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要直接嫁给奕森哥哥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第二天她一睁开眼睛就是在自己的家中。

    阮小溪躺在床上伸了个了懒腰,她脑袋开始昏昏沉沉的运转,当她看到身边的解慕的时候,还有几秒钟没有反应过来。

    解慕说:“你醒了?”

    阮小溪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满脸都是惊讶,“腾”的就蹿起来。

    随后就开始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穿着衣裳,在发现自己衣衫整齐,才松了口气。

    阮小溪有些愤慨:“你为什么会睡在我的房间?”

    解慕看着她这样子,不由得笑了:“你仔细看看,你现在是在谁的房间里?”

    阮小溪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在解慕的房间里,解慕的床上,还盖着解慕的被子,她一时间有些脸红,有些不好意思。????“是我走错了房间么?”

    解慕说:“不是你走错了房间,是我把你抱回来的。”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间竟然不能言语,她很想质问为什么解慕他要这样做,可是她忽然想起来自己昨天去了酒吧,在中间好像喝的大醉,中间发生了什么竟然一点也不记得了。

    解慕说:“你昨天可是一直抱着我不肯松手呢,只要我离你远一点,你就张嘴咬人。”

    解慕说着把自己的袖子拉开给阮小溪看:“不然你看看你自己的杰作。”

    阮小溪看过去,发现解慕的手腕上还真的有很多的伤痕,一个个的牙印触目惊心。

    阮小溪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心从胃部涌出来,她看着眼前的解慕,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以后绝对不会再碰酒了。

    解慕倒是很体贴:“你今天不舒服的话,就不要出门了,我帮你去熬一点粥。”

    阮小溪已经十分的不好意思了,尤其是在看到解慕手上的痕迹,她摆摆手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你先去上班吧,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不要迟到了。”

    解慕有些遗憾的开口:“你说晚了,我已经请假了。”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解慕:“你说什么?”

    完了完了,这份工作实在还算不错,哪里有新人刚好够到工作岗位上的第一天就请假的?老板一定会开除他的。

    阮小溪说:“那你是不已经又是无业游民了?”

    解慕耸耸肩,没有说话,阮小溪有些崩溃,看来酒真的是一个害人的东西,她原本是想要去庆祝一下,结果现在倒好了,看起来这算是庆祝解慕失业了。

    阮小溪的话没有说完,她直接走出了解慕的房间,就看到了一片狼藉的房间,屋子就像是被台风卷过一样,就连门子都已经坏了。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开口:“这是怎么回事?”

    解慕脑海中开始回放昨天他在把阮小溪带回家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

    解慕在没有遇上阮小溪之前,还真的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差的酒品,真是万里挑一啊。

    在出租车上,阮小溪就醒了,她说车上的空调实在是吹得人难受,要直接开窗跳车。

    解慕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制止了她自杀一样的行为,在下车的时候,那司机看了阮小溪一眼,对解慕说:“兄弟,这是你的女朋友?”

    解慕只能点点头,那司机满脸的同情,说了一句:“还真的是不容易啊。”

    到了家门口阮小溪是拿着钥匙的,因为两个人现在刚刚搬到这里,手上还只有一把钥匙,阮小溪拿在手上。

    解慕看着阮小溪艰难的掏出钥匙,她想要对准锁眼,却每次都是徒劳无功。

    解慕说:“不然我来吧。”

    阮小溪看了他一眼,满脸都是愤怒:“怎么,你看不起我么?”

    解慕一时间无语,他有些无奈的看着阮小溪开门开了十分钟,最后,还是没有打开。

    这十分钟已经激发了阮小溪的怒意,解慕伸手想要拿过阮小溪的钥匙帮她把门打开,但是每次只要稍微接近钥匙,阮小溪就会狠狠的一巴掌打过来。

    她怒目而视:“怎么,你想入室抢劫?”

    解慕:“……”

    阮小溪最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直接几脚把防盗门踹开了。

    解慕目瞪口呆,他是没有想到阮小溪喝醉了之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不只是性格上有了变化,就连体力上也好像是换了个人。

    解慕觉得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能这么简单的就把这门踹开。

    之后阮小溪进了家门就像是大闹天宫,直接把屋子里掀了个底朝天。

    阮小溪在从解慕的嘴中听到自己的光荣事迹之后,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自己喝醉了竟然这样的恐怖么?

    阮小溪这一天强忍着袭击胸腔里的恶心,整理了一天屋子,中间又换了一扇门。

    阮小溪有些心痛,她原本是庆祝家中有了收入,结果现在只变成了支出。

    ……

    安茜回到安家之后,就告诉了安伯勋和安平,乔弈森同意了和自己结婚这件事。

    安平有些不敢置信:“怎么会这么突然,他以前不是打死都不肯的么?”

    安伯勋狠狠的白了安平一眼,安平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不过现在的安茜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之中,压根就没在意安平说的话。

    “爸爸,你的茜茜终于要变成新娘了,以后我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宝宝。”

    安伯勋看着安茜开心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虽然他是对不起阮小溪,但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茜茜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流逝,如果现在还不能满足她那微弱的愿望,可能就是她这辈子的遗憾了。

    安伯勋说:“茜茜,既然你们已经决定要结婚了,那我们先举行订婚典礼好不好?”

    安茜说:“不要,我不要什么订婚典礼,我想要直接嫁给奕森哥哥,这也是他的意思。”

    安茜的话一落下,安伯勋一时间愣住了。

    他原本只是想让乔弈森给安茜一个假的婚礼就已经足够了,只要一个订婚,就可以让自己的女儿快快乐乐的离开。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