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终于成为你的新娘了!
    人群又一次有人把眼神投射了过来,大部分都是女人,每个人都是奔着解慕去的,尤其是看到他被阮小溪解开的几个纽扣,心里都暗暗叫好。

    解慕这才反应过来,他一把抓住阮小溪的手“你清醒一点,我们这是在外面。”

    阮小溪邪魅一笑“在外面又咋么了?外面才刺激啊。”

    解慕真的想把阮小溪现在的每一句话全部都录下来,要是她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一定会找个地缝直接就钻进去。

    可现在的阮小溪却是什么都不会觉得,他没有任何的一点羞耻心,只是一个劲的让解慕自己脱。

    说着就要解开自己的衣服。

    解慕这下真的急了,他原本就是一个男人,就算是真的脱了一干二净也不会有什么,但是阮小溪不一样。

    更不要说阮小溪是她喜欢的人了。

    解慕直接就抓住了阮小溪的手“你不能再脱了,听到了么?”

    这次解慕说话的时候,眼神之中带了一点点的威胁,他看着阮小溪“听到了么?”

    不愧是真正当过杀手的人,他的一个眼神就杀气十足,直接让阮小溪愣了。

    “可是……我真的很热。”

    阮小溪有些委屈巴巴的解释道。

    解慕有些无奈,他收回自己的眼神,既然已经到达了自己想要的程度,那就这样吧。

    “觉得热的话,我们就现在回家,你不能在酒吧里大吵大闹,知道了呢?”

    阮小溪说“知道了。”

    解慕发现了,对待阮小溪,有的时候还真的不能太过于温柔,不然真的不能够治服这个女人。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阮小溪刚刚答应了她,下一秒就开始一边哭一边继续刚刚的动作。

    “你这个坏人,你竟然敢吓唬我,我就不能让你如意!”

    “乔奕森,你是个坏人,你不爱我了!”

    解慕一时间头晕脑胀,他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让阮小溪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了丑,他直接搂住阮小溪的脖子把她抱进自己的怀里,其实是十分隐蔽的在阮小溪的脖颈处用了一个手刀。

    阮小溪转眼间就软软的倒在了解慕的身上。

    解慕的眼神扫过看戏的众人,把他们好奇的目光一个个的击退,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乔奕森。

    乔奕森刚刚是被安茜拉着离开,只是他忽然想到阮小溪的酒量一向不好,从来都是只要一喝醉了就会整个人都神志不清。

    就算是阮小溪已经不再爱他,但是他也不能直接把阮小溪留在这样一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就算是她的身边有了解慕又怎么样?这个男人就真的能够保护她么?

    只是就连乔奕森也没有想到他一回来就看到阮小溪整个人面不改色的坐在解慕的身上,一副急色的样子,拉扯他的衣服。

    乔奕森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阮小溪……你就真的这样爱这个人?

    竟然已经到了这种不知廉耻的地步了么?

    就算在大庭广众之下也要做出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以前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小心翼翼的娇羞难道都是装出来的?

    尤其是他看到阮小溪径直落在解慕的怀抱之中的时候,乔奕森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解慕不知道为什么乔奕森竟然也会到这里来,他警惕的盯着乔奕森,眼神中满满的都是警惕。

    不管乔奕森的目的是什么,他都绝对不能让他把阮小溪带走,绝对绝对的不可以!

    解慕抱着阮小溪,他直接捧住了阮小溪的头,一个吻印在了她的唇上。

    解慕的行为明显就是在示威,乔奕森想直接冲过去把他摔在一边,乔奕森看到在阮小溪在解慕的怀里没有一点的反应,忽然之间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阮小溪也不是不愿意。

    安茜看到乔奕森通红了的眼眶,她不知道究竟乔奕森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的弈森哥哥在一进这个地方就开始不正常,又为什么会去而复返。

    她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说什么了,她觉得现在的乔奕森好像并不想听到她的声音,于是她索性就闭了嘴。

    乔奕森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握住安茜的手离开的,在走出酒吧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发现自己是真的流泪了。

    他想起来阮小溪在那张纸条上写给自己的话我不爱你了。

    是啊,她应该是真的真的不再爱自己了。

    她身边已经有了新的人。她已经拥有了新的爱情,在紧紧抓着过去不肯放手的人其实只有自己了。

    乔奕森拉着安茜的手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究竟是走了多久,他才忽然对身边的安茜说“茜茜,你想要嫁给我么?”

    安茜心中一惊,她看着身边的乔奕森,眼神中全都是兴奋“弈森哥哥,你愿意娶我么?”

    乔奕森笑了,只是眼神中却如同一汪深水“是的,我愿意娶你,你愿意嫁给我么?”

    安茜这一辈子都活的天真烂漫,她在听到乔奕森的这句话的时候,只感觉一瞬间自己的世界全部都变成了粉红色。

    她无暇思考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也不能思考是不是中间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只是一个劲的点头,笑着答应“我愿意,我愿意,我这辈子最期盼的事情,就是成为弈森哥哥的妻子!”

    安茜紧紧的握住乔奕森的手,摸出自己的手机给安伯勋打电话“爸爸,我要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好消息!”

    安伯勋笑了“怎么了,你成功的让你的弈森哥哥开心起来了?”

    安茜说“当然不是,是弈森哥哥已经答应要娶我了!”

    安伯勋手指一紧,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明明应该开心的一件事,但安伯勋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说出祝福的话来。

    “爸爸,爸爸,你不为我开心么?”

    安伯勋这才回过神来“我当然为你开心了,我的茜茜终于要成为红红的新娘子了。”

    安茜笑着围着乔奕森转圈“我终于成为新娘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