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却忘不了他
    乔弈森细细的去想,却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来了。

    安茜把沙发收拾平整,她看了眼窗外:“啊,好像已经是吃午饭的时候了。”

    乔弈森其实一点也没有胃口,只是他不想吃不代表安茜也不想吃,他说:“你想要吃什么?让人送上来吧。”

    安茜看了眼乔弈森,只是才几天不见,乔弈森瘦了很多。

    就在刚才她伏在乔弈森的身上,她已经能够感觉到乔弈森的身上突出来的肩周骨,隔的她生疼。

    爸爸说乔弈森最近应该是不太开心,她也能看出来了。

    与其让奕森哥哥开心起来,还不如让他先恢复正常的作息。

    安茜说:“可是我不想吃他们送过来的东西,我以前的时候,每天都被关在家里,只能吃到家里的厨子做出来的菜,我想去外面看看。”

    乔弈森实在是拿着安茜没有办法,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没有办法能够对安茜狠下心来了:“那你想吃什么?”

    安茜说:“我们出去看看吧。”

    走到电梯口的时候,乔弈森才又想起来,安茜是不能坐电梯的。

    他忽然之间想死,既然他们还要下去,又为什么刚刚废了那么的力气上来呢?

    乔弈森说:“所以说,我们是不是还要走下去?”

    安茜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不用啊,我可以坐电梯啊。”

    乔弈森问她:“你以前的时候,做过这个东西么?”

    安茜点点头:“坐过啊。”

    乔弈森舒了一口气,正准备带着安茜走进去,电梯门都要关闭的时候,安茜才继续说道:“那次的经历真的十分的离奇呢,只不过之后我在家里半个月没有下床。”

    “怎么了?是被电梯夹到手指?”

    安茜说:“好像是心脏病忽然间复发了。”

    乔弈森一把拦住了正要关闭的门,直接带着安茜从电梯里走出来。

    安茜倒是有些好奇:‘奕森哥哥?怎么了?’

    乔弈森觉得要是多这样的惊吓几次,自己的心脏病就要有了。

    “算了,我忽然还是觉得走下去还是挺好的。”

    乔弈森不忍心直接说是因为怕你再次犯病。

    安茜说:“可是那次好像是凑巧而已。”

    不管是不是凑巧,乔弈森都已经不能赌了。

    两个人来到公司外,乔弈森被**辣的光阳一晒,忽然之间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

    安茜十分开心,她说:“奕森哥哥,我们去吃那个吧。”

    乔弈森抬头就看到了一家火锅店,还是川家口味。

    乔弈森觉得自己就像是带着自己的女儿一样,处处的费心,他最终带着安茜去了一家牛排店铺。

    中间的时候还交给了安茜怎么吃这种东西。

    安茜以前的生活每天都是和各种粥水作伴,这时候实在是开心。

    等到吃完饭之后,两个人又来到了公司下:“我们要回去么?”

    乔弈森看了眼二十层高的楼盘,他忽然之间不想要上去了。

    “不了,我不然带你去别的地方玩?”

    安茜属于去哪里都觉得好的性格,直接就点头了。

    阮小溪带着解慕安定下来之后,她发现自己竟然满脑子都是乔弈森。

    她不能自控的想,乔弈森现在究竟怎么样。

    开始的时候,明明是自己想要离开他的,可是等到她找到解慕,安下心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忘不了他。

    阮小溪苦笑。

    虽然想念,但是她竟然不想回到他的身边,真是奇怪。

    解慕在阮小溪的身边正在练习怎么把苹果的皮削下来。阮小溪看着解慕认真的样子:“你有没有想好自己以后想要做些什么?”

    解慕放下手上的水果刀,他一本正经的开口:“你说我要是去做保镖好么?”

    阮小溪说:“可以。”

    解慕有几分的激动:“我终于能够做回自己的老本行了。”

    阮小溪有些怀疑:“怎么?你以前的时候做过保镖?”

    解慕说:“杀手和保镖不本就是相对应的么?”

    阮小溪有几分的无奈:“这完全是相反的两种职业好吧,一个是去杀人,一个是保护人。”

    解慕笑了:“我的意思是我们以前杀人,也是为了保护人。”

    阮小溪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现在你已经不能杀人了,你知道么?”

    解慕看着桌子上的苹果:“你还真的以为我是一个变态?你以为我喜欢杀人?”

    阮小溪冷哼:“那可说不准,你以前可是还要切掉我的小手指呢。”

    “你以前的时候还说我是不行,那你现在还怀疑么?”

    说着解慕就要解开裤子,吓得阮小溪连忙闭眼:“你个流氓。”

    解慕哈哈的笑着:“你还真的相信啊,我还没有那么下流。”

    阮小溪在帮他找工作之前,还专门多挑了几个,可解慕因为外形实在出色,只去面试了一家,就直接被录取了。

    是守护在某些明星的身边,保护他们的安全。

    阮小溪看到解慕从公司出来,她急匆匆的问道:‘怎么样?成功了么?’

    解慕故意垂头丧气的没有说话。

    阮小溪叹了口气:“没什么,这家不行,我们还有下一家,没什么的。”

    “再说了,他们没有录用你,那说明他们实在是没有眼光,连一个专业的杀手的体质都看不出,业余。”

    解慕看着阮小溪的眼睛,说:“我成功了。”

    阮小溪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回过神,愣了两秒才锤了解慕一拳:“你竟然骗我!”

    解慕笑了:‘我刚刚可是什么都没有说,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在旁边听你说而已。’

    阮小溪也没有心情去追究这些了,她说:“你看我们今天竟然成功了,我们出去庆祝一下好不好?”

    解慕说:“去哪里庆祝?”

    阮小溪想了想那张一百万的支票,笑盈盈的开口:“我们现在可是有钱人。当然要去一些高档的地方了。”

    解慕说:“那你想去哪里呢?”

    阮小溪想了想,自己以前的时候,从来都不喜欢那种灯红酒绿的世界,可是这次,她忽然间想要尝试一下。

    “去酒吧。”

    解慕说:“去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