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方晴儿发疯一样的敲打着阮小溪的房门,阮小溪有些心惊胆战。

    解慕在看到阮小溪的时候,眼神中瞬间流露出几分的担忧:“怎么了?”

    阮小溪说:“有人在发了疯一样的敲门。”

    解慕的心马上提了起来:“能看的到是谁么?”

    就在这时候,屋外的人忽然吼叫起来:“阮小溪,你给我滚出来!”

    阮小溪不记得方晴儿的声音,只觉得有些熟悉,她皱了皱眉:“难道说现在的劫匪都有女人了?雌雄大盗?”

    解慕听到了阮小溪的声音,问道:“是个女人?”

    阮小溪说:“好像是个女人,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熟悉,我去看一眼。”????解慕二话没说就直接冲出了公司,在这世界上不会有什么比阮小溪的安危还要重要。

    阮小溪说:“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人的声音。”

    她越是靠近门,就越是有这种感觉,解慕说:“无论你觉得有多么的熟悉,都绝对不能够开们,绝对不可以!”

    阮小溪“嗯”了一声。她透过猫眼,正好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泥污的人。

    是方晴儿。

    好像是能够感觉到阮小溪的偷窥一样,她忽然间对着猫眼笑了,她的笑容阴险毒辣,看起来格外的恐怖。阮小溪啊的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解慕在电话的那一边心急如焚,他听到阮小溪的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你没有什么事吧。”

    “是方晴儿。”

    方晴儿的名字一落下,解慕更为恐惧,因为方晴儿现在身上的病,也因为她的疯狂。

    而且……方晴儿是则呢么能够找到他的家呢?

    解慕忽然想起前几天自己感觉到不对的那个下午,应该不会是那个时候方晴儿就已经跟踪自己到了他的家吧,她可能是想对阮小溪动手,可这三天阮小溪都没有出门。

    她一时间觉得发狂崩溃,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解慕觉得有些后怕,这个方晴儿为什么会想要对阮小溪动手呢?还好这几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万一阮小溪也被她感染,那一定是是场噩梦。

    解慕想着拨通了警局的电话,他们饿那里距离家中比较近。应该能更为迅速的制服她。

    方晴儿看到自己单凭赤手空拳是绝对不可能把这厚重的防盗门打开,她看到阮小溪的家门口有几盆花草,通通都扔到门上,狠狠的砸着。

    阮小溪说:“我感觉她好像是已经疯了。”

    阮小溪看着剧烈震动的房门,她心中惶恐。

    解慕说:“你先不要害怕,我马上就会回家,你先到楼上去,我们租的不是双层么?你先找个地方藏起来。”

    方晴儿发现花盆也是徒劳无功,转眼间看到了有个人家的门口竟然有个斧头。

    她的脸上带了点疯狂的笑容:“阮小溪,我看你这一次还能不能当一个缩头乌龟。”

    她这样想着,直接走过去拿起了那把斧头,就对着阮小溪的房门用力劈砍,只是一斧子下去,门就剧烈的晃动。

    阮小溪刚要离开,就发现现在的房门正在疯狂的颤动,前所未有,也恐怖非常。

    阮小溪刚刚的时候还觉得这个门能够支撑到解慕回来,但是现在她已经不能够确定了。

    解慕在电话那头也听到了异常问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

    阮小溪看着房门逐渐被劈砍出一个小洞:“我觉得……方晴儿好像已经找到了斧子,正在劈门。”

    “她是怎么会有有斧头的?”

    解慕咬咬牙:“你放心,我已经报警了,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就应该赶回去你就听我的话,先去找个地方躲起来……”

    阮小溪这个时候已经完全都不能听到解慕究竟是在说什么了,她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恐惧,她说了一句:“奕森,我应该怎么办?”

    解慕听到阮小溪的话,他的眼神中有了几分的晦暗,但他还是一遍又一遍的安抚。

    阮小溪以前的时候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拿着斧子砍门的还是第一次。尤其是刚刚在猫眼里看到的方晴儿那张扭曲阴暗的脸,让她留下了恐惧的种子。

    阮小溪看到们已经被打开了一个洞口,她快速的跑到楼上,她刚刚躲藏到窗帘背后的时候,她就听到外面一声巨响。

    门开了。

    方晴儿的声音有些诡诞:“阮小溪,你在哪里?我知道你在这,你出来啊,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阮小溪能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方晴儿是真的已经疯了,她说话的语调都和正常的人不一样,每一个词中都带着离奇的上扬音调。

    “我只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会和我的男人住在一起,以前的时候也是这样,乔弈森你和我抢,解慕你也和我抢么?”

    阮小溪不能够理解方晴儿的脑回路,怎么现在变成了她和方晴儿抢男人?乔弈森在那个时候还是自己的老公好不好?

    现在到了她的嘴里竟然变成了自己抢他的男人。

    方晴儿看着安安静静的房间,她侧着头想要听到阮小溪的声音,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听到。

    阮小溪已经吓坏了她躲在二楼的书房的窗帘后,一点声音都不能发的出来。

    她听到方晴儿在楼下的脚步声,她应该是先进了厕所,没有找到自己的踪影,然后就又去了自己和解慕的房间搜找。

    方晴儿的眼睛逐渐变得血红,她嘶吼道:“阮小溪,你快点出来,我说了我不会伤害你,你要是再躲下去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我到时候会用我手里的斧头一点点的砍下你的头,解慕肯定很喜欢你的那一张脸吧,我会把你的头送到他的眼前。”

    阮小溪咽了口口水,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她在刚刚的时候已经挂断了解慕的电话。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解慕什么时候会回来。

    同时他还有些担心,就算是解慕真的回来了,他能够对付得了这个疯子么?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