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们的婚礼你要参加么
    好像是阮小溪的声音。

    乔弈森直接起身走下床,他走到门外的时候,正好看到阮小溪揽着解慕的手,笑面如花的解释道这是自己的新男朋友。

    阮小溪再抬起头的时候,正对上乔弈森阴冷的眼神。

    乔弈森说:“怎么,你有了新的男朋友这是迫不及待的向我炫耀么?”

    阮小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为什么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就出现了?为什么偏偏就是这一句话被他听到了呢?

    解慕却说:“对,我是来像你发婚贴的,正好遇上了你的新任岳父,怎么?我们的婚礼你要参加么?”

    乔弈森深深地看了解慕一眼:“滚。”

    阮小溪拉住解慕的手,示意他不要多说了,她看了乔弈森一眼:“对不起打扰了,说罢就带着解慕落荒而逃。”????乔弈森看着阮小溪和解慕一起离开的背影,眼眶通红。安伯勋走到乔弈森的身边:“你身体好些了么?”

    乔弈森没有回答,他只是直直的看着阮小溪离开的背影,神情似乎是有些落寞。

    安平就没有安伯勋那么温柔了,他直接拍了拍乔弈森的肩膀:“你听到了么?我爸在问你话呢。”

    乔弈森回过头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的眼神中有些萦绕不散的阴冷:“怎么了?”

    安伯勋看的出来乔弈森的状态不对,他说:“你回去吧。没什么。”

    说完就继续等候在安茜的病房门口。

    乔弈森问:“茜茜现在怎么样了?”

    安平在旁边冷嘲热讽:“你现在才知道问茜茜怎么样了,你为什么要带她去那种种危险的地方?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只是一堆垃圾老鼠聚集的贫民窟而已。”

    乔弈森回过头看着安平:“你最好不要这样说,每个人都是努力生活,就你现在这种状态,要是没有安伯父的话,你不一定会比他们过得好。”

    安平被乔弈森的一句话气的火冒三丈,正要反驳,就听到安伯勋开口:“茜茜现在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只是直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谁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医生也说不准。”

    “茜茜这次生病来得太突然,谁都没有预料到,谁也不想发生,请你不要见怪,安平也是太过于担心安茜了。”

    安伯勋的这一卷落下,乔弈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像的确是这样,每次他带着安茜出门,总会有大大小小的意外发生,这个并不能怪安平的指责,在某些程度上来说,他是真的没有照顾好安茜。

    乔弈森说:“对不起,安伯父,是我没有照顾好茜茜,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安伯勋:‘茜茜的事情不能怪你,她的身体原因造成的,应该是看到你受伤惊吓过度才会导致的心跳骤停,医生说好在你那个时候给她喂下了急救药,不然的话……’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乔弈森已经知道了后果。

    安茜的性命实在脆弱,是他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那瓶倒是没有继续开口,他担心的是安茜的安危,但在他知道安茜的久久要是乔弈森喂下去之后,就完全丧失了指责的力气。

    乔弈森说:“现在茜茜的情况既然已经稳定下来,不如你们就先回家,我在这里照顾就好了。”

    “你的身体还没有料理好,你放心吧,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安伯勋笑了笑,让安平把乔弈森扶回了自己的病房。

    三天之后,安茜醒了。

    她张开了大大的眼睛,可是里面却只有惊慌失措。

    安伯勋那时候正陪在安茜的身边,他看到安茜睁眼,几乎是要喜极而泣了:“茜茜,你终于醒过来了,你还好吧?”

    安茜却像是一只吓坏了的小老鼠:“奕森哥哥呢?爸爸,奕森哥哥呢?有坏人打了他,流了很多的血。”

    安伯勋知道她这是因为那件事的影响留下了一定的心理阴影,虽然安茜已经二十岁了,但是她的心理年纪还只是停留在十岁左右。

    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把她保护的很好,第一次触及黑暗,几乎要淹没了她的心智。

    “你放心吧,你的奕森哥哥非常的好,一会我就带他过来见你。”

    安茜却忽然之间哭了:“你不要骗茜茜了,奕森哥哥一定是已经死了,他流了好多好多的血,把他的衣服都染红了。”

    她哭得抽抽噎噎,看的安伯勋心痛欲裂:“谁说的,我现在就把他叫过来见你。”

    说着安伯勋就让安平留在安茜的身边照顾,自己去了乔弈森的病房中。

    乔弈森看到安伯勋的身影,问道:“茜茜已经醒了?”

    “是,她已经醒了,但是因为这件事对她留下了太大的心理阴影,她的精神上并不是十分的良好。”

    安伯勋说:“而且她非认为你已经死了,正在房间里哭呢。”

    乔弈森皱紧了眉头,他说:“安伯父这件事你教给我,我会让茜茜相信这只是一场恶作剧。”

    说完,乔弈森忍着伤口的疼痛,起身换下了病号服,穿上了自己的助理之后拿来的西装。

    乔弈森把每一个纽扣都记好了,看起来出了脸色稍微有些苍白,但十分健康。

    安伯勋有些迟疑:“你这样真的能醒么?”乔弈森的伤虽然并不算严重,但也是需要静养,这样劳烦一个病人,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没关系。”

    当乔弈森西装笔挺的出现在安茜的房间的时候,就连安平一时间都愣住了,他怀疑的看着安伯勋,像是在用眼神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乔弈森径直走到安茜的床边,他温柔道:“怎么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怎么你就说我死了?”

    安茜看着眼前的乔弈森,一时间也有些不确定:“奕森哥哥真的是你么?你不是被坏人打中了一枪?我看到你身上好多的血。”

    乔弈森帮安茜擦干净她脸上的泪水:“你这就不知道了,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我们是在拍电影呢,你就偏偏不信,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