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真的不爱我了么
    乔弈森一点点的对着那个人走过去,中间还刻意的踉跄了两下:“你不要拿枪对着我……”

    那人心烦:“少说废话,你信不信我一枪直接打死你?”

    乔弈森把手上的东西放在那个人的面前的时候,他的眼中精光闪烁:“你看得出这是块好玉么?”

    那人一双脏手骂着这东西,他的眼睛几乎都要贴在这玉上了,他说:“妈的,真的是捡到宝了!竟然能够遇上这种极品!”

    就在他已经整个人的情绪都沉浸在得到的喜悦中的时候,乔弈森直接拉住他握着枪的手,用力向下一压。

    那劫匪感觉到手上的压力的时候,一抬头就对上了乔弈森的眼睛。他眼中早就没有了刚刚的惊慌失措,他心中一怕,直接开了枪。

    这声音炸裂在乔弈森的耳边的时候,乔弈森心中道了一声不好,只听到安茜像是收到了极度的惊吓,尖叫了一声,捂住了耳朵。

    乔弈森一阵心急,胃中一阵翻绞似的疼痛,他一边还要保护安茜的那块玉佩,那歹徒眼看是已经急了眼,他漫无目的的按着扳手,就算是乔弈森再厉害,也是不小心被打中了一枪。????他咬了咬牙,手上一个用力,直接就把那人的手腕掰折,随着男人的一声参惨叫,乔弈森抢下了那个手上的手枪。

    那人看到已经完全都没有了胜算,晃着已经废了的手臂,直接就往巷子伸出逃去,

    乔弈森的腰腹部一阵刺激的疼痛,他的手往下摸了摸,就正好摸到了一手的血迹。安茜这个时候已经满脸是泪,她匆匆的跑到乔弈森色身边,看到乔弈森的血的时候,忽然就无法呼吸。

    乔弈森安抚道:“没什么,就只是说一点拍摄事故,不要担心。”

    ……

    阮小溪正在买菜回来,正要回家的时候,忽然就听到自己附近的小巷之中传来一阵阵的枪声,她心中一愣,最近早就听说这附近有抢劫事件,但是现在的劫匪都这样的嚣张了么?竟然大白天的就抢劫,还有枪?

    阮小溪想了想,还是顺着枪声的方向走了过去,顺便拨打了110,要是真的有什么情况发生,还是警察靠谱。

    阮小溪刚刚走到小胡同的时候,就看到有个人断了手正拼了命的往外跑,阮小溪还是往巷子里看了一眼,只见到一把手枪正在地上,这里还有两个人,有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子倒在地上,男子正在焦急的叫她的名字,身边还有大片的血迹。

    阮小溪心中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杀人了?

    阮小溪匆匆忙忙的跑过去,她说道:“这位朋友,是发生了什么事么?”

    乔弈森这时候整颗心都挂在安茜的身上,他说:“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医院?我要赶快送她去医院!”

    阮小溪越是走近这两个人,就越觉得这个男人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她走到两个人的面前,当那个人开口的时候,她整个人愣住了。

    乔弈森从安茜的口袋中掏出一个小药瓶,他不知道安茜竟然这样的脆弱,明明已经好好的安抚了,但是在看到血的时候,还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里没有水,安茜也不可能直接吧药咽下去,他含住药片,直接贴上了安茜的唇,无关**,只是为了救人的性命。

    安茜好不容易才咽下了这个药片,乔弈森抬起头问:“这附近……”

    可是当他抬起头对上阮小溪的眼睛的时候,他忽热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反应是直接把手上的人扔在一边,向阮小溪解释刚刚的那个“吻”。

    可是下一秒乔弈森的神志就已经恢复了,对了,他和阮小溪现在是什么关系呢?他们有什么关系呢?他又为什么要和她解释?

    阮小溪这时候也发现了乔弈森腰上的伤口,那地方正在不停地往外流血。

    阮小溪的眼中有一丝沉痛闪过,她忽然想起来在拉斯维的时候,那个时候乔弈森也是受了伤……两个人虽然艰难,但是恩爱,现在他们究竟是怎么了呢?

    阮小溪蹲下来,看了安茜苍白的脸色,对乔弈森说:“我知道这附近哪有医院并不算远,你跟我来,你身上的伤还好么?”

    乔弈森想说:我身上的上没什么,但是我的心里有伤。

    但是他终究还只是摇了摇头,摇摇晃晃的抱起了安茜。

    阮小溪带着两个人走出了胡同,来到了大街上,她叫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载着乔弈森他们一起去医院。

    可是就在阮小溪要关上车门的时候,乔弈森忽然拉住了她的手。

    乔弈森没有说什么,只是那双漆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

    阮小溪觉得自己的眼泪就快要流下来了,那司机也是个热心肠的,说:“你们不要含情脉脉了,都快要出人命了。”

    乔弈森知道自己应该放手,但是真的舍不得。

    他没有见到阮小溪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可以狠下心来,可是见到她的时候,他的所有的坚持都通通化为了灰烬。

    阮小溪最终还是上了车,谁也不知道原因,谁也没有说话,他们把安茜送到了医院的抢救室,而乔弈森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他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他问了一句:“你真的不爱我了么?”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身上的血迹,她摇了摇头,只是一瞬间乔弈森的眼神就灰暗了。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在乔弈森的手术室的门口的,当安伯勋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病房外的阮小溪,一时间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阮小溪说:“对不起,我在我家的附近看到有人打劫,就过去帮忙,没想到就遇上了他们。”

    安伯勋是接到了医院的通知来到这里的,可是没想到一来就遇上了个重型炸弹,乔弈森现在还不容易才答应和茜茜结婚。

    可是阮小溪这个时候出现,会不会影响到乔弈森的选择?

    会的,一定会的。

    乔弈森既然会因为阮小溪的决绝而答应娶茜茜,那么这个时候阮小溪的一句话,很可能就会让他奋不顾身的放弃。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