗,他们两个大男人虽然是不假,但是他们身边还有一个虚弱的安茜,并且他们没有任何的防护武器。

    乔弈森在身后看了一眼,方晴儿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近。

    乔弈森说:“方晴儿的目标明显是我,你保护好安茜,我下车引开她。”

    说着,他就直接打开了车门,只是乔弈森这个时候才发现,这附近的草坪之上都被洒了各种各样的钉子和玻璃。

    是带血的。

    他没有忘记方晴儿身上的病,要是他真的在这个时候下车,就一定会被感染。

    安平在后面问:“怎么了?”

    乔弈森关上车门,说道:“方晴儿在玻璃上涂了血。”

    乔弈森和安茜安平他们身上或者是脚上的东西都是一级昂贵的牌子,但是往往越是昂贵的东西,他们就越是需要小心翼翼的对待,他们的牛皮鞋是绝对不可能会抵挡的了玻璃片和钉子的。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