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绝不违背我们的约定
    自己和乔弈森在那段时间也日日夜夜的同床共枕,如果自己没有什么的话,那么乔弈森也就自然不会有什么。

    阮小溪自嘲的想了一句:原来乔弈森真的没有骗自己,他和这个方晴儿真的没有发生任何的肉/体关系。

    那医生给阮小溪化验单的时候显得有些匆忙,阮小溪想起来乔弈森还在这个医院,下意识的问了句:“发生什么大事了么?是不是有的病人病危了?”

    那医生说:“可不是么?这不刚刚送过来的一个人,被人打得断手断脚,就连身下那根都踢断了,你别提多么的惨了,身上还中了四五枪,是警察那边把人送回来的,说是什么抢劫犯,也不知道是被人折腾成这样,扔到警察局门口的。”

    解慕的眼神中微微闪过一丝寒光,只不过很快就又消散了。

    阮小溪听到医生的话就觉得毛骨悚然,这个该不会就是昨天抢劫的那个人吧,他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被什么人报复了么?难道是乔弈森?

    阮小溪摇摇头,乔弈森不会是那么狠毒的人,他最多只会抓到他然后把他送回警局。那会不会是那个女孩的爸爸呢?

    阮小溪觉得也不太像,毕竟一个这样疼爱自己女儿的男人,应该会有一副悲悯之心吧。????解慕看着阮小溪有些失神,在旁边叫她的名字:“小溪,小溪?”

    “啊?”

    解慕说:“既然已经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回去吧。”

    阮小溪点点头,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闻得她有些头痛,就在她和解慕要一起离开的时候,阮小溪忽然摸到了自己口袋里面的手机。

    昨天的时候,乔弈森抱着那个女孩,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到自己的手机和钱包,钱包阮小溪放回乔弈森的怀里了,可是这个手机……她竟然忘了。

    阮小溪的表情有些凝重,他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

    那私人订制而出的黑莓手机一出现在解慕的眼前,他就知道了,阮小溪和乔弈森见面了。怪不得她会这么的魂不守舍。

    解慕明知故问:“这个手机是?”

    阮小溪有些失神:“昨天我不是遇上劫匪了么?其实不是我遇到了,是乔弈森遇到的,我刚刚好从旁边经过……”

    解慕在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一切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对那个劫匪不应该下手那么重了。毕竟他伤害的人不是阮小溪。

    解慕说:“那现在怎么办呢?这手机你想送回去么?”

    “当然是要送回去,这个东西对于一个商人来讲应该是极为重要的吧。”

    解慕心说:究竟是这个东西重要,还是你自己相见乔弈森呢?这个应该只有你自己了解吧。

    阮小溪看着解慕:“你说我应该怎么送回去?快递么?”

    “不用吧,那多麻烦,既然你说他就在这个医院里,你就自己去拿给他好了,如果他昨天看到你都没有对你做什么,就应该是真的放下了。”

    这一句放下了让阮小溪的心头有些微痛。

    解慕知道阮小溪其实想见乔弈森,就算这个时候自己出口阻拦她,也是没有意义的话。

    阮小溪拿着手机和解慕一起来到了乔弈森的病房附近,她没想到自己刚刚出现就被人拦住了。

    拦她的人是安伯勋和安平。

    安伯勋咋安平今天看到阮小溪的时候就隐约觉得有些不安,他刻意的守在了乔弈森病房的附近,还真的遇到了阮小溪。

    安伯勋是过来的人,他很清楚两个相爱的人就像是磁石,有些时候会触碰到彼此的正极,但一旦想通那种吸引力是不可抗力的。

    安伯勋说:“你来做什么?”

    阮小溪看到安伯勋的时候有些愣神,但她还是掏出了自己怀里的手机:“昨天他落下了这个东西,我来还给他。”

    安伯勋收下了阮小溪手里的东西:“好,我会帮你转交给他的。”

    解慕不知道阮小溪和安伯勋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又有什么样的交易,他只是单纯的认为安伯勋对于阮小溪的态度并不友好。

    解慕说:“你是谁?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东西给你?”

    阮小溪伸手拦了一下解慕,对安伯勋解释道:“对不起,这个是我的弟弟。”

    解慕看到阮小溪这个样子,心里的不满更是上升了几个格就要爆发的时候,他忽然听到安伯勋说。

    “小溪,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为难你了,但是你要记得我们之前约定好的事情。”

    “茜茜的情况你也已经看到了,她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可能明天就会离开我们。我希望你能够遵守你自己的诺言,这段时间请你不要出现在乔弈森的面前。”

    说完,安伯勋对阮小溪鞠了一个躬。

    这下连安平都吓了一跳:“爸!”

    他以前的时候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弯腰,他明明是一个那样了不起的人,顶天立地好像谁都不曾惧怕过,为什么今天会和这个女人乞求呢?

    安平的角度可以看到安伯勋鬓角的白发,他这个时候才忽然之间意识到,原来他的父亲也已经老了。

    阮小溪更是没有想到安伯勋会忽然之间行此大礼,她急匆匆的扶他:“您不要这样。”

    可是阮小溪怎么说,都没有让安伯勋挺直自己的腰杆。

    “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在茜茜还在世的这段时间,不要再来找他了。”

    阮小溪心里狠狠一痛,她说:“我答应你,我原本也没有想要来找他,只是刚刚好有东西落在我这里,你请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违背我们之前的约定的,我发誓。”

    阮小溪说完这话,安伯勋才起了身,他深深地看了阮小溪一眼。

    “我走了。”

    阮小溪拉住解慕的手臂:“你放心吧,我已经不喜欢他了,我现在身边的人是他,我刚刚说他只是我的弟弟,还不想这么早公布我们的恋情。”

    阮小溪为了能够让安伯勋安心,随口编造了一个谎言。

    乔弈森刚刚在屋内忽然间听到好像有人的说话声在外面隐隐约约响起。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