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当解慕看到阮小溪手指上的的鲜血之后,他的眼神有几分的阴暗:“你受伤了?”

    阮小溪摇摇头:‘没有,只是别人受伤了,他在去医院的时候,沾到了我的手上。’

    解慕拉着阮小溪的手坐在沙发上,他说:“你知道我今天看见谁了么?”

    阮小溪有些心不在焉:‘你看到谁了?’

    “方晴儿。”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她忽然之间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她说:“你怎么会突然之间碰到她?”

    解慕说:‘我也觉得十分扫兴,不过她刚刚好是我们公司签约的艺人。’

    “然后呢?你要是只是见到这个人的话,应该不会专门跑来告诉我吧。”????解慕说:“那是当然,公司的人告诉我,方晴儿因为**得了艾滋病,她在打掉自己的肚子里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的时候查到了的。”

    阮小溪忽然间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她还记得乔弈森和方晴儿曾经是有段时间在一起的,就算是乔弈森一直说自己和她没有发生什么,但是这是真的么?

    就算他们没有发生关系,要是日常生活中有什么意外的接触有该怎么办?

    乔弈森会不会已经感染了?

    当时的阮小溪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直到解慕开口:“你和乔弈森之后在一起那么久,你会不会有事?”

    阮小溪这才想起来,自己和乔弈森在之后也发生了关系,这样倒是简单了,她自己去医院化验,要是她有什么……那就说明乔弈森也……

    阮小溪想到这里立马就要重新赶回医院,解慕拦着她:“你不用害怕,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阮小溪低下头看着解慕纯净的眼睛。

    “你不要着急,我们明天一起去医院检查,已经到了这个时间,就算是你想去,化验室的医生也早就下班了。”

    阮小溪看了眼窗外,已经完全阴暗了下来。

    她想了想也确实如此,她点点头。

    她脑海中浮现出方晴儿以前趾高气扬的样子,她那张美丽的脸以后会慢慢的生长出紫色的斑点,整个人也会像是被吞噬一样的消失。

    阮小溪一时间有些感慨。

    解慕说:“你知道么?今天方晴儿还想要勾/引我,我忍住了,我一看到她那个样子就觉得恶心。”

    阮小溪不由得笑了:“她长得不漂亮么?你还觉得她恶心。”

    解慕看着阮小溪的笑容,一时间有些脸红:“不如你好看。”

    “什么?”

    解慕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我自己意志坚定,我完全都没有被她诱惑。我是出来的时候才听说她有病的事情。”

    “那你有没有后怕?幸亏自己没做什么?”

    解慕摇头:“没有啊,因为我本来就对她没有兴趣,就算是她脱/光了在我的面前,我都不会看她一眼。”

    阮小溪脑子又飘到了医院中的乔弈森的身上,她没有回答。

    解慕看着阮小溪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样子,闫振中逐渐露出几分的阴狠。

    究竟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劫匪敢伤害她?

    晚上,阮小溪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解慕在客厅里坐了很久。

    第二天,阮小溪一醒过来就发现解慕已经坐在餐桌前了。阮小溪心里有点疑惑,他什么时候起床的?

    解慕看阮小溪醒了,他说:“来吃早饭。”

    阮小溪端了粥到客厅里去喝,被解慕拦住了:“你做什么?吃饭不上桌么?”

    阮小溪听了解慕昨天的话,心里就有些难受,她害怕自己已经被感染,要是再染上解慕该怎么办?她不想连累解慕,这可是世纪绝症。

    解慕说:“我们都一起住了这么久,要是传染的话,早就已经被传染了,就不会等到现在。”说着,就把阮小溪往回拉。

    阮小溪心里是对解慕有几分的感激,她知道解慕这是在安慰她,两个人吃完饭就去了医院化验,解慕往医生的手里塞了钱,说希望结果能够尽快出。

    那医生看到钱眼睛都直了,点了点头。

    阮小溪看着熟悉的医院,心里有些难受,昨天乔弈森就是被送到这里来的,他还好么?阮小溪虽然在心里惦记,但是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毕竟当初是自己和安伯勋谈好的条件。

    可是阮小溪这样想,别人不一定会这样想。

    这次安茜的情况有些严重,已经到了不能随意移动的状态,已经一天了,安茜还是没有醒过来。

    安平和安伯勋一直在医院陪伴她。

    可人有三急,安平有些尿急,他匆匆忙忙的去找厕所,正好在等候区看到了阮小溪。他心里有些疑问:嗯?这个女人不是已经走了么?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她还对乔弈森旧情未了?所以才会守在整理等着乔弈森出来?

    安平看着阮小溪,忽然之间生出来几分担心。他上完厕所回去的时候对安伯勋说:“爸,刚刚我又看到乔弈森的前妻了。”

    安伯勋的心里猛地一跳:“在哪里?”

    “就在等候区,我看她也没有什么想要过来的意思,说不定她也病了。”

    安平这样说着,可安伯勋的一颗心还是紧紧地悬着,真的这么巧合?再说了这h市这么多的医院,为什么她偏偏选了这一家呢?

    茜茜现在已经病入膏肓,这场婚礼是他的心愿,自己必须要帮她达成愿望,必须。

    阮小溪在等待结果的时候百无聊赖,解慕今天倒是出奇的安静。两个人坐在一起,忽然看到门外推进来一个急救推车。

    每个医生的脸上都是惊慌失措,好像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在里面。阮小溪的眼神望过去,只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人身上裹着白色的被单,正被送进急救室里。

    阮小溪没有忍住问了一句:“这是怎么了?”

    解慕也看了一眼,冷冷的说:“谁知道呢?”

    没有过多久,阮小溪的化验单出来了,她看着手上的化验单,忽然之间放了心,原来自己并没有感染。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