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开心么
    在方晴儿已经疯狂到砍人的时候,警察蜂拥而至,当方晴儿暴露在各种各样的人人的眼皮之下时,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见到了光的吸血鬼,瞬间就捂住脸,发疯一样的跑了。

    解慕藏了手中的枪,把阮小溪扶起来,他急切的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

    阮小溪的腿一阵阵激痛,但还是强撑着说道:“我还好。”

    解慕急的有些眼红:“就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还能说自己很好?”

    两个人又一次的光顾了医院,这个月以来两个人进医院的次数好像是有些多。

    阮小溪接受了经常地采访,因为这个当事人毕竟是红极一时的明星方晴儿,它会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也真的是让人唏嘘。

    同事方晴儿在现场留下来的那瓶血迹经过检验的确是携带了病毒,经过公安的报道,这次他是彻彻底底的臭了。

    方晴儿之前的是各种丑闻也一一的被放了出来,一时间她被彻彻底底的封杀,甚至有人提起她的名字都会与堕落下贱挂名。????乔弈森和安茜坐在家中开着电视机,乔弈森不经意间看到了阮小溪接受采访的样子,她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之上,嘴上苍白的颜色有几分的可怜。

    乔弈森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中的阮小溪,听着她是怎么在绝境中活下来的,乔弈森只是听着就觉得触目惊心。

    他并没有在采访中看到解慕的身影,但是他看到阮小溪的眼神一直往一个方向看,她的嘴角带着一点点的笑容,好像是沉浸在幸福之中。

    乔弈森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是有些发酸,安茜在她的身边说:“你怎么了?”

    乔弈森把眼睛从电视上收回来:“没什么,只是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有些感慨罢了。”

    安茜倒是一点都没有在意乔弈森的反常,她说:“奕森哥哥,我们再过几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你开心么?”

    乔弈森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他还是笑着点点头:“开心。”

    电视里还是放着方晴儿现在不知道流窜到设呢么地方的新闻,民警是怎么提醒着各位多加小心。

    乔弈森忽然间想,这个方晴儿为什么会对阮小溪下手呢?既然她有了第一次,那会不会有第二次呢?

    事实证明,乔弈森的忧虑是对的,解慕看到被劈砍开的家门,她和阮小溪商量之后,决定换一个房子,毕竟方晴儿现在还没有被抓到,今天她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不保证会不会有下一次。

    阮小溪同意了,方晴儿的事情后让她心有余悸。这个地地方虽然价格上还算可以,但是治安上就有些问题了。

    方晴儿在看到自己吧诶警方通缉的消息之后,她看着电视屏幕上那个看起来一脸肮脏像是个老鼠臭虫一样的女人,她的眼睛里闪过疯狂的光。

    她黑漆漆的手抓着自己的手机:“这群人,竟然敢把我排成这个样子。该死,他们全都该死。”

    但是紧接着方晴儿就看到了另外的一个新闻,乔弈森要结婚了。

    方晴儿看着电视上恩恩爱爱的两个人,她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是有种极端的憎恨从自己的心底涌出来,她看着安茜和乔弈森两张笑脸,她的牙齿都要咬出血来。

    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过得比她看起来要好?

    以前的时候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女二号现在都爬到了她的位置,以前喜欢过追求过她的人现在全部都不见了踪影,就连解慕这种已经一败涂地倾家荡产的男人都不愿意再见她,他们这些人都是凭什么?

    就说这个阮小溪,她是那里比自己好?竟然能够让解慕移情别恋?

    还有这个安茜,一眼看上去急事个短命鬼,为什么又会嫁给乔弈森?

    乔弈森想的没有错,方晴儿现在已经疯了,她只要一天没有落网,就绝对不可能会消停下来,但是他没有想到,方晴儿这次纠缠的人不是已经完全找不到踪影的阮小溪,而是安茜。

    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安茜的时间并不算多了,安茜的心脏病先放在一边,就说那个已经越来越恶化的肿瘤,没有了药物的控制,就开始肆意的生长起来。

    安茜会痛的每晚每晚没有办法入眠,他会在半夜的时候忽然间惊醒,满眼是泪的看着身边的人。

    就连乔弈森都已经能够感觉到安茜的痛苦,她的头发开始越掉越多,最后安茜提议,不如去把头发剃掉,这样还可以带上美美的假发。

    那一天是乔弈森陪着安茜减掉头发的,安茜看着剃刀在自己的头上画圈,原本也剩下不了多少的头发一点点的掉落,她不由得笑了。

    乔弈森有些心酸,尤其是看到安茜脸上的笑容的时候:“茜茜,你笑什么?你很开心么?”

    安茜说:“是啊,我觉得我现在忽然间整个头都变得很轻,以前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安茜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光头,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还有几分的不好意思,乔弈森在她的身边说:“没事,很漂亮。”

    安茜一点也不自信的问道:‘真的好看么?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变成了一个小尼姑?’

    安茜的眼睛里好像是有星星,她看着乔弈森:“你真的觉得好看么?”

    安茜长得很好,虽然是瘦的有些过分,但是无论怎么样,她的眉眼之间都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甚至因为没有了头发看起来更加的立体。

    乔弈森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我觉得十分好看。”

    安茜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明白了乔弈森的话实在哄她,她从一堆假发中挑了一个:“你说这个好看么?”

    这个头发和安茜以前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乔弈森知道她终究还是舍不得的,就算是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

    乔弈森摇摇头,他从这一堆里找了最长的一顶:“你知道么,外面都会说一句话,等你长发及腰,我就回来娶你。”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