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好像不再爱他了
    解慕不敢相信阮小溪的话,据他所知,乔弈森对她的执念可不是一点半点。

    阮小溪故作轻松的开口:“至少是现在已经结束了,我最近发现我好像不再爱他了,只要想到他第一的反应竟然不是开心,而是沉重,这样的感情我决定要直接把他丢弃。”

    阮小溪故作轻松地说道:“你这么一提醒我我才想起来,我现在好像也是一个逃犯了,万一乔弈森要带我回去可怎么办?”

    解慕:“没事我来保护你。”

    阮小溪笑了:“好啊,那我就等你保护我。”

    其实在阮小溪刚刚从乔家出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她拨通了原来她工作处的那个总监的电话。

    阮小溪这段时间一直被关在家里也忽然想通了很多的事情,比如说现在的那天总监让她去采访方晴儿的事情,她那样正好的就闯进了解慕的屋子。

    真的是这样的凑巧么?

    之后那篇报道也没有任何的消息,真的是被按下去了么?她费这么大的心吗,难道就只是为了要方晴儿一点的封口费么?

    阮小溪有了一种想法,这个女人会不会就是被人买通了,所以才会一开始就把她陷入了圈套之中。

    如果不是解慕在中间临阵倒戈,还真的说不定会发生什么。

    阮小溪在从乔家出来就给她打通了电话。

    那边的人似乎是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和她来电,声音里带了几分的惊讶。

    阮小溪把自己所有的猜想通通都说出口之后,那边的人沉默了。

    “对不起。”很久她才开口。

    阮小溪现在根本就不缺她这一句对不起,她和那人达成了共识,只要乔弈森在绑架她的话,就会直接出报曝光。

    开始的时候那女人还是有一点的迟疑:“你知道我没有办法和乔家作对。”

    阮小溪冷笑:“那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一开始还会答应帮别人做事?你早就已经和乔家作对了,要是我真的被乔弈森带回去,那我就会把这一切全都告诉他。”

    阮小溪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她真的害怕乔弈森会失去理智,他是一定会找她的。

    她也知道,只要乔弈森想要找到她,她就算是藏在哪里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

    乔弈森一整天都觉得心神不宁,但是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安家的人也没有打过来电话,说安茜有什么情况。

    点点的治疗也十分的成功,那他究竟是在不安什么呢?

    乔弈森在办公桌前坐了整整一个上午,批阅的文件都没有十份,他叹了口气,既然今天是没有心情,不如回家看看阮小溪。

    就在他已经起身的时候,忽然间他就接到了一个消息:“少夫人不见了。”

    乔弈森一瞬间感觉有股血液顺着自己的背脊直接冲上了大脑,让他整个人都没有办法保持冷静:“你刚刚说什么?”

    有人在电话里:“少夫人不见了,我们送饭的时候才发现的。”

    乔弈森几乎是开车飞到家中的。

    他走进卧室的一瞬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那张床上早就已经没有了女人的身影。

    乔弈森竟然笑了。

    下人们都以为乔弈森这是疯了,有人大着胆子问他:“少爷,您还好吧。”

    “滚。”

    乔弈森回头看了他一眼,那双通红的眼睛看得人心里发怵,他吓得屁滚尿流的从屋子里退出去了。

    乔弈森走进房间,他看了眼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的床,又看了眼落在地上的锁链。

    桌上的纸张被风吹动,哗哗的作响,好像是在召唤着乔弈森过去。

    可是乔弈森就是没有走过去,他看着已经拉开的窗帘,整个房间里已经变得十分的明亮,完全没有了前几天阴阴沉沉的感觉。

    乔弈森几乎都能够想到阮小溪是怎么拉开窗帘,打开窗户的。

    有花的香味从窗外飘进房间,可是乔弈森却什么都闻不到。他走到床边,坐了很久,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像是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床上。

    终于,他说:“我就知道终究还是关不住的。”

    说完这一句话,他好像忽然之间回过神了,他走到桌子旁,看到了阮小溪写给他的话。

    乔弈森,我走了。

    我不爱你了。永别。

    四句话,三个句号,看来阮小溪是真的已经想要结束这段感情。

    乔弈森在没有到家之前,在没有看到这纸条的时候,他还在想阮小溪是怎么逃走的,是不是解慕,她会去哪里?

    要怎么把她抓回来,把她抓回来之后,他一定要用世界上最粗的锁链绑住她。

    可是看到这样纸之后,乔弈森这样的想法却完全都没有了。

    世界上最粗重的,最能够绑住别人的,是爱情,可是他们之间已经没有那种东西了,至少阮小溪对于他,好像已经没有那种东西了。

    乔弈森拿起这纸,一点点的把它撕碎了。

    他忽然之间想起安茜之前和他说的话,你要是真的爱她,不如就看她开心快乐就好了。

    就算是做起来很难,也要做做试试吧。

    毕竟现在她已经离开了。

    她能够自己一个人离开,没有带上几个孩子们,大概是想要和他最后的关系都断了吧。

    乔弈森笑了,他嘲笑着自己的自大。

    他一直都觉得阮小溪是绝对不会离开他的,他只要回过头那个女人会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所以才会这样放肆的一次次的把她扔在身后,让她等着自己铁马冰河的回来。

    可是他却想错了,没有人会一直都等着他。

    至少阮小溪不会。

    要是她真的是这么普通的家庭主妇,那么当初他也不会这样奋不顾身的爱上她。

    只是时间让他们都已经看不清楚彼此,也许阮小溪说的真的是对的,分开之后才能更好的看清楚彼此。

    只是不知道……现在她快乐么?

    乔弈森忽然之间想到了阮小溪这些日子被自己关押的时候苍白痛苦的脸色。

    呵,总会比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快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