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只要你开心就好
    和阮小溪不一样,解慕以前的时候可是经常会在那种地方接收什么暗杀任务的。那里群魔乱舞,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可是当他看着阮小溪满脸都是期待的时候。

    解慕撒了个谎:“好啊,正好我也很久都没有去过了。”

    阮小溪带着解慕去了h市消费水平最高的酒吧,她和解慕出现在酒吧门口的时候。

    那边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解慕的身份。

    解慕的事情已经在电视上轮番播报了,说是解家原本是支持乔家药物上的合作的,可是中途却忽然反悔,然后又收到乔家股市的冲击,直接倒台了。

    服务员看着解慕那张脸,礼貌的伸手拦住了他们。

    “您好,我们这里最低消费可是十万。”

    虽然已经预想到了很贵,但是阮小溪还是被这个数字震慑到了。

    她回头小心翼翼的问了解慕一声:“他说的都是真的么?”

    解慕点点头。

    阮小溪说:“那不然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解慕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本来他就不想要到这种地方来,在哪里其实都是一样的,只要阮小溪开心就好。

    阮小溪正拉着解慕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忽然听到那个服务员开口:“呵,都已经穷成那副样子了,还竟然敢跑到这种地方来自取其辱。”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破产了么?”

    阮小溪心头的火气一瞬间就涌了上来:“你说什么?”

    解慕倒是从来都不在乎这种小人物是怎么评价他的,毕竟她现在想要过上的就是一种平凡的生活,那种看似奢华却从中**的感觉他已经尝过了。

    已经腻的很。

    是这种对着金钱有着绝对的崇拜的人所不知道的。

    解慕说:“没事,我不在意,我们走吧,不至于和他们这种人生气。”

    那服务员听到解慕的话:‘我们这种人怎么了?怎么也被背信弃义最后家破人亡来的好吧。’

    阮小溪气的全身发抖:“你说什么你们这里的人就这么对待客人的么?”

    “我们对待客人的态度可是非常好的,但是刚刚好像是您自己说的,您自己说自己不要在这消费的。”

    解慕从小在黑暗中打滚,早就已经见惯了人情冷暖。

    阮小溪却是气的咬牙,她直接拿出自己的银行卡:“你不是说你对客人的态度不是这样么?”

    “我现在就好好看看,你是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客人的。”

    “今天我就要去这里消费了。”

    那服务员看了阮小溪一眼:“那请您先消费一下最低消费额吧。”

    这明显就已经是看不起的态度,阮小溪出了口气:“好。”

    说完了之后,阮小溪就直接在这里刷了二十万。

    阮小溪说:‘好了,我现在已经是你们的客人了。’

    这服务员没想到眼前的这两个人竟然还真的有二十万,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诡异。

    很久他才说:“欢迎光临。”

    阮小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现在我要你对他道歉。”

    解慕倒是觉得有几分的意思,他还是真的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有这样的魄力。

    那服务员死死的盯着阮小溪,没有能够说出话来。

    阮小溪说:“怎么?现在竟然哑巴了么那我想问你,刚刚你口出狂言伤害别人的时候,你有没有这样难以启齿?”

    阮小溪能够接受自己被人侮辱,却没有办法看到解慕受气,这原本是一个那么风光无限的人,现在因为在最后的时候背弃了原本的黑暗,走到正常的生活中,而让人嘲笑。

    阮小溪觉得今天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了这个势力的人:“你是不是不肯说?那好,我就叫你们的主管过来,我要投诉你。”

    解慕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说实话他一直都放荡不羁久了,倒是不屑于和这种小人物一般计较,但是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阮小溪这样做实在是解气。

    主管很快就被叫到了阮小溪的面前,当他看到解慕的脸的时候,也有一点的愣神:“先生,小姐,发生了什么?”

    阮小溪说:“就是这个人,他出口侮辱我们。”

    那主管看了一眼在旁边站的笔直的人,他的脸色一片铁青,就连嘴唇都在颤抖。

    “刚刚他说我们消费不起这样的地方,不是你们的客人,所以他对我们出言不逊,但是我现在已经消费了二十万,是不是已经算是你们的客人了?”

    “那么现在我要他一句道歉不过分吧。”

    那主管倒是十分的懂事:“当然并不过分,我在这里替我们的酒吧向您道歉了。至于刚刚的那为员工,他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违反了我们的条令,按理说应该是被开除的,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处理的。”

    那服务员应该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他噗通的一声跪下来:“对不起,对不起,我道歉我道歉,请您不要开除我……”

    这个人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可怜,阮小溪看到他的样子一时间有些心软。她原本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她刚刚想说什么,却被解慕往后拉了一把。

    “好的,我接受你的道歉。”

    说完之后就看也没有看那个跪在地上道歉的人,拉着阮小溪的手就走进了酒吧。

    阮小溪说:“你干什么?我们不为他求情么?”

    解慕说:“没有必要,你知道么这样的人留在这里早晚就是一个死,看他也是刚来不久的样子,今天只是解雇他而已,要是遇上什么脾气不好的人,他肯定就直接见阎王了。”

    阮小溪说:“但他好像也不是对任何人都这样。”

    解慕笑了笑,在阮小溪的耳边说了一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一个在上面待过的人遇到在落魄的境地,也是比起他们要好的太多。”

    阮小溪听到解慕的话:“你这意思是不是说,其实你还有什么存款?”

    “不,我的意思是,我要是想的话,随时都可以杀他。”

    阮小溪哼了一声:“那有什么用啊,过日子还是钱最重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