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带我离开这里吧
    乔奕森刚刚带着安茜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店中每个服务人员的态度好像都不太对。

    乔奕森刷了卡之后,那服务员给他鞠躬,九十度。

    呵?以前的时候他可没有见过这里的人这样的恭敬。

    乔奕森带着安茜走进酒吧,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看到阮小溪。

    阮小溪坐在解慕的身边有说有笑,一点也没有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那种抑郁阴暗,她好像重新回到了阳光之下。

    整个人的身上又散发出那种女性的温柔光芒,纯净澄澈。也让人移不开眼睛。

    乔奕森愣愣的看着阮小溪手上的酒杯被解慕夺走,又看到几个女人围上来,之后又被解慕赶走。

    阮小溪笑的明艳动人,原本苍白的春色也变得粉嫩,整个人像是重新复活了一般。

    乔奕森的脚步有些不稳,他的胃一阵阵火烧一样疼痛,真的么?

    这是真的么?

    难道待在自己身边竟然这样痛苦,竟然真的能把你毁灭?

    你费尽心思的离开我,真的就只是想要找到解慕,然后对他笑面如花,和他白头偕老?

    安茜发现了乔奕森的不正常,她有些着急“弈森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她握住乔奕森的手,只感觉到一阵阵的冰凉。

    乔奕森有一瞬间想要直接冲上去和阮小溪问个清楚,可是当他看到阮小溪夺走解慕手上的烟的时候,他就已经全身没有了力气,像是整个人被放进开水中煮沸。

    安茜有些担心“弈森哥哥,你不要吓我,你到底怎么了?我们走吧,我们不要在这里了,我好害怕。”

    安茜的哭声换回了乔奕森的理智,他低头就看额了安茜的眼泪,他的喉间似乎是有种血腥气在翻滚。

    “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之间哭了呢?哭了可就不好看了。”

    安茜是被吓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那么绝望的表情,那样的痛苦深深地感染了她。

    让她也生出来同样的感觉。

    安茜抓着乔奕森的手臂“我们走吧,我不要再这里了,这里黑漆漆的,一点都不好玩。”

    乔奕森回头深深地看了阮小溪一眼。

    不是已经决定要放弃了么?为什么还是会这样的难过,这样的不舍?

    乔奕森想直接冲过去拉住阮小溪的手,只是他身边的安茜死死拉住了他的手腕往外走。

    “我们不要在这里了,弈森哥哥……你带我离开这里吧。”

    乔奕森只能顺着安茜的脚步一点点的离开,一点点离开这个有些阮小溪的世界,虽然痛苦不舍,但也无可奈何。

    就像安茜说的那样,你要是真的爱他,就应该希望她能够过的幸福,不管这份幸福究竟是谁给的。

    阮小溪感觉到好像有人的眼神在注视着自己,她回过头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解慕问她“怎么了?”

    阮小溪摇摇头“没什么,应该是错觉吧。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我爱你。”

    解慕趴在阮小溪的肩膀上,在她耳边说“我爱你。”

    阮小溪有些全身发冷。

    解慕笑盈盈的起身问道“是不是这种感觉?”

    阮小溪摇摇头“才不是你这种感觉,你这个简直油腻死了。”

    解慕哈哈大笑,也就没有在说什么了。

    阮小溪跟着解慕待了一会,解慕一个没有拦住,阮小溪喝了一杯鸡尾酒。

    开始的时候,解慕看着阮小溪清明的眼神,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尤其是在阮小溪已经喝下去几杯烈酒,可还是面不红眼睛也唯有涣散。

    解慕拍了拍阮小溪的肩膀“你可以啊,原来你竟然流酒量这么好,上次的时候原来都是装出来的么?”

    可是马上解慕就发现有什么不对了,阮小溪笑盈盈的点了一杯深水炸弹,竟然面不改色一口气喝了下去,看的周围的每一个人都震惊了。

    “天啊,这个人的酒量是不是也太好了点?”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

    “……”

    旁边的每一个人都在窃窃私语,甚至有人说“再来一杯深水炸弹。”

    只有解慕发现这个时候的阮小溪不太对了,他摇摇阮小溪的肩膀“小溪,你还好么?你还知道我是谁么?”

    阮小溪抬起头看他,好像是没有一点不正常的地方,她笑着说“你不是解慕么?”

    解慕继续问“那你说我是你的什么人?”

    阮小溪打了个酒嗝,笑嘻嘻的看着他“你是什么人?你不就是我的老公么?”

    “你看你长得这么帅,难道不是我的人么?”

    阮小溪的话音一落下。周围的人都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解慕这次确认了,阮小溪这是真的醉了。

    解慕走过去对阮小溪说“好了,你已经醉了,不能够在喝了,我们回家。”

    阮小溪一把就甩开了解慕的手,她站起来,踉踉跄跄走了两步,只是眼神还是精光闪烁“我怎么就醉了?我没有醉,你不要胡说,你才醉了。”

    这时候周围的人才看出来原来这女人早就已经喝醉了,只是他的体质原因,可能就是那种喝了酒以后不上脸。

    众人看着纷纷觉得没劲,他们本以为会遇上一个千杯不醉的神人,没想到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解慕拦着阮小溪“好了好了,你没有醉。我们一起回家继续喝怎么样?”

    阮小溪瞪大眼睛“为什么要回家继续?我们在这里就可以啊!”

    说着,阮小溪就直接扑到了解慕,她眼神迷离“弈森,你的身材还是这么好。”

    解慕一听到阮小溪嘴中那句弈森,整个人都愣了。

    阮小溪的手一直在解慕的身上游走,直到已经解开了解慕的衣扣“你自己脱啊,为什么要我帮你?”

    旁边的人们没想到,刚刚被认为没劲的两个人又来了一场劲爆的,这次好像更加厉害了。竟然直接就上演活春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