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从来都不真的属于你
    方晴儿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阮小溪的踪影,她暴跳如雷,这个时候却发现了楼梯的存在。她诡异的笑了,她的脚一步步的往上走着:“小溪,你别着急,我来找你了。”

    这次他说话的声音已经近的不能再近了。

    阮小溪感觉到自己的指尖都在颤抖,她终于找上楼来了。

    方晴儿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寻着,以前的时候不甚灵光的脑袋,在这个时候反而灵光起来了,她觉得阮小溪在二楼的几率比在一楼大的太多了。

    她笑着翻找着二楼的每一个房间,她的脸探到床下,打开一个个的柜子,她把自己的血液涂抹在墙上,她的笑容带了几分的狰狞。

    终于……方晴儿来到了阮小溪藏身的书房。

    阮小溪的指尖抖得厉害,她闭上眼睛,呼吸都要停了。

    方晴儿的声音近在咫尺:“我说阮小溪,你究竟在哪里,我还能杀了你么?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的,我就是只想要和你聊一聊。你就出来,好好的请我喝杯茶怎么样?”????阮小溪的脸色苍白,不敢说出来一句话。

    方晴儿在这个书房中环视了一周,她看着拉开的窗帘,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度的快乐:“我找到你了。”

    阮小溪咬紧嘴唇,听着方晴儿的脚步声一点点的接近。

    她“刷”的一声打开了窗帘,随即,方晴儿的眼神中露出些古怪,窗帘后的窗是开着的,她直接伸出头去,这儿高度其实并不算太高,而且她看到了窗户上的脚印。

    “阮小溪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跳窗,不怕把自己摔得残废了么?”

    阮小溪就在墙角的窗帘后,她不敢动,也不敢说话。

    随后方晴儿就直接走出了房间。

    阮小溪这才松了一口气。

    方晴儿咬牙切齿的想:这个该死的阮小溪,她废了这么大的力气,竟然都没有能够找到她。

    该死!该死!

    就在方晴儿就快要到一楼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有些什么不对,这个窗正对着的地方就是刚刚她进门的胡同,要是阮小溪真的从那里跳窗出去,就算是再隐蔽,也一定会有声音。

    方晴儿哈哈大笑,忽然间又向楼上冲过来。

    阮小溪原本已经放下心来,她又一次听到了方晴儿的脚步声。

    阮小溪心中一颤,方晴儿应该已经发现不对了,阮小溪忙的从窗帘后面躲出来,她来到窗边的时候,正好方晴儿已经到了门口。

    方晴儿看到阮小溪那张苍白的脸的时候,她的眼神中有些疯狂:“你别动,你没有必要这样做的,你要是跳下去很有可能会受伤的,你来我这里,我只是想和你喝喝茶。”

    阮小溪眼神落在方晴儿手上的斧子上,她咽了口吐沫。

    方晴儿也看到自己手上的东西实在是太吓人,她扔掉了手上的东西:“你看你刚刚不给我开门,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不是么?你要相信我是一点都没有恶意的。”

    阮小溪要是相信就见鬼了,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个方晴儿疯了。

    阮小溪看了方晴儿一眼,直接跳了下去,在落地的那一瞬间,阮小溪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腿骨发出了一声脆响,方晴儿急匆匆的跑到窗户门口,看着阮小溪直接跳落在一楼外,她的头皮一阵阵爆炸一样的疼痛,她有些咬牙切齿。

    “该死的,该死的阮小溪。”

    方晴儿直接掉头往下走,疯狂的大脑反而让她整个人都聪明了几分,她刚刚就发现阮小溪现在的样子应该是摔断了腿,就算是再跑也不可能跑得过自己,只要她下去,阮小溪就只能任她宰割了。

    想到这里,方晴儿的脸上浮现出几分鬼气森森的笑容。

    阮小溪在跳下楼之后就发现自己整个人好像都已经陷入了绝境,自己的腿骨断了,她刚刚尝试着逃走,却无论如何都不能移动,她有些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家门,要是这个时候还没有人出来,那么她就刽必死无疑。

    阮小溪往周围看了眼,刚刚方晴儿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但是现在没有一个人出来,应该都被她疯狂的举动吓得不敢出头了。

    阮小溪咬着牙往前爬,现在已经是到了绝境,只要能够离她远一点,就要离她远一些。

    方晴儿没有一分钟的时间就出现在了阮小溪的面前,阮小溪看着方晴儿已经美貌不再的样子,她有些震惊,一个人真的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被疾病折磨成这副样子吗?

    阮小溪没有说话,她看着眼前的人,眼神里说不出来是同情还是恐惧。

    方晴儿这个时候已经被阮小溪的逃避热闹,她如同恶鬼一样的看着阮小溪:“你不是能跑么?你有本事就继续跑,跑到我找不到你的地方,我看你能不能钻到地下去。”

    她说话的时候,眼神中全是癫狂,让人不寒而栗,就像是恐怖片中的恶鬼。

    事到如此,阮小溪然而就不害怕了,她说:“你刚刚说我抢了你的男人?方晴儿我告诉你,无论乔弈森还是解慕,他们从来都不真的属于你。”

    “你没有对她们付出过一点的真心,反而希望他们能够真的爱护你,你是不是有些自以为是了?”

    方晴儿被阮小溪的话热闹,她一步步走到阮小溪的面前:“你说什么!你懂什么?他们都是喜欢我的漂亮美丽,他们需要的就是一个外壳而已,我提供给了他们,他们理所应该的爱我,你这种丑女人是不会懂得。”

    阮小溪说:“你有没有想过可能还会有更多比你还要漂亮,还要美艳的外壳存在,而且他们都还有一颗美丽的心,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种自信,认为自己就是全天下第一的美女了?”

    方晴儿被阮小溪的话激怒:“这辈子每个人都围在我的身边,他们每个人都说我是最好的,我是最美丽的,你懂什么?”

    阮小溪看着方晴儿现在蓬头垢面的样子,芳华不再,佳人离开,这样的下场实在是有些凄惨了,不过说到底她还是自己咎由自取。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