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安平在旁边不知所以的问道:“所以说是你救了我们家茜茜?谢谢谢谢。”

    “这个乔弈森也真是天杀的,竟然敢带着茜茜去那种地方,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我一定饶不了他!”

    安平的话刚刚说完,就又被安伯勋踹了一脚。

    “爸,你最近是怎么了?说句什么都能打人,你是不是更年期了?”

    安伯勋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个是奕森的妻子。”

    安平看了阮小溪一眼:“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乔弈森的妻子明明是茜茜啊,你是不是忘了他们就要结婚了?”

    阮小溪这儿时候才开口:“是么?那真的是恭喜你们了,我是他的……前妻。”

    安平这个时候忽然之间说不出话来,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家碧玉的女人,以前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给乔弈森生下了好几个孩子的女人,当时乔弈森和妻子之间的情深义重可谓是一段佳话。????她还以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绝世美女,竟然……就这么的普通么?

    安平不可置信的开口:“你就是乔弈森爱的死去活来的那个女人?”

    他上上下下的看了阮小溪一眼,这个人怎么看也就像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怎么可能是生了好几个孩子的人呢?

    阮小溪的唇色有些苍白:“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既然你们已经来了,有人照顾的话,我就先走了。”

    安伯勋听到阮小溪的话,心中有些觉得过意不去,他说道:“谢谢你。”

    阮小溪笑了:“我也要谢谢您,希望您的女儿能够早些康复。”

    开始的时候安伯勋还在想阮小溪要是这个时候不走,他应该怎么办?要不要直接先把她绑走?看来他真是小人之心了,阮小溪完全没有背弃刚出的约定的的意思。

    而且安伯勋能够看的出来,现在的阮小溪已经快要突破曾经的迷茫,她终究会知道自己究竟是想要待在谁的身边。

    安平在两个人中间有些傻:“你们究竟在说什么?你们谢来谢去的做什么?”

    阮小溪看了安平一眼,她有的时候真的很羡慕安伯勋能够把自己的两个孩子都照顾的没有经受过世俗的污染。

    看起来傻才说明以前过得幸福。

    “没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说完,阮小溪就直接离开了,她的手上好像还有乔弈森拉住她的时候留下了的温度,她把自己的掌心贴在胸口。

    “乔弈森就要娶别的女人了。”

    阮小溪念叨着这句话:“以后我们就真的没有关系了。”

    她明明是已经知道了的,在走出那个房间,得到钥匙的时候,她就应该已经想到了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她觉得自己可以无所谓的,可是在到了这个地方的时候,她听到了那样的话,还是忍不住的心痛了。

    要不是安伯勋及时出现,再见到乔弈森的时候,自己真的能够面对那个男人的脸说出“我不爱你”了么?

    阮小溪不能确认。

    安平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他嘟囔:“我们的秘密?爸你和她有什么秘密?你和乔弈森的前妻能有设呢么秘密?难不成?”

    安伯勋看着安平,他就静静的看着安平猜,亚要是能够猜的出来,那他也就佩服他这个儿子的脑袋了。

    “难道你和他的老婆有一腿?行啊你老爸,老当益壮么!”

    安伯勋气的鼻子都歪了:“你这个臭小子,你究竟再说什么?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乔弈森为了见到阮小溪一眼,他整个手术都没有打麻醉,他不想晕过去,他总觉得要是自己一闭上眼睛,再睁眼的时候,就看不到阮小溪了。

    医生们最手术的时候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生怕做手术的人会忽然间痛苦到发狂,可是乔弈森没有。

    他安安静静的的等到手术结束,只说了一句话:“结束了?”

    医生点点头,摘下了带着血的手套。

    乔弈森身上裹了厚厚的绷带,他直接要下床出病房的门。这样大胆的行为直接引来了众人的阻拦:“不行,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乔弈森的脸啊还能够逐渐涌出不耐:“你们究竟要怎么样?”

    一行人都被乔弈森的态度吓到,谁也不敢再阻拦,乔弈森脚步有些踉跄的走出了房间,他还想要问一句,他还想再见阮小溪一面。

    可是乔弈森出房间的时候,外面就只有安平和安伯勋两个人。

    安平说:“你还活着啊,竟然敢吧茜茜带到那种地方去,你是不是嫌茜茜活的时间太长了?”

    乔弈森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安平,他只是问道:“刚刚那个女人呢?”

    安平说:“你说的是那个前妻小姐么?她已经走了,最后还祝你新婚快乐呢。”

    乔弈森听完安平的话,忽然间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安伯勋在旁边说道:‘奕森,你现在的身体不好们还是先回病房好好的休息吧。’

    乔弈森的眼神空洞,他点了点头。

    安伯勋看着两个人弄到现在的这个地步,他心知两个人弄到这个地步不全部都是他的过错,两个人之间肯定也是有一定的矛盾存在,只是他还是没有办法置身事外。

    虽然同情乔弈森,但是他绝对不能够让乔弈森在这个时候对阮小溪旧情复燃,毕竟乔弈森现在是真的想要娶安茜。并且他已经明显能够感觉到,乔弈森在没有了阮小溪之后,对待安茜的态度比之前更为亲近。

    ……

    阮小溪回到家中,就发现解慕竟然早就已经回来了,她勉强自己打起精神:“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解慕说:“你看看表,都已经几点了?还早么?”

    阮小溪这才发现天色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暗了下来,她有几分的尴尬:“我刚刚在路上买菜遇上了抢劫的人,就回来了晚了点,我送受伤的人回医院了。”

    解慕走到阮小溪的身边,他抓起阮小溪的手仔细的查看:“怎么回事?你有没有受伤?”

    请记住本站: w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