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让我抱抱你
    方晴儿也已经发现阮小溪其实在拖延时间,她笑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想拖一点的时间等人来救你么?”

    “不会的,不会有人来的,你看看这周围的人,有哪一个出来帮你了?就是这个样子,不过你以为我会杀你?但我不会这样,你放心,解慕他先现在不是喜欢你么?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他喜欢的东西呢?”

    方晴儿走到阮小溪的身边,她踢了阮小溪一脚,阮小溪断掉的腿骨撕心裂肺的疼着。

    方晴儿说:“疼么?这都是你自找的,我本来也没有想伤害你的**,我已经说过了,是你自己不相信我。”

    方晴儿从自己的身拿出来一个装满了红色液体的瓶子,她的眼睛里散发出疯狂的光芒,我今天是想要让你和我一样,变成个人人都畏惧的存在,让你也体验一把我的感觉,我看看解慕会不会还留在你的身边。我不相信他还会喜欢你。

    阮小溪明白了,其实方晴儿只是想让她感染而已。就在方晴儿准备拧开瓶子的时候,忽然之间一颗子弹打在了方晴儿的手腕上,猩红色的血溅落在阮小溪的身上。

    方晴儿崩溃的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她拧过头去就看到解慕。

    阮小溪终于看到了希望,她的眼神中有一丝的求救,毕竟现在好像也就只有解慕能够救她了。????解慕在远处阴冷的开口:“方晴儿,你是疯了么?”

    方晴儿当然已经疯了,她像是没有痛觉一样,她癫狂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解慕:“你终于来了。”

    “你是不是来看我的?”

    阮小溪忽然之间觉得有几分的恐怖,现在的方晴儿比起刚刚那个拿着斧头砍门的人还要病态,她不直达搜方晴儿的脑子里究竟是在想什么,为什么她会极端的渴望别人的碰触和他人的关心。

    更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挑上解慕。

    方晴儿说:“你看看我,我们才是同类啊,我们都一样从最高点跌倒了地狱里面,你和我是一样的,现在没有人能够看得起我们,你走在街上的时候,遇上以前认识的人也一样会被嘲笑吧,是不是非常的痛苦非常的绝望?”

    “我们才是一样的人,我能理会你,你应该也能理会我。我们彼此才是最懂对方的人,不是么?”

    “你看看以前那些只能跪在地上的蛆虫,他们现在在做些什么呢?他们是不是非常的恶心,小人得志,完全已经看不起我们,你就不想杀了他们么?”

    解慕感觉到恶心,方晴儿哪里来的勇气把他们两个人相提并论,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安保?

    她说:“我们应该在一起的,我喜欢你,解慕,我现在非常的喜欢你。”

    解慕说:“实在是可惜了,我看不上你。”

    方晴儿的眼神瞬间变得有几分狰狞:“你说什么?你竟然说你看不上我?我可是方晴儿,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当红的明星,最厉害的……”

    解慕打断了她的话:“只是曾经罢了。”

    他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接近两个人,他必须要救下阮小溪,他害怕方晴儿手上的斧头。

    虽然他现在有枪,但是如果不是必须,他是不想要直接杀掉方晴儿的,因为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光明的世界,杀人是不被允许的,他不能坐牢,他还有阮小溪。

    而且阮小溪也不想见到自己血腥的一面吧。

    方晴儿笑了:“曾经又怎么样?至少我曾经到达过那样的高度,你呢?你见到过红毯是什么样子的么?你知道万人瞩目的滋味么?”

    她这话是对阮小溪说的。

    阮小溪摇摇头,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种虚荣而不切实际高高在上的感觉从来都不是她追求的。她希望自己能有个和睦的家,这就已经足够了。

    “呵,我就知道,你这种女人怎么会知道那种感觉呢?所有的人都在看你,就像现在一样……你看每一家的窗户都有人伸出头来看我,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接近我,他们知道自己没有那个本事觊觎我的美丽。”

    解慕确定了,现在的方晴儿不但疯了,还k了东西,不然应该不会疯癫到这种程度。

    阮小溪已经快要听不下去她的话了,但是她不能够开口反驳,她知道解慕正在把方晴儿的注意力引到自己的身上。

    解慕说:“晴儿,你先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来,你知道我多么喜欢你,现在我觉得你越来越美丽了,你过来,让我抱抱你。”

    解慕是强忍着恶心说出来这些话的,现在的天气,方晴儿不眠不休的在他家的门口蹲了三天,满脸的泥垢,头发都有些了些怪异的味道,有苍蝇落在她的头发上,邋遢异常。

    解慕觉得自己已经演的非常好了,可是却没有能够打动方晴儿。

    她说:“你抬起头,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解慕看着他,眼睛中只有一片漆黑,再也装不出原来那种真挚的模样,他和阮小溪在一起久了,早就已经习惯了没有了带上面具的那种生活,以前那些为了欺骗而欺骗的自己,解慕已经找不到了。

    方晴儿的喉咙中发出一种诡异的声响:“不对,不对,这是你在骗我,你看看你的眼神,那里有半分的喜欢,你就是在骗我,你就是想要救下我旁边这个贱女人,所以来骗我的对吧!”

    阮小溪没想到方晴儿在某些程度上而言,还是十分的聪明敏锐,就比如说现在,都要疯成这个样子,竟然还能够看得出来解慕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解慕一阵气馁,看来他真的已经适应了这种平淡的生活,以前的生活技能都忘得一干二净,竟然连个戏都不会演了。

    方晴儿这个时候被刺激的更加疯狂:“你是为了这疙瘩贱女人才欺骗我的,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

    阮小溪看着方晴儿癫狂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她有几分的可怜。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